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世界经济论坛能源专家博卡:能源危机如何成为能源转型的契机?

王磬2023-01-26 12:01

2022年的俄乌冲突扰动了全球能源供应链,欧洲天然气成本飙升,其连锁反应导致能源市场一度面临史无前例的严重失衡。为了应对能源短缺风险,世界各国采取了一系列包括重振传统能源在内的短期措施,减少碳排放的长期气候目标则暂被搁置。

这场能源危机究竟是促进向清洁能源转型的历史转折点,还是会导致净零承诺功亏一篑?有待国际社会的下一步行动来回答。日前,在瑞士达沃斯召开的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上,世界经济论坛发布了《确保能源转型》报告,提出了一个关于能源转型的全面框架以及10项可以立即采取的行动,以使目前解决能源危机的干预措施与长期的能源转型目标保持一致。

该报告的负责人、世界经济论坛能源专家罗伯特·博卡(Roberto Bocca)在接受界面新闻专访时表示,要走出能源危机的漩涡,各国除了应对短期压力,还需要建立新的能源安全范式,同时兼顾安全性、可负担性和可持续性。他相信,此次全球危机也提供了一次机会,让各国重新审视能源安全战略,通过政府、企业和个人的合作,国际社会仍有机会创造一个安全、可持续和可负担的能源未来。他指出,中国在能源技术的创新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也将继续在全球能源转型进程中发挥关键作用。

以下是界面新闻对罗伯特·博卡的专访实录,刊发时经过编辑:

能源危机正在提醒我们效率的重要性

界面新闻:在《确保能源转型》报告中,你和你的同事认为,尽管能源转型面临着俄乌冲突、新冠大流行以及气候变化等挑战,但眼下的能源危机也可成为能源转型的契机。你们是基于什么得出了这一结论?

罗伯特·博卡:首先,我知道在中文里,“危机”中的“危险”和“机会”是一个硬币的两面。所以,现在发生的事情肯定敲响了警钟,提醒我们所有人,能源不是现在才成了基本面,它一直都是,但是当人们拥有能源的时候,人们没有意识到它是多么珍贵。现在出现了冲击,正如你所暗示的那样,人们意识到能源是多么关键,要增加它并不容易。所以在我们看来,危机肯定将是一个加速转型的机会。当然,在短期内,还存在一些问题,但在中期和长期(此次危机)将加速转型。为什么呢?因为人们意识到能源系统的转型不仅是关于可持续性,而且也是关于安全和可负担性。目前的危机在某种程度上加剧了缺乏安全的问题,也缺乏可负担性。因此,这次(危机)将推动各国政府和所有企业真正考虑能源转型。不仅仅是出于环境原因,也因为我们需要能源系统来供应未来的世界。因此,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有多种理由相信,从中期来看,这场危机将加速能源转型。

界面新闻:能源的可负担性确实是一个问题。特别是在当下的欧洲,自去年以来能源价格的疯涨让普通消费者也感到了压力。如何才能同时平衡能源转型的可持续性和可负担性?

罗伯特·博卡:我们相信二者是同一块硬币的两面,有危机也有机会。首先,可负担性问题主要出现在欧洲,但在新兴市场也产生了连锁反应。因为欧洲(对能源需求的增加)正在吸走(新兴市场原有的能源供应),欧洲通用电气的解决方案来自世界其他地区。所以这存在一系列连锁反应。

但从根本上说,安全问题和可持续性问题是一枚硬币的两面。我认为我们正在见证它的加速。如果回看以前的大型能源危机,比如70年代的石油危机,那次危机的一个主要结果是效率的提高。我认为这次危机也将重申能源效率的重要性。

我可以给你几个数字。预测到2050年,以GDP计算全球经济规模将翻倍,全球人口将增加约20亿人。但是,届时我们的能源消耗(总量)必须与今天相同。因此,这意味着在未来20年左右的时间里,我们要将效率提高一倍,让单位GDP能耗(降低为原值的一半)。因此,我们需要在提升效率方面做出巨大努力。

这场危机正在提醒我们效率的重要性。因为如果我们能更高效地使用能源,就只需要更少的能源来生产、运输和消费。所以这也是我们在报告中强调的十项行动之一。这不仅是关于供应端,如何更有效地使用(能源)也关系重大。

我们需要完全不同的“激进合作”

界面新闻:让我们再回到《确保能源转型》这份报告上来。能否简要向读者们说明,它的主要结论是什么?你们希望通过这份报告向公众和利益相关者传达什么样的信息?

