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观察家 > 大家

从“吴市场”到“吴法治”(1)

  
作者:马国川
发布日期:2008-09-02
 1  |  2  |  3  |  4 

经济观察报 记者 马国川

确立市场改革的信念

经济观察报:你因为坚持市场经济的改革取向,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被称为“吴市场”。你对于市场经济的信念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建立起来的?

吴敬琏:我的认识有一个很长的演变过程。建国初期我在大学里学的是苏联版本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在很长时间里深信苏联那一套。特别是1957年“反右派”和1958年“大跃进”运动以后,接受毛泽东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时发表的整套观点,思想上变得比斯大林主义更“左”。只是“文革”中在河南信阳的“五七”干校亲眼目睹极“左”路线造成的农村惨状,特别是有幸和顾准深入交往,在他的影响下认真读书和思考,我的思想才有了重大变化。

经济观察报:你曾经称赞顾准是“我国提出社会主义条件下市场经济理论第一人”。

吴敬琏:早在1956年顾准就提出了由自由浮动的市场价格调节社会主义经济的观点,直到 “文化大革命”结束,也没有人能达到他的水平。顾准是我的良师益友,他给了我非常重要的影响,甚至可以说导致了我人生道路的重大转折。我后来的理论观点、治学态度以及处世哲学无不浸润着他的教益。我们之间的讨论,是从20世纪后半期的中国为什么会发生“大跃进”和“文化大革命”这样的荒唐事开始的。顾准认为,要把中国的事情弄清楚,首先得学习世界文化史、经济史、政治史、宗教史,对整个人类历史作一番整理。然后回过头来探究中国的问题和人类的未来,就容易看得清楚。于是,我们从希腊史开始历史漫游。那时能够找到的书籍资料比较少,但我们进行的“思想实验”是很深入的。在探索民主制的源头时,我提出了希腊城邦民主制度起源于小亚细亚殖民地的民间社会的假说。顾准也觉得这个假说颇具说明力。不过当时我还没有想到,小亚细亚地区发达的市场交易是民主政治的经济基础,市场交易要求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产权保护。那时,人们正在讨论日本的“神武景气”,即在战后民主改革基础上出现的经济高速增长。顾准在知道自己得了不治之症以后同我长谈,他说,中国的“神武景气”终究是会到来的,但是什么时候到来不知道。为了鼓励我有耐心深入研究问题,他送我四个字,叫做“待机守时”。

经济观察报:随着“文革”的结束,“时机”终于来了。

吴敬琏:但是仍然有曲折。刚刚逮捕“四人帮”,最高领导人就提出“两个凡是”的要求,说“凡是毛主席作出的决策,我们都坚决维护;凡是毛主席的指示,我们都始终不渝地遵循”。这也就是说,要继续执行极“左”的路线。我在“干校”讨论和回北京后研究的基础上,和我的老同学周叔莲、汪海波合写了许多文章,清理极“左”思潮,探索其社会根源,论述科学和技术的作用、知识分子的地位、按劳分配政策的贯彻等问题,俨然成了经济学界的“多产作家”。我还积极参加了1977-1978年间我的老师于光远组织的四次 “按劳分配讨论会”,这些学术会议打破了长期以来万马齐喑的局面,经济学界的气氛开始活跃起来了。实事求是地说,那时经济学家还没有完全摆脱“左”的思想束缚,但是所表现出来的求知热情和理论勇气令人难以忘怀。中国经济学家对许多问题的批判性思考,也正是从那时开始的。1978年末的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拉开“解放思想”的大幕以后,我还参加了1979年春节前后由中共中央召开的理论务虚会。

经济观察报:这次会议后来被称为是全国理论界第一次思想解放的盛会。

吴敬琏:的确是这样。理论界的同仁对极“左”理论和路线进行的深刻的分析和批判,进一步深化了我自己在“文革”后期的历史反思。从那以后,我更多地参加了经济理论和政策问题的讨论。当时我认为,由于中国现有生产力的多层次性,应当容许多种所有制经济并存,发展商品生产和扩大价值规律的作用。不过对于应当建立一种什么样的经济体制,我还没有清晰的概念。形成自己的经济体制改革目标,那是1980年代重新学习经济学以后的事情。

经济观察报:当时中国的经济学家对这个问题是如何认识的?

