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奈、蓄力、突破:四位体育毕业生的就业图鉴

2022年经观大学生训练营2023-01-16 11:43

无奈、蓄力、突破:四位体育毕业生的就业图鉴

(作者:张樱馨、王润秋、陈佳怡 指导老师:路鹃)

作为中国顶级的体育大学、“体育界的清华”,北京体育大学每年为体育产业输送大量的优秀毕业生。经过学校的严格培养,北体大的毕业生们专业能力突出,性格活泼开朗,拥有极大的就业优势。往年,中小学老师、俱乐部教练、体育机构职员、体育新闻工作者等诸多职业都是毕业生们可以选择的工作。而这场看不到尽头,已经延续三年的疫情将北体大毕业生们“岁月静好”的就业局势彻底粉碎。

疫情影响下,国内大型赛事持续延期停办极度抑制我国体育产业的发展,让更多体育毕业生在就业围城中更加努力地拼搏出一条道路。在这座巨大的就业围城中,孔涛、焕燠、小伏、康康等人在理想和现实中的抉择,或许也刻画出了更多体育毕业生们的就业群像。他们或主动,或被动地陷落在这座残酷的围城中。

无法驻足的求职版“奥德赛”

《奥德赛》是古希腊最重要的两部史诗之一。它讲述了参加特洛伊战争的英雄奥德修斯于战争结束后,在海上漂流十年重返故乡,与妻儿团聚的故事。在漂流的期间,奥德修斯经历了无数艰辛与危难,他曾和独眼巨人战斗、遭遇波塞冬的阻挠、克服海妖的诱惑...最后侥幸回到故土。

体育新闻专业的孔涛,也在2022年的毕业求职季经历了一场“奥德赛”般的求职漂流。他从家乡东营出发,在北京、青岛、济南闯荡了五个月。期间他与多家用人单位几乎达成了工作协议,但最后却以无奈的返程告终。他的经历没能像奥德修斯的冒险故事一样浪漫,反而充满了时代的现实感。

2022年上半年,由于学校因为疫情暂停返校,这导致即将毕业的孔涛在实习方面产生了极大的困难。2022年1月,孔涛找到了一个在北京的实习,他曾与编辑部的老师约定好回学校就开始工作。但是,春季学期返校的通知却始终没有到来。他也曾想在东营当地找一个实习,但经一番询问后,他发现一是与自己专业相关的职位基本没有,二是用人单位几乎都表示短期的实习不能接受。无奈之下,孔涛决定无论如何都要先返京,以便能更好地寻找实习工作。

2022年4月8日,孔涛搭乘HU7178航班从东营胜利机场出发奔向北京,并在北京方庄以2400元/月的价格租下了一间卧室,开始了他人生中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闯荡。此前,他听说某足协官方新媒体在招人,便与该单位取得了联系。经过两次谈话,该单位领导对孔涛的履历和表现十分满意,向他许诺会在正式招聘中为他预留一份名额。然而,由于5月份北京疫情持续严重,防控措施变得更加严格,孔涛未能顺利在该足协入职。出于被迫,孔涛只能转而开启了一份时长3个月的篮球青训新媒体运营实习工作。但是这里也未能给他带来一份工作合同,在8月的时候孔涛最终选择了离开北京。

在“北漂”的4个多月的时间中,孔涛也曾通过网络,四处寻找体育文案写作一类的兼职工作,以求能够补贴一些生活开销。他曾写过最便宜的稿子,一千字只有15元。然而这份兼职只做了半个月老板就“消失”了,当时未结的200块钱一直欠到了现在。除此之外,孔涛还曾为一家河南的抖音MCN 公司编写主播文案。这份兼职的收入还算可观,一个月能够让孔涛拿到5000块左右。彼时这家MCN公司的老板亲口对孔涛的文笔大加赞赏,表示自己十分需要孔涛、并提出了让他去河南进行线下工作的邀请。老板还保证到时会有更多的收入、不需要孔涛再四处兼职了。但当工作的第一个月结束时,公司的运营人员通知孔涛:能够线下上班的文案已经找到,他不需要再上班了。而这个时刻,曾对孔涛称赞不已的老板却消失了踪影、一言未发。