罗伯特·博卡:有两点主要信息。第一点是,我们常说的“能源三角”是指能源系统必须解决三个基本要素:安全性、可负担性和可持续性。这三者都非常重要,需要一起解决。

第二点是,我们推荐了10项不同的行动,涉及供应、交付、需求、政策优惠、加速、合作。因此,这是两个关键内容,一是“能源三角”作为能源转型的基本部分,二是在提高能源安全性的同时解决可负担性和可持续性的10个建议。

界面新闻:如果必须在这10项关键行动中选择一个或两个作为最重要的行动,会是什么?

罗伯特·博卡:这里包含两个维度,一方面是电气化,一方面是清洁能源。经济领域正在电气化,这令(能源的)电气化更有可能实现。在清洁能源和电气化方面,中国已经有了很多的进展。其次是能源效率,我们前面已经提到了这一点。

另一个我想补充的要点是激进合作。企业习惯于在自己内部进行优化,很少跨行业、跨领域合作,也很少能找到公共部门和私营部门之间的合作。现在,我们需要的是一种彻底不同的合作,需要一次重大升级。(要减少)单位GDP能耗真的需要不同的方法,不能仅仅是递增的、一小步的变化,而是需要彻底的变化。

我们将在本周的论坛上宣布一个正在推进之中的成功案例。七个集群将被添加到我们的工业集群计划中,其中一个位于中国。我们在全世界共有这样的17个工业集群,分别位于美国、中国、日本、澳大利亚和欧洲。这个集群的目标实际上是所有公司一起合作,通过激进合作的形式来减少经济区的碳排放。所以,这些都是可能的。我们已经看到了(企业)对实现这一目标有着极大兴趣。这样一来,我认为这种转变有望在未来几年加速。

界面新闻:你提到“激进”这个词很有意思。人们总在谈论合作,尤其是在世界经济论坛上。但在现实中,任何新的政策出炉时都可能会遇到障碍。你能不能详细说明一下,你期望看到什么样的激进变化,并给出一些具体的例子?

罗伯特·博卡:想想那些20年前就已经建成的石油化工厂。(从业者)技术纯熟,多年来一直在优化该工厂,他们仍然可以继续一点点改进,但他们无法大幅改变工厂的运作方式、消耗能源的方式、产生排放的方式等。所以不能只是逐步改善,必须以不同的方式思考,以不同的方式合作,必须与其他参与者一起运作。例如,整合对金融部门的思维方式、对创新的思维方式、对新技术的思维方式、对供应链的思维方式。我认为,你必须真正以不同的方式思考,因为所谓正常的合作和所谓正常的方法,是无法在我们需要的水平上进行优化的。所以你真的需要从根本上进行不同的思考,并准备好转变商业模式。我相信我们将在达沃斯讨论很多关于企业将如何转变商业模式的问题。当然,人们可以自己去弄清楚什么是对自己最合适的,但是有必要真正重新思考我们生产、运输和消费能源的方式。

每个国家都可以从对方那里学到东西

界面新闻:世界经济论坛汇聚了来自各界的代表,来自各国政府的政策制定者、来自私营部门的商业领袖、来自公民社会的代表。在你看来,在这些来自不同部门的利益相关者中,能源转型该由谁牵头?

罗伯特·博卡: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问题,也是一个非常困难的问题。因为我们是在世界经济论坛,所以我们肯定希望企业能够积极参与。但重要的是,每个人都要准备好合作,每个人都必须为有更大的机会而付出。

能源转型将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好吧,我们会失去一些工作机会,但是我们将创造其他的工作,将有新的行业被创造出来,这是国家发展新的工业生态系统和与之相关的服务的机会。因此,这既是一个威胁,也是一个机会。每个人都必须准备好拥抱未来,并准备好合作。私营部门肯定发挥着关键作用,当然,政策制定者也发挥着关键作用,因为他们为游戏制定了规则。因此,(政策制定者)必须有一个愿景、一个路线图,然后私营部门,包括工业和金融业,可以参与进来,为未来而谋划。

界面新闻:纵观世界各地不同的政府,你是否看到有一些区域的模式卓有成效?是否有些具体的案例可供分享?