吴敬琏:在主张改革的国内学者中形成了两种具有代表性的观点:一种以孙冶方、马洪和蒋一苇为首,认为经济体制的中心问题是企业的经营管理权问题,主张改革要从对企业“松绑放权”、“扩大企业自主权”入手;另一种以薛暮桥、刘明夫为首,主张发展商品经济,“充分发挥市场调节的作用”。前者得到了部分经济官员和绝大部分国有企业领导人的支持,1978年首先在四川试点,然后在全国进入实际运作,叫做“扩大企业自主权改革”。后者在薛暮桥代国务院体改办为党中央起草《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初步意见》的时候,写进了这个《意见》的草案,发到中央工作会议上讨论,并且得到了党中央领导人胡耀邦的赞赏。

经济观察报:你呢?

吴敬琏:我比较倾向于薛暮桥的观点,认为总的方向是要发展商品生产和扩大价值规律的作用。但是当时我对“商品经济”或者商品生产和商品交换的认识并没有超越大多数经济学家在1970年代后期达到的认识水平,即认为通过商品买卖,可以“利用”价值规律来“调动”企业领导人和劳动者的积极性,而没有认识到市场制度对于提高资源配置效率和企业运作效率的决定性作用。

经济观察报:多数人还停留在采取某些能够“调动积极性”的政策调整来改善经济体系的运行状况,而没有把它看成是经济体制的转型。

吴敬琏:我之所以没有达到这样的认识,主要是因为还继续沿用传统“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理论框架。我和不少其他学者一样,对于中国问题的看法,更多地出于对 “大跃进”、“文化大革命”等造成的恶果的感性认识和道德上的义愤,认为极“左”的政策必须作出改变,而没有质疑计划经济制度本身的可行性,也没有想清楚到底应当建立什么样的经济体制。不过,1980-1981年两位东欧经济学家来到中国讲学,启发了我的思考。

经济观察报:哪两位?

吴敬琏:一位是原波兰改革经济学家、后来入籍英国的W.布鲁斯,另一位是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之春”时主持经济改革的副总理、后来流亡到瑞士的O.锡克。布鲁斯介绍了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几种模式和苏联、东欧经济管理体制改革的经验教训。他指出,经济改革是从一种经济系统转变为另一种经济系统。传统的社会主义经济系统即集中计划经济无法有效运转,需要由另外一个经济系统,比如说他所主张的“分权体制”即“内含有市场机制的计划经济”来代替。锡克的观点比布鲁斯更接近西方国家的自由市场经济。他主张通过价格改革建立自由价格制度;价格改革的办法是“先调后放”,即先全面调整计划价格,然后完全放开。

经济观察报:这两位经济学家宣传了市场经济的主张吗?

吴敬琏:那时布鲁斯还没有像后来那样完成 “从马克思到市场”的转变,当时他主张的“分权体制”是“内含有市场机制的计划经济”,落脚点还是计划经济。锡克“宏观计划、微观市场”的改革目标模式中,“宏观计划”的含义也相当模糊。但是,两人的到来仍然给中国经济学家很大的冲击。例如,两位东欧经济学家都运用了“系统”的概念来说明经济体制,使经济学家理解,为什么中国以往的改革总是把权力放了收,收了放,不断地在政策调整上打转,虽然不断地在“改”,最后却发现还是在原地转圈。用系统的观点分析计划经济为什么不能有效运转,可以使这一切变得清晰可见。虽然他们推荐的系统是否真能有效运转还有待证实,但我确实感到他们比我们高明。