从北京离开后,孔涛前往了青岛,参加了青岛半岛都市报的招聘。孔涛通过了笔试,但面试的结果在很长一段时间后仍然没有等来通知。而也就是在青岛的这段时间中,孔涛偶然与山东赛亚体育产生了联系。投递简历后,赛亚体育的总经理邀请孔涛前往济南面试,并在面试的当天下午告知了面试结果。次日,孔涛接受了公司的待遇和条件,总经理表示:“周末一起去德州站比赛看看,返回济南后正式入职。”

然而,此时孔涛的心中一直怀着些许顾虑,他觉得这位总经理并未对他投入太多信任。在团队其他成员对孔涛的加入表示欢迎时,总经理反复强调:“通过试用期,才算正式加入。”同时,赛亚体育给孔涛安排的工作不仅是在媒体运营方面,就连招待、铺设球赛场地、拖地等杂活都要他来完成,而且在一个月的工作中只有四天假期,月薪却仅为6000元。总经理如此的态度和工作状况令孔涛有些不悦,但他当时认为,只要自己足够努力、把工作做好,就能打动他。并且为了做好家乡篮球事业的这份梦想,孔涛最终选择了接受。抵达德州当晚,赛亚体育总经理还曾在酒桌上向诸位员工表示:“大家都是山东人,我们共同把山东的篮球赛事最好。”这令孔涛一度认为,自己遇到了能与自己一同实现梦想的“好哥哥”。

由于是参与运营家乡的篮球赛事,孔涛对这份工作充满期待,并多次考察公司周边的租房情况。为了帮自己租到心仪的房子,孔涛的父母甚至下载了小红书,试图获得更多信息。孔涛也在畅想,缴纳社保一个月后,就去申请一张泉城人才卡,坐着免费的公交地铁,在济南各个角落游荡。

可随后而来的突变,打了孔涛一个措手不及。当德州的比赛结束、一行人返回济南后,赛亚体育总经理向孔涛承诺道,他将在9月15日正式入职。而就在9月14日中午,距离孔涛入职还有20小时的时候,总经理通过微信告知他:“由于疫情原因,公司项目停止,无法招聘新人”,并附带了一条由某营销号发布的“暂停聚集性活动”的新闻链接。而这条信息的发布时间是9月9日,当时孔涛正在与赛亚体育相关人员的觥筹交错中,畅想未来。后来孔涛还得知,在赛亚体育总经理给他发来“辞退”信息的次日,另一个陌生人则收到了这份相同岗位的入职邀请。

就此,孔涛曾幻想过的新生活,戛然而止。2022年9月16日,孔涛坐上了由济南返回东营的大巴车,这段历时5个月零8天的“奥德赛”飘荡之旅也被画上了句号。回顾2022年开始以来的整个求职历程,孔涛几乎用过了所有能在线上使用的方法。他通过微信、抖音、微博、BOSS直聘等各种渠道,向几乎中国所有的足球和篮球联赛官方发出了求职申请。但这些投出去的申请如同石沉大海,大部分都没有得到回应。与仅有的几家给予回复的公司的联络,也在之后全部中断。孔涛也曾尝试过再次考研,甚至在8月份买齐了参考书。但随后山东赛亚体育的出现让他放下了考研的想法,准备全身心投入可能会获得的工作之中。

因为目前全国疫情形势依然较为紧张,并且孔涛家里此时也没有让他尽快步入社会、赚钱的需要,所以他决定在2022年最后不到四个月的时间里暂时先留在东营,继续通过各种渠道寻找能够实现自己的梦想——做体育、尤其是篮球相关工作的机会。

就在接受采访的时候,孔涛此前所在篮球青训单位又向他发来了工作邀请,但也并未给出确切的信息。孔涛笑着说道:“这次长心眼了,不能着急做去工作的打算,只有合同签好才能去想下一步。”

理想幻灭后的重新蓄力

时不时参加学校的培训和开会,其余时间则在家复习准备二战考研——这是篮球专项毕业生焕燠目前的生活状态,2022年七月份成功面试后,他入职西安某高校体育部,担任体育教师,但眼下受疫情影响,学校的线下体育课还没有正式开始。

边工作边二战考研是焕燠深思熟虑后做出的决定,“现在这两年考研压力越来越大,担心今年分数线再涨,或是没有发挥好又落榜了,那就上岸也不成,工作也没找到……”出于这样的忧虑,他在准备考研调剂的同时找到了这份工作。但是这份工作并没能给他带来太大的安心,作为北京体育大学篮球专业的体育专项生,焕燠知道更高的学历才是一份理想工作的敲门砖。“因为我们其实不属于外聘教师,学校是把体育这方面全都承包给俱乐部,然后俱乐部再招聘我们”,高校招聘体育教师的门槛是研究生学历,而像焕燠这样“外聘的外聘”基本没有高校教师的福利和待遇。

