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调查南方泵业:特写篇
余德 王洁露
18:05
2011-03-30
订阅

     快公司观察 记者余德 王洁露

一只泵的梦想 

“我是个农民!”38,本刊记者见到了南方泵业的“舵手”沈金浩,他前一天才从韩国斗星泵业回来,“讲话水平不高,但是实打实”。 

身着黑色夹克,身材不高,头发半白,精瘦而敏捷的沈金浩是一个典型的南方人,讲起普通话来也是那种南方特有的语速飞快加上浙江咸萝卜干一样的“脆”。 

如果单从外表看,你很难想像得到他就是在中国泵业叱咤风云的人物,他轻轻地与记者握了握手,“我们在资本市场与企业公关方面都是新兵。” 

沈金浩宽大的办公台后面壁墙上,是一幅雪山梅花的摄影作品,怒放的梅花后边,是皑皑的雪山。 

能看得出沈金浩对梅花的偏爱,会客区墙上也是挂着一幅梅花的国画,内容是“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 

实际上,沈金浩出身贫寒,4岁丧母,910岁爷爷奶奶相继辞世,他与当农民的父亲相依为命。 

“创业的故事可以说是既平常又简单”,沈金浩哈哈一笑,我就是想做成一点事儿。“喝红茶还是绿茶?” 

1983年,沈金浩进入东塘电镀五金厂,与他同一天来上班的还有沈凤祥,这样相识的两人在其后的工作中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也为后来的创业埋下了伏笔。 

他们所共同战斗过的东塘电镀五金厂,现在已是浙江有名的企业集团——盾立集团。但当时的那里,也与中国绝大部分乡镇企业一样,政企不分,暮气沉沉。 

1988年,我们与浙江省机电设计院合作开发不锈钢离心泵,我当时任厂财务科长,厂管会成员”,沈金浩斜坐在沙发上,燃起了一支烟,缓缓说道。 

领导们平时就是来开个会布置一下任务,然后就把所有的事交给车间了。“一直到19901991年,项目依然没有成果,生产都生产不出来,更不用说卖出去了!” 

浙江省方面很快要求把泵厂转制,1991年,沈金浩提出“承包泵厂”,当时就是平顺舟去拿的营业执照。 

但时任法人代表的张继等厂管会成员要求沈金浩每年“完成100万的任务,实现20万的利润”,其他没有任何支持,要自己组阁,“当时我很生气,拒不签字,结果张总在会上多次批评我,最后只好签了。” 

如果从账面来看,沈金浩完成了任务,但大部分账款却是花在了运输上,外加欠账,几年下来,尽管沈金浩、沈凤祥等人晚上与技术人员一起攻关,白天跑销售,除了成功生产了一些微型不锈钢离心泵之外,但产品本身也存在着寿命不长,效率不高等众多问题,南方泵厂依然在摸索。 

“本来就是从农村来的,大不了回农村去”,那个时代,正是马胜利、鲁冠球、年广九等人“一承包就灵”的时代,“之所以自告奋勇,我们实际上是不忍心几十万元的研发费打了水漂,当时的东塘电镀五金厂的产值也不过就100多万。” 

1992年的机会让沈金浩改写了自己团队与企业的命运。这一年,浙江省科委有个“板材冲压拉升水泵”的科研项目被列入“七五”攻关计划,本来这事也轮不到沈金浩,多少企业排队等着呢!可项目在研制中需要一台大功率的焊机,这在当时可不多有,刚好南方水泵厂就有一台,省科委就把项目放到了他们企业,有了科委和相关专家的支持,不久该项目就试制成功,可以生产12.5吨级、25吨级的不锈钢泵了。 

“如果一直生产低端不锈钢微型泵,没有自己的研发技术与产品系列,拼价格早晚要倒闭的。”沈金浩感叹道。 

产品生产出来了,但如何销出去却也是个大问题,沈金浩的解决方法是:“有展会就参加,有机会就出发”。 

此后,沈金浩经历了中国企业史上的95改制、98摘帽等系列“运动”,企业的发展在2000年之后开始提速,2000年后,南方泵厂开始从以低端型、微型泵为主体的产品向轻型泵、中高端型泵方向发展。 