罗伯特·博卡:我一直认为,当你对一个主题有所涉猎的时候,你总是会发现自己还有很多东西不够了解。所以这个问题非常难回答。我所知道的是,许多国家在一些方面有很成功的案例,但不是在所有方面。所以我刚才提到,我相信中国在电气化方面做了极好的工作,比如高压电的运输,所以你可以在国家的一边生产电力,远程运输到另一边。中国也在加速扩大清洁能源发电——比如风能和太阳能等方面——做了相当优秀的工作。

其他一些国家,也有非常好的增效措施,他们已经能够创造大量的能源效率,并减少能源的浪费;另一些国家的消费者在对话中扮演着更重要的角色,等等。所以很难挑出单独一个案例。但你所说的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当我们看到最佳做法时,我们必须尽可能多地分享。当然,每个国家都是不同的,但是每个国家都可以从对方那里学到一点东西。

界面新闻:报告中也提到了全球信任与区域信任的重要性。但当能源危机来临时,由于不同国家有不同的能源结构,却可能会导致各国在全球合作中各有不同侧重。在平衡各自的区域利益和加强区域信任之间,你是否有任何建议可以分享?

罗伯特·博卡:我们在这份报告中给出的一个建议是促进能源来源多样化。这指的是两个方面。一是促进各国所拥有的能源(多样化):石油、天然气、风能、太阳能和核电,以及其他任何可以使用的机会。二是促进各国的能源进口国数量多样化,因为这可以提供更多的选择。正如你所知道的,此前欧洲依赖一个国家的能源供应造成了问题,这不是供应端短缺的问题,因为现在的供应只是来自其他地方。因此,各国可以使其能源组合多样化,无论是从区域的角度还是从来源种类的角度。

至于合作,以欧盟为例,任何合作都必须基于务实和公用事业,共同开发或寻找解决方案。当然,这里也包括地缘政治方面的问题,但我们不需要展开讲这些,很多合作的机会之所以存在,只是因为这实际上是正确的事情,就好比欧洲正在做的那样。“好吧,让我们从尼日利亚而不是俄罗斯进口,或者让我们从俄罗斯以外的其他国家进口。”所以这是有可能的。我想在亚洲也是一样的,各国可以根据需要进行合作,即使只是为了市场机会而合作。

技术突破会加速能源转型

界面新闻:近日,瑞典发现了欧洲目前已知的最大稀土矿床。人们正在热议此事,在中国也引发了广泛关注。中国是最重要的稀土出口国之一,在稀土的全球供应链中有重要的位置。你认为瑞典的这一发现会对未来的能源转型和可持续发展进程产生何种影响?

罗伯特·博卡:有几点影响。首先,当我们谈论将目前的能源系统转型为新的能源系统时,势必涉及目前尚无法获得的资源数量。我们不能天真地认为我们可以非常迅速地从一个(能源系统)转换到另一个,因为我们需要创建供应链,使得该增长得以实现。因此,瑞典发现稀土矿一事令人欣喜,因为新的能源系统将需要大量的稀土资源,而在中国和其他国家可以开采的量,无论如何是不够的。因此,我认为我们有更多的资源——而不仅仅是能源——是非常重要的,因为这些资源对能源转型是必要的。

另外,你最近也听说了核聚变方面的技术突破,对吗?【编者注:日前美国能源部宣布其国家实验室(LLNL)的科学家在一项使用激光的核聚变实验中首次实现了净能量增益】所有这些事情都很重要。但是,我们还需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时间,(技术才能)发展到对新能源系统真正有帮助的时刻。瑞典的稀土矿将需要几年时间才能从获得许可、开发、现场提取到实现利用,将需要更多时间才能走向商业化。所以我认为,所有这些(技术突破)都是令人欣喜的,因为我们需要一个不断发展的能源系统。但是它们并没有威胁到什么,只是在帮助能源转型的发生。

界面新闻:你不认为这些改变会在未来十年内发生,对吗?