“继续考研,考上后再回来成为正式的老师”,焕燠在心中默默规划着,他依然不甘于现状,不甘于就此止步,依旧在观望更远的地方,为自己的未来蓄力。

提到考研失败的经历,焕燠已经可以以一种轻松的口吻说出来。篮球专项本科毕业生大体都是去中小学当体育老师,还可以去俱乐部代课,专业好一点的可以去市队、省队当教练,但焕燠心里有更高的目标,他觉得自己的未来应该远不止如此,所以他选择了考研。国家线出来后,焕燠抱有很大期望,“感觉还凑活,能压着线”,他还特地去请教老师,老师也给予了肯定的答复。

但事与愿违,他难以忘怀院校线出来的那一刻,比上一年整整高了37分!后来焕燠才知道甚至有很多文化生跨考这一专业,“我们的英语政治肯定没有他们有优势啊”。来不及失落和震惊,他开始了每天盯着电脑寻找调剂机会的漫长时光,挑选院校、投调剂申请、准备复试、找工作,“还为了复试新学了两本书”,大四下学期的几个月里,调剂久久未能成功,工作面试也因为疫情推迟,一切都在未知与等待中度过,但那时的焕燠已经没有时间去焦虑和迷茫了。

疫情之后,考公、考研的人数大增,焕燠对此深有感触,“好多要出国的出不去了,国外本科一毕业直接考个国内的研究生”。2022年上半年疫情形势趋紧后高校多采取线上复试,给了调剂的同学们更多的选择,而体育专项生的复试需要考察体育技能,线上则意味着只能通过录像的方式提交。“以前发挥都很重要,现在采用录像的方式,压力小一些”,但压力变小的同时也意味着人数增多,竞争变大。和焕燠同届的五十多个篮球专项生有三十多个人考研了,最后成功上岸本校的只有两个人,除了几个调剂成功的外,剩下的则是像他一样边工作边二战,或者直接就业。

很多体育生想通过提升学历为自己的求职积累资本,但是在疫情大环境下,这条路似乎变得越来越难。

和焕燠一样处于“观望”和“蓄力”状态的还有运动康复专业的小伏。医院、康复机构、高校教师是这一专业学生的大致就业方向。2022年研究生毕业后小伏应聘过北京的很多医院,包括参加了北京很多事业单位考试,但是却因为没有北京户口以及女生岗位较少而碰壁,“很多医院招聘公告里直接写限男生,不写的去面试的时候主任要么说要北京户口,要么是男生”,而康复机构底薪很低,工资全靠提成,提成则看患者数量,但是疫情又使这些机构很多时候难以维持稳定。

疫情期间,能给新人适应岗位的时间明显缩短,试错成本明显提高,公立单位都是先试工再签合同,而私立机构大多是能者多劳,无论如何,留在大城市找工作的风险都比较大。“康复虽然说比较好找工作,但是普遍工资较低,没有父母的支持我也很难在大城市立足”。小伏的父母和身边的人都认为女生年纪大了就该回家结婚生子,而不是在大城市漂,但小伏还完全没有关于婚姻的任何打算。“生活压力比较大,连谈恋爱的欲望都没有,最焦虑的事情是没钱”。

就这样,因为就业环境、家庭的双重压力,小伏回到了老家宁夏的某所大专当老师,“想先有份工作攒点钱,未来再考虑读博或者保持学习寻找机会”。她这样应对眼下的情况。

“感觉现在去哪里都不太好,整个就业环境非常严峻”,对于小伏来说,在家乡当老师虽然薪酬不够理想,但也许是目前相对合适的选择,她还在考虑其他的出路。

冰雪热下的就业突围

在朋友的眼中,康康总是很有冲劲,时刻清楚自己要什么。

大学几年,无论是选择进入冰舞班,自学摄影摄像做冰上摄像师,还是毕业后去花样滑冰俱乐部做教练,康康始终都充满了激情,对自己的生活和未来总有规划。在孩子们眼中,他是厉害的康教练,在摄影组的同事眼中,他是靠谱的冰上摄影师,在朋友眼中,他是相机不离手的生活记录人。

