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人大代表、骆驼股份董事长刘长来:完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政策

程久龙2023-03-06 19:07

程久龙 实习生 陈蒙/文 3月6日,从骆驼股份(601311)获悉,在今年全国人大会议期间,全国人大代表、骆驼股份董事长刘长来拟提出多份建议,其中之一是建议完善退役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政策。 

近年来,国内新能源汽车销量高速增长,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显示,2022年我国新能源汽车全年销量为688.7万辆,同比增长93.4%,连续八年保持全球第一。锂离子动力电池作为新能源汽车最为关键的核心组件,直接影响新能源汽车的性能,受益于全球新能源汽车产业的迅速发展,动力电池需求增长迅猛,装机量从2016年的28.2GWh增长至2022年的294.6GWh,产业实现了跨越式发展。

随着新能源汽车的市场渗透率不断提高,碳酸锂、镍、钴等动力电池关键材料的成本价格也随之上涨,2022年国产碳酸锂平均价格更是较2021年上涨了3倍。目前,动力电池占新能源乘用车整车成本的40%-50%,正极材料占动力电池成本的比重约40%。正极材料的价格对新能源汽车成本的影响达到20%以上。

保障动力电池正极材料的稳定供给是新能源汽车可持续发展的关键。除了资源进口外,退役动力电池的循环利用也是缓解资源供给的重要途径。据国家新能源电池回收利用专业委会预测,2022年国内锂电池理论报废量27.7万吨,2025年将达到75.1万吨。当前,我国动力电池回收行业仍处于早期阶段,动力电池回收渠道不规范,健全回收体系尚未完全建立,市场结构呈现“小、散、乱”特点,导致大量的退役动力电池以“价高者得”的形式流向了非正规回收渠道,从而加剧了正规企业产能不饱和运行、市场竞争“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

刘长来分析,造成上述现象的主要原因包括:

一是,动力电池回收利用规范缺乏强制性规定。国家工信部牵头自2017年开始陆续出台了针对汽车用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的一系列规范要求和管理办法(包括《新能源汽车废旧动力蓄电池综合利用行业规范条件(2019年本)》、《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车用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拆解规范》等),对于汽车动力蓄电池的回收、梯次利用和溯源均有相关规定,促进了行业的快速发展。但上述规定多以规范、鼓励和建议为主,并未出台明确实施细则,缺乏强制性要求。

二是,动力电池回收企业无序竞争。截止2022年,通过工信部审核《新能源汽车废旧动力蓄电池综合利用行业规范条件(2019年本)》的再生及梯次利用企业共88家,其中再生利用企业共40家,产能共100万吨,可完全满足现有动力电池回收处理。但是锂电池回收正在走铅蓄电池回收的老路,大量不符合行业规范条件的企业抢夺资源,一方面造成梯次利用电池没有进行溯源管理登记,容易引起安全隐患;另一方面不规范处置造成了战略性资源的损失。除动力电池外,储能和消费类电子产品的废旧锂电池回收利用尚未建立行业规范条件,降低了小作坊式企业准入门槛;再加上现金交易、财税流失等情况,行业不能进入良性发展轨道。

在全国人大代表、骆驼股份董事长刘长来看来,动力电池的有效回收对我国新能源战略性资源供给具有重要意义。为了促进动力电池回收行业健康有序发展,建议提升生产者责任延伸制度的强制性,有效地规范废旧动力电池回收渠道。

刘长来的建议主要是两点。一是,高起点、高标准推进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管理。我国现有符合行业规范条件的企业,已经具备处理全国废旧动力电池的能力,为避免动力电池行业重走铅蓄电池回收利用乱象的老路,应以规范企业作为动力电池循环利用的主体,对不符合规范条件的企业采取强制措施。基于国家生产者责任延伸制度出台强制性要求的细则,规范生产、销售、使用、回收、再利用等环节参与者的责任和义务,有效地规范废旧动力电池回收渠道,实现废旧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追溯管理。

二是,对于规范企业给予政策倾斜。建议借鉴废钢铁行业的相关经验,将资源综合利用增值税政策中50%增值税即征即退与符合新能源汽车废旧动力蓄电池综合利用规范条件的企业挂钩,引导资源向规范企业集中,提高镍、钴、锂等战略性资源的有效回收,促进废旧动力电池循环利用产业健康发展。


关注领域包括资本市场、上市公司、金融、政经、IT科技,擅长调查报道、分析性报道等。常驻武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