经济观察报:这是因为他们与西方国家的经济学家有更多接触,更了解现代经济学,而国内经济学界被隔绝得太久了。

吴敬琏:他们两人的到访和讲学,在中国掀起了学习经济学理论和对各国经济体制进行比较研究的热潮。较为年轻的学者更渴望与西方学者直接交流,寻求新的分析框架。1983年1月,我终于如愿以偿,走出国门,到了美国的耶鲁大学做访问研究,在耶鲁的三个学期,我的时间主要花在“补课”上了。

经济观察报:去耶鲁大学那一年,你已经五十三岁了。如果把薛暮桥、孙冶方、于光远等人视为第一代改革经济学家的话,你们这些第二代改革经济学家们大概就是在五十岁上下这个年龄开始“补课”的。你是带着什么问题去美国“补课”的?

吴敬琏:经济体制的功能是什么?它在什么条件下才能有效运作?选择或设计经济体制应当遵循哪些原则?我是带着这些研究改革所必须回答的基本问题去耶鲁的。开头的时候,我直接去听“比较经济体制”专业研究生的讨论课,发现几乎完全听不懂。除了语言以外,主要的原因是我在大学一年级时学过的经济学原理早已遗忘,分析问题没有基本的理论框架。于是在往后的一年半时间里,我像刚入大学的学生一样,从经济学原理学起。一方面从头学习经济学的基础理论,另一方面仔细观察美国市场经济的运行机制。这样就对市场经济有了更清晰的理论认识和实际感受。然后对照中国经济改革的历程,分析中国过去改革的失误所在。

经济观察报:具体而言,过去经济改革的失误是什么?

吴敬琏:主要是在不改变计划经济体制的前提下反复进行“放权让利”。从1958年的“体制下放”直到1980年的“财政分灶吃饭”,改革都是以行政性分权为主要方向,就是把中央政府管理经济的权力下放给省、市、县等各级地方政府去行使。这种在保持命令经济框架不变的情况下实行分权的改革部署,只不过使企业从原来中央行政机关的附属物变为地方行政机关的附属物,并不能从根本上改善经济机制。虽然这种分权使地方有了某种独立的经济利益,促使它们支持当地企业的发展。但是,这种分权的命令经济并不是一种能够有效运行的经济体制。从计划经济的观点看,集中统一是用行政命令配置资源的计划经济的本质性要求;在命令经济框架下层层分权,结果只能是政出多门,弄得不好,就成了“诸侯经济”。而从市场经济的观点看,行政性分权会造成地方保护主义和市场割据倾向,副作用也是很大的。

1970年代末期以后转向以对企业放权让利为主。但是这种在中国称作“扩大企业自主权”的改革,也是一种治标不治本的办法,它既不能使企业成为独立的经济主体,又不能形成有效的资源配置机制。因此,多次施行都没有取得预期的成效。我们自己的和其他国家的经验告诉我们,惟一能够解决问题的办法,是进行市场取向的改革,让市场机制——即按自由竞争形成的相对价格进行交换的机制——在资源配置中起基础性的作用。

经济观察报:经过这样分析,市场取向的改革就变成惟一选择。从意图改善计划经济的运行机制,到认识计划经济的根本问题所在,再到认识到市场经济是惟一选择,应该说是一种思想飞跃。

吴敬琏:的确是发生了质的变化。经过耶鲁一年半紧张而充实的学习,使我获得了关于市场经济的一个比较完整的理论框架。我认识到,市场经济是现代经济中最有效的资源配置方式,任何真正的改革都必定是市场取向的。从那时起,我一直坚守这一信念。

 1  |  2  |  3  |  4 
相关文章
more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经济观察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 姓名:
* 邮箱:
* 昵称:
* 姓名和Email为保密项
经济观察网
经济观察网 EEO.COM.CN
地址:中国北京东城区兴化东里甲7号楼 邮编:100013 电话:8008109060 4006109060 传真:86-10-64297521
备案序号:鲁ICP05020873号 Copyright 经济观察网2001-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