康康是北体大2018级的学生,是舞蹈表演专业冰上舞蹈班的第一批毕业生。靠着在冰舞班的扎实学习,康康在2022年成为了北京冬奥会的专业志愿者。在首都体育馆,担任赛事期间的花样滑冰补冰员。冬奥会上中国花样滑冰运动员金博洋、王诗玥、柳鑫宇等人的精彩表现让越来越多的冰雪爱好者开始参与到花样滑冰这项运动中。这也促使像康康这样能力突出的冰舞专业毕业生成为了花样滑冰俱乐部眼中的“香饽饽”。大学合作过的一家花样滑冰俱乐部向康康递出了“橄榄枝”,希望他能够来到俱乐部,成为一名花样滑冰教练。

面包和梦想兼得,对于每一个求职者都充满了极大的诱惑力。能够在自己热爱的领域发光发热,康康感觉自己十分幸运。“做教练,我还可以接着滑冰,在冰上我带着孩子们感受花样滑冰这项运动,下课了我不需要坐班。我的时间是很自由的,可以允许我有时间去做一些和花滑相关的事情”。可以继续滑冰加上教练工作自由可控的时间,让康康在深思熟虑之后接受了这份offer。“我成为了初级教练,负责教一些年龄较小的孩子们滑冰的基础动作和步法。就像是带他们冲进花样滑冰这扇门的执灯人。”

说到自己带的孩子们,康康总是有用不完的精力。在课上,他希望自己是严厉的教练,让孩子们把技能真正学到手;在课下,他希望自己是“孩子王”带着孩子们在冰上疯玩。“我的教练在给我上的第一堂课时说过,我先教你做人,再教你滑冰。”现在康康将这条道理贯彻到了自己的课堂上。他告诉孩子们,“或许你会一直摔倒,但是你要爬起来,继续走。”花样滑冰这项充满挑战的运动,每一个动作成功的背后,都是无数次的摔倒,无数次的爬起来。康康希望自己的孩子们,能够始终保持着自信,不断地接受挑战,克服一次次摔倒,一次次突破自我,勇敢地滑出来。

俱乐部里,康康是受孩子喜欢的康教练。而在俱乐部外,康康则努力地在冰上摄影这条路上杀出属于自己的一条路。“在大学,冰舞班的学生经常可以接一些做拍摄演员或者模特的工作。在冰上摄影师的镜头里面,每一个人都是那样的灵动活泼。我已经有很不错的冰上技术了,那我是不是也能做冰上摄影师呢?”这样的念头促使康康开始自学摄影摄像,向冰上摄影发起冲击。康康现在还记着他的第一台相机:尼康D5600,“花了我几个月的生活费,5000多对当时的我来说是很大的一笔钱了。”拿着这台相机,康康开始追着冰舞班一起上课的同学拍视频拍照片,“冰舞班的每个人都做过我镜头下的模特,最开始不会拍,滑冰拿不稳相机,画面一直都在抖动,视频里面只能看到他们半个人,玩得好的同学总说我拍的是冰上惊魂。”在一次次的拍摄后,康康冲了出来,依靠着自己的努力闯进了冰上摄影的领域。

现在的康康,已经可以非常熟练地在冰上稳稳地架着机器拍摄。五四青年节前夕,康康加入了《百年青春·当燃有我——五四特别节目》的拍摄团队,作为一名冰上摄影师,参与拍摄中国冰舞组合王诗玥、柳鑫宇表演的冰舞节目。“我很享受冰上摄影的运动冲击感,现在的我可以在冰上拍出‘稳稳的幸福’,我希望能够多把镜头对准冰上的运动员,让大多没上过冰的朋友,通过视频能够最直接地感受花样滑冰,感受冰舞。”

受制于新冠肺炎疫情,国内的大型体育赛事被迫延期或停办已成为常态。在这种情况下,北京冬奥会的成功举办,不仅极大地带动了群众参与体育运动的热情,实现了“带动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的目标,在加速推进我国冰雪产业发展的同时,还让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参与到冰雪运动中去。在这种情况下,冰雪运动产业人才紧缺,为体育毕业生们提供了更广阔的就业空间。康康或许只是冰雪运动产业中无数体育人的缩影。他们正为打造中国冰雪运动产业发起冲锋,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观察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观察报》社所有。未经《经济观察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