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国旅行团
导语:中国人是美国人的债主,借了那么多钱给他们,骑个华尔街的牛指点下江山是应该的嘛。

 

 

 

经济观察报 李黎/文   “中国人是美国人的债主,借了那么多钱给他们,骑个华尔街的牛指点下江山是应该的嘛。”  

于是,每个华尔街的清晨,我们中国旅行团的“指点江山客们”,如嘉年华般呼啸着汹涌而至去骑牛,再吵嚷着轰然散去,终于在日前,一群内地游客争先恐后爬上牛拍照的微博被热门转发,据说在场围观的美国人问是中国人还是日本人时,其中一人自豪地拍着胸脯报了国门,其他的则是在热情洋溢地喊着:“领导,你快骑上去啊,那样你就比牛还牛了!”  

先不论这铜牛是不是本来就被允许亲密接触,我们旅行团的“超牛”行为已经落下一个 “洋相大观”似的热议话题。

亲不亲,故乡人

或许怨不得我们那伙同胞的无心之举,在大多数中国人的旅行价值观里,如果不在景区标志物那留下影像,谁知道你来过这里?旅行的精髓到底是啥?最重要的压根不是从这里能看到什么,而是证明我到过这里嘛。所以在这种价值观引导下,请不要问我们关于游览地的细节和背景诸如此类,请观赏与标志建筑物的合影照片。

中国的旅行团在“吸引眼球”方面从来是毫不费力的鲜明群体。除了一贯以来的吵嚷,有人对中国旅行团的描述一针见血:“上车就睡觉,下车就撒尿,见景就拍照,最后啥都不知道。”  

据说在世界各国的机场,只要有咱们同胞在的角落,那里会忽然变成另外一个国度。还记得我一个在国际旅行社做导游的朋友第一次跟我抱怨国人出门老是缺乏耐心推挤插队、飞机上旁若无人喧哗埋怨的时候,我脸色阴阴地告诉她不要以片面现象形容所有中国人,却是她先激动起来:“我告诉你,有东方人谦和礼节的团我不是没带过,遇见这样的团几率不到5%!”  

在她和旅行社同事的工作交流中,这样的对话通常十分常见:“这次的团怎么样?”“别提了,来回航班上他们都拿着相机朝机组人员狂拍,空姐都快气疯了!”  

难怪某个东南亚的资深导游曾说过:“心太软就带不了中国大陆团。”

 二十年前,三毛在西班牙给故乡来的旅行团做翻译,她目睹同胞们出门在外“大义凛然”地拒绝给小费,在安静的餐厅里大声划拳,跑去买水果时,常拼命捏水果被轰走等等行径,怀着“爱之深,忧之切”的心情写下那篇《亲不亲,故乡人》,二十多年后,情况好不到哪里去。我们的同胞们一旦被规劝急了,依然如二十年前一样会嗔怪你不爱国只爱陌生人。

万国观光客

那么在中国的老外旅行团们怎么样?在北京,在故宫、颐和园这类名胜古迹旅行点多走几遭,只需稍稍观察云集在那里的万国旅行团们,就不难发现各自鲜明的特点。

先说咱们的友邻之邦。通常日本旅行团的着装都是浅色居多。白、灰和卡其色是最常见的队服色。除了规范的队帽外(戴渔夫帽的很多)。日本旅行团对于导游来说相对是 “好伺候”型的。他们通常安静而有秩序,在需要排队等候的地方,无需导游专门提示会极其自然地形成一条寂静的队伍。某年在颐和园,亲眼见着有中国游客企图艰难地伸长手摸围栏中的铜鹤时,一边的日本旅行团则安然在一旁耐心排队等候,导游则在悠然小憩中。除了正排队前往的老佛爷寝殿,他们在等候时也把注意力集中在古色古香的窗棂和近处的景物上,细细欣赏,毫无焦躁气。爱做笔记也是日本观光客的一大特点,一堆人掏出小本子像上大课一样仔细聆听做记录,日本观光团通常像一堆听话又好学的好孩子。

而通常,你遇到用刚刚现学现卖生硬的普通话向你热情招呼的多半是美国人。美国人和欧洲人自助旅行的背包客占多数,若组团则大多是中老年人。比起日本人而言,这些穿大T恤大裤衩被晒得龙虾红的美国人更具备充沛的好奇心和旺盛精力。他们通常会不停地向导游发问,一个问题后通常紧跟着另一个问题。导游小栗说,美国观光团爱拍照,精力充沛的同时要求休息的时间也是最长的。游览过于劳累时,经常有团会放弃集体吃晚饭的权利直接回房间休息。而拿着相机拍照的时候,他们无厘头的精神也很鲜明:除了拍摄名胜古迹的建筑物与风土人情,一只在北海团城苔藓上慢慢爬的蜗牛也是他们的被摄之物。

德意志来的观光团有时候从远远望过去你以为他们在操练集合。有时候他们站在那些汉白玉石栅栏中的宽敞地界上聆听导游讲解时,这些高大的日耳曼民族后裔们站得笔直一动不动,似仪仗队在等待朝贡。导游们给德国旅行团的最大评语是“绝不迟到”。美国人在约定的集合时间要整装出发通常会迟十到十五分钟,日本人只迟五分钟左右,但德国人几乎准点全部能集合于大厅。八点集合,八点零三分就可清数完所有人数出发。那么我们在境外旅行时的中国团呢?我的导游朋友小栗顿了顿说:“绝不会比美国人时间短。”  出门旅行当然是要拍照的,那么哪个国家的旅行团最爱拍,或者出门旅行只为拍?     导游小栗说:“当然是咱们同胞了,还用问?带孩子的话是上车睡觉,下车尿尿。不带孩子的把尿尿换成拍照就好了。”她还补充了句:“不知道是不是为了体现国民收入增长,现在出大远门儿的还拿iPad照相的人越来越多……”

一个来北京出差的朋友,他在一个清晨进了故宫,然后被一批一批来自世界各地的旅行团包围。中国的游客们举着相机恨不得用闪光灯在皇宫里刻上到此一游的字样,而不知为何的是地方旅行团中会有如此多穿着光亮的皮鞋的男人和脚踩高跟鞋不畏磨血泡的女人们。听闻大部分人他们随团到北京,千篇一律的路线就是天安门-故宫-鸟巢-长城再加一个秀水街,有孩子的再加一个清华北大的景点。而反倒是那些老外游客,大多都是穿着最舒适轻便的休闲装背一个鼓鼓囊囊的行囊,远远的在宫殿前的广场上抬头仰望这些辉煌的建筑,而不是挤着一定要凑上前去把“光明正大”四字收入影囊。三毛当年所艳羡的“郎静山先生一袭布衣一双布鞋式的环游世界”的清逸气质,如今早淹没在狂躁拥挤争分夺秒的观光打拼冲锋客中。

有人在微博上叹气说某日在天坛回音壁旁亲见一群中国旅行团的人对着三音石忽然齐声狂喊,周围的游人们包括几个正安然游玩的老外惊恐地立马逃开三尺之外,估计吓得不轻。

有人疑惑地问,为什么我们中国人单个的在外旅行时大多都具有东方的谦和礼仪气质,但是一组团就完全变样有恃无恐?

有人这样回答:“咱们中国人,团结起来力量大,所以就什么都不怕了。”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所发表点评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经济观察网观点)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经济观察网相关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