全球能源观察|德国能源危机令制造业陷入低迷 对能源转型影响几何?

郝佳琪2022-11-25 11:02

当地时间11月23日,标普全球发布的数据显示,德国11月制造业PMI初值录得46.7,虽较前值的45.1有小幅上调,但仍位于荣枯线下方。此外,德国联邦统计局本月早些时候公布的数据显示,德国10月CPI同比上涨10.4%,续创历史新高,其中能源价格上涨仍然是推高上月通胀的主因。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德人文交流研究中心研究员蒋潞潞在接受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采访时表示,德国相较法国等其他欧元区国家,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更深,因此受到能源危机的冲击更大。近期,由于能源价格飞涨对生产成本和市场需求带来的双重负面效应,德国经济活力持续低迷,加速下滑。

为缓解俄乌冲突造成的天然气短缺危机,德国部分能源公司不得不重启燃煤电厂。对此,蒋潞潞认为,德国政府发展可再生能源、实现能源转型的战略发展方向,不仅不会因能源危机而中断,还将促使德国对能源安全的重视更甚以往。

能源密集型企业陷入危机

能源危机不仅抬高了德国民众的生活成本,也使不少企业感受到寒意,其中能源密集型企业首当其冲。德国经济部长哈贝克曾警告,欧洲能源市场可能出现“雷曼兄弟时刻”,即能源公司的破产潮,他承诺尽力阻止这种危机。

德国能源巨头Uniper在三季度财报中表示,该公司前三季度调整后净收入亏损32亿欧元,而去年同期则盈利4.87亿欧元。Uniper首席财务官Tiina Tuomela在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8月份能源价格飙升时,公司每天的损失超过1亿欧元,10月以来每日天然气削减损失降至零。“相比之下,这虽然是积极的,但我们知道这只是暂时的”,Tuomela说。

俄乌冲突使Uniper失去了主要的天然气供应来源,在履行供气合同的压力下,该公司被迫高价在现货市场购买天然气,为帮助其渡过难关,德国政府于9月正式宣布对Uniper实行国有化。

与此同时,其他能源密集型企业也未能幸免。德国工商大会此前发布的报告显示,逾四分之一化工企业、16%的汽车企业被迫减产;17%的汽车企业计划把部分生产迁至国外。

蒋潞潞指出,宏观来看,德国可能遭遇工业外流潮,一些在其他国家拥有独立生产能力的全球性企业,会在短期内将生产迁移至能源成本较低的地方,比如,欧洲最大的钢铁集团安赛乐米塔尔公司就已于今年9月关闭了在德国的两座工厂。

值得注意的是,德国相较法国等其他欧元区国家,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更深,因此受到能源危机的冲击更大。蒋潞潞进一步分析道,与他国相比,德国仍苦苦挣扎于能源密集型生产之中,制造业仍然是其国民经济中受冲击最严重、发展前景最引人担忧的领域。企业对经济景气的预期十分负面,对于长期高通胀造成的全面经济衰退有极大担忧。

目前,德国部分研究机构对于经济前景的预判多倾向于负面。Ifo经济研究所公布的10月德国商业景气指数录得84.3,环比略有下降,Ifo所长Clemens Fuest表示,德国企业仍对未来几个月感到担忧,冬季衰退即将来临。

作为欧洲“经济引擎”,德国经济衰退的影响较为深远。蒋潞潞称,德国经济萎缩必然会对欧盟的财政收支、欧元汇率、欧债问题等产生严重影响。此外,将进一步降低欧元区内部消费需求、影响商品流通,从而加剧失业率的攀升,欧元区面可能临着“经济寒冬”的困境。

不过,德国政府推出了一系列支持计划以挽救当前局面,包括2000亿欧元一揽子纾困计划、明年将气候和能源转型基金规模提高至28%至360亿欧元、投入830亿欧元用于设定天然气和电力价格上限等。“总体看来,能源危机仍在遏制经济活力,企业依然处在萧条模式中,不过,这些支持计划可能对企业界恢复信心产生积极影响”,蒋潞潞说。

能源转型愈显重要

除了对企业发展与经济活力造成打击,能源危机对德国能源转型事业将产生怎样的影响?

在刚结束的COP27,欧盟方面表示计划更新其在巴黎气候协议下的减排目标,同时计划在明年11月的联合国气候峰会前提升其目标。值得一提的是,欧盟此前就已承诺到2030年将其温室气体净排放量从1990年的水平削减55%,并在2050年实现碳中和。

然而,为了缓解俄乌冲突造成的天然气短缺危机,德国部分能源公司不得不重启燃煤电厂。

德国能源公司Steag集团已经将其位于萨尔州的两座燃煤电厂带回市场,同时原定于10月末下线的鲁尔区的Bergkamen电厂和萨尔州Vlklingen-Fenne电厂也将继续运行,预计上述4家发电厂在2024年春季之前保持运行。此外,Uniper也将使其Scholven C电厂运行到明年春天;另一家德国能源公司RWE则准备使已经关闭的3家褐煤发电厂重新上线,在明年6月底之前重返市场。

对于重启燃煤,工业界表示欢迎,而环保界则发出质疑的声音。争议的焦点在于这是否只是一个暂时性、过渡性的应急措施,还是会大大延缓甚至中断德国碳中和进程。对此,蒋潞潞对记者分析,多数企业与民众认同重启封存燃煤电厂的决定,认为这是当前局势下不得不走的一步,且并未引发对德国退煤实际情况与长远发展的怀疑。

今年7月,在气候变化和俄乌冲突的双重背景下,德国通过了《可再生能源法》(EEG2023)修正案等一揽子能源法案,哈贝克提交了500多页的四项法案,详细阐明了未来十余年发展可再生能源的规划,意在帮助德国摆脱化石能源依赖、加速绿色能源的发展。

蒋潞潞表示,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以及随之产生的能源危机,使得德国政府对能源安全的重视更甚以往。长远看来,在当前地缘政治的背景下,能源安全对于公共安全的影响与日俱增,快速减少对化石能源进口的依赖、加快发展可再生能源,将有助于德国捍卫能源主权和解决安全问题。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郝佳琪

版权与免责:以上作品(包括文、图、音视频)版权归发布者【ESG】所有。本App为发布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服务,不代表经观的观点和构成投资等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