2005年之后,南方泵厂进入高速发展期,沈金浩以在不锈钢离心泵领域几乎全系列的产品,以相当于国际巨头1/10(现在是40%-50%)的价格,基本为自有的销售体系(沈金浩笑称在公司内部叫“御林军”),完善的服务获得了市场的认可,占领了这一领域12%的市场份额。 

尽管现在不锈钢离心泵领域依然为外资巨头所占领(约50%),但沈金浩似乎并不担心,“我们会越来越多地占领这些市场,我们的技术、生产工艺等达到了世界先进水平,成本远比它们低,估计我们今年的市场占有率还会有较大提升。” 

“不说贡献,你看现在不锈钢离心泵的价格下来多少?”沈金浩眉毛一飞,“这中间有多少节约外汇、出口创汇的故事?南方泵业就是要在不锈钢离心泵领域做国内的民族品牌。” 

 “我们的老板有点怪”,平顺舟这样评价沈金浩,他做事就是要么不做,要么一定要做成。 

在同事与朋友眼中,沈金浩确实是一个非常偏执的人,“除了旅游摄影之外,他几乎没有什么嗜好,不喝酒,不穿名牌衣服,不喜欢交际、娱乐,他要么在公司,要么在家,要么在路上。”沈凤祥此前这样评价这位老搭档。 

“不对,我还有一个不好的嗜好,那就是抽烟,”沈金浩笑道,“很多朋友说我挣钱也没什么用,因为我不会花钱,我还是个农民。” 

沈金浩已经是国内最富有的那些“农民”中的一员了,与很多人相比,他很喜欢看书,“最喜欢看历史、企业传记等方面的书籍”。 

“我经常有种感事伤人的感觉,特别是读明史、清史的时候”,一段历史的看法出来之后,记者发现,年近知天命的沈金浩其实很“愤青”,这也难怪很多同事对他畏惧。 

“创业最大的感受是我们的创业团队20多年,一个都没离开,我们不仅共患难,更能共富贵”,沈金浩自称秘诀只有一个,就是“透明、简单”,他给自己定性的说法是“除工作之外,比较大度,不过多计较”。 

“实际上,我还有一个优点,那就是善于用人,”沈金浩微微一笑,“除了一个农民,我只是个半调子会计。” 

2007年,一场好事降临到南方泵业头上。两家美国泵业巨头先后来到余杭,希望能收购南方泵业,“6000万美元+2008年一年利润+厂房等固定资产增值部分”,一个不错的价码。 

沈金浩给儿子写了封邮件,“汇报”了这个事,几天之后,他的儿子给老爸回了邮件,“我认为你不应该卖。第一,你不缺钱;第二,企业卖了之后,中国不锈钢离心泵领域再想打造一个民族品牌那是不可能的了。” 

沈金浩在董事会上读了这封信,与会的成员表示,“沈董那时热泪盈眶。” 

实际上,在整个采访中,沈金浩提到最多的是自己的儿子,还在上大三的儿子让他感到很懂事,很坚强。 

“我很对不住他们娘儿仨”,沈金浩有点语咽,他陷入另一种状态,整个脸隐入翻腾的香烟雾气中。 

在儿子三岁的时候,一个小偷半夜在撬沈家的窗户,沈金浩因为工作原因,基本上十天半月难得回一次家,家里就是母子二人,碰巧的是他儿子刚好在玩一个新得手的玩具,居然没睡着,叫醒母亲后,一阵狂叫,小偷悄然离去。 

“这是儿子的福气啊!”沈金浩说,如果小偷真进去了,后果谁也料不到啊,但他解决的方案却是让小舅子用钢条焊住自家的窗户,“厂子太忙,确实没法离开。” 

另一次,儿子九岁,坐摩托车时儿子脚后跟被卷进轮毂,肌腱断裂,血肉模糊,被紧急送往杭州医院。“我要在,肯定不会出这事”,沈金浩喃喃地说,他与沈凤祥那时在余姚开发新的模具。 