罗伯特·博卡:好吧,我们希望在这几十年里,能源转型会加速,是的。但我不确定我们刚刚谈论的那两个具体的技术突破,无论是瑞典罕见的稀土矿还是核聚变技术,将在未来6、7年左右投入使用。这会需要更长的时间。

无论如何,(能源)过渡需要发生。我刚刚所说的关于能源效率的内容,明天就可以发生,我们只是需要明确的政策。我们已经看到一些国家已经发布了非常棒的政策,比如免费提供灯泡换新,因为新型灯泡的能耗仅是过去的三分之一,所以它将极大地减少消耗。此外还有一些可以采取的效率措施,比如我们已经在日本福岛看到了大幅减少能源消耗的方案。如果有正确的政策和正确的市场机制,真的可以加速转型。有些东西会在以后出现,比如我刚刚提到的核燃料,但有些东西、有些技术现在已经可用,(后者)只是一个操作、投资和部署的问题。

现在可以更多关注中期行动,而不是眼前

界面新闻:2022年5月的达沃斯年会上,能源危机就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从2022年初乌克兰冲突开始到现在,你认为我们对于能源危机的讨论有什么变化吗?

罗伯特·博卡:我想,在5月份时,我们还处在这段危机的起点。而在过去的八个月里,人们对什么是真正的危机\什么只是边缘问题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因此,我认为我们现在处于一个更好的位置。可以说,这是一个我们必须解决的问题,我们必须立即采取行动。

(欧洲各国)一直在建设新的LNG终端以保证供应。但是,我们也可以依照能源转型的要求来做这件事,所以你可以建一个有氢气管道功能的LNG终端,它可以用于天然气也可以在未来用于氢气。因此,我认为现在有更多的时间(为长远考虑),一方面要对危机做出反应,确保有足够的能源为欧洲或其他地方供暖和照明,但另一方面我们可以准备更多的中期处理方案。

如何处理当前的情况是政策制定者和企业都正在面临的挑战。我想说的是,这是一次危机,但现在更像是一个综合的情况,需要考虑能源转型的中期目标。所以这就是现在与5月份时的不同。当时我们专注于保证照明用电,特别是在欧洲,且能源价格不至于飙涨;而我们现阶段的状态则是,我们理解了危机,我们理解了转型,我们必须找到能同时解决这两个问题的方案。

界面新闻:是否可以就你所指的主要问题举个例子?

罗伯特·博卡:在危机时刻,(主要问题是)确保有足够的天然气运进欧洲,确保填补天然气的存储,并建立终端来接收液化天然气。现在,我们正在谈论未来的氢经济。经济的一部分将是氢气驱动的,所以我们正在考虑建设中的基础设施,让它既能用于液化天然气但也可以用于氢气。因此,我认为现在有这样的认识,更多地关注中期机会,而不是眼前。

界面新闻:你是指,之前人们处在一种应急心态中,想不了那么多。但是现在人们开始有余力关注中长期的未来了?

罗伯特·博卡:是的,当然。(危机发生的)短期内,你不会去安装更多的太阳能和风能,因为这些东西解决不了这个冬天的问题。但是现在你可以说,好的,我们需要在欧洲加速部署和许可更多风能和太阳能发电设施。

中国已经做了很多了不起的事情,印度已经做了很多了不起的事情,欧洲和美国在部署可再生能源方面可能仍然非常缓慢。因此,到了现在这个阶段,人们会说,好吧,我们确实需要更多的可再生能源,我们需要消除官僚主义,加快许可程序,这是其中一件对中期来说比较根本的事项。

界面新闻:你认为中国在全球能源转型中能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罗伯特·博卡:中国已经在转型中扮演了令人难以置信的角色。想想看,在过去十年或二十年中,太阳能和风能的价格下降了多少,这要归功于中国已经实现的大规模生产。所以可以肯定的是,中国已经发挥了关键作用。以中国的电力系统为例,高压传输线限制电晕产生,从而在输送中实现减少能源损耗。我认为,像中国这样的国家能够开发技术创新和进行规模部署,也是帮助世界其他国家加速能源转型的原因。因此,中国一直是,并将继续在能源转型进程中扮演关键角色。

界面新闻:我的提问就到这里,你还有什么想要分享的吗?

罗伯特·博卡:我们想要给出的关键信息是,等到危机有所缓解的时候,希望我们不要陷入自满之中。未来20年,我们必须将单位GDP能耗减少50%,我们必须牢记这一点。无论如何,气候危机已来势汹汹,不是吗?即使没有安全危机,也有气候危机,所以我们不应该忘记这个目标。即使战争会结束——但愿如此——那个特殊的危机也不会消失。

来源:界面新闻

作者:王磬

版权与免责:以上作品(包括文、图、音视频)版权归发布者【ESG】所有。本App为发布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服务,不代表经观的观点和构成投资等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