见到儿子后,父子抱头痛哭。能感觉到,沈金浩对这个儿子现在疼爱有加,“现在我们是驴友(爱好自助登山活动的人)了”。 

“对家庭没有责任心的人,干事肯定干不好!”沈金浩说,这也是他选人的一个标准。 

“他非常乐于助人”,沈凤祥这样评价沈金浩,创业时代基本是半工半农的状态,遇上哪家活多,沈总总会组织大伙一起去帮忙,“当时虽苦,却很快乐。” 

去年129日,沈金浩在深交所敲响了上市之锣,次日归来,公司召开了股东大会。 

上市是好事,但董事长的脸色却没那么好。“不要天天盯着股价,这是没出息的行为”,沈金浩在会上如是说,“南方泵业就像一座大厦,需要砖、泥、黄沙、钢材、栋梁,我们能做栋梁最好,做不了,你就做黄沙、水泥,因为我们都需要,一定要把南方泵业做成自己的品牌!” 

“如果2个多亿的净资产,外加7个多亿的融资,我们还做不好,那是无能。”沈金浩一脸坚毅。 

从低端微型不锈钢离心泵开始,沈金浩现在已基本有了自己的全系列产品,无负压供水设备及海水淡化,功率是越来越大,对产品能效与生产工艺也是要求越来越高。 

而在沈金浩的心中,实际上采取的是“倒炼九阴真经之法”,海水淡化高压泵是不锈钢离心泵上的“珍珠”,而海水淡化高压泵只要研发成功并量产,那么在脏水回笼方面就是轻而易举了。 

“现在新加坡做到了脏水百分之百回笼利用,我们国家现在不到5%”,那为何要把脏水进行处理后直接排放到大江大河呢?为何不直接进入内循环而再加利用呢?在这一方面,国家政策是2020年做到百分之百回笼利用,南方泵业显然希望这也将是未来的一个高速增长点。 

海水淡化在功率、耐腐蚀性、生产工艺方面的要求都高于脏水回笼,这个项目成功,那么在脏水回笼方面,南方泵业只需把功率降下来就可以直接量产了。 

目前南方泵业开发的海水淡化高压泵是低转速泵,与国际巨头的高速泵相比,低速泵采取的是“腔内平衡力”,优点是磨损小,轴承寿命更长,缺点则是生产时产品需要更多材料。 

“材料多一些不要紧,对于用户而言,则有了更长的使用寿命与零件更换”,沈金浩这样解释,成本南方泵业可以降下来。 

2009年,南方泵业在舟山的试用泵已成功运转至今,“如果新的研发项目成功,我们在水价提高、设备国产化的大背景下将有新的利润增长点。” 

沈金浩对南方泵业未来的战略方向很明确,中国的城市化进程还需要30-40年,南方泵业将把核心定位于城市供排水,做全球最大的民用泵整体方案提供商。 

在不锈钢离心泵领域的研发只是沈金浩的梦想之一,“在全球惟一没被资本染指的泵业领域”,他希望能通过整合行业来提速企业发展,“我们正在寻找投资机会,扩大我们的泵业覆盖。” 

他们做的规划是继续在不锈钢离心泵领域做强做大,执照规划进行行业整合,做成民用泵行业的品牌引领者,其次就是海水淡化项目。 

在对内管理上,沈金浩认为,企业有三件事要做,一是引进人才,二是定好公司的结构、柜架,三是确立高效的考核体系,“做好这三件事,我们才能从日常管理中跳出来。” 

“如果老看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好也一年坏也一年,怎么收成也就这一亩三地,如果老做这些事,是对企业的极端不负责。”沈金浩这样认为。 

“公司怎么样,三年之后见分晓!”沈金浩豪言,“会计不会讲假话,我们只要埋头做好业绩,回报好股东就行了。” 

“我们每年的研发占销售收入的比重大约在5%左右,如果每个行业都像我们这样专注,着眼于研发与技术,我们中国制造的水平那将能上多大一个台阶啊。”,沈金浩在采访结束的时候,这样感慨。

经济观察网相关产品
网友昵称:
会员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