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特朗普当选 中美经贸的不确定性与可能性

张文扬2016-11-14 11:26

经济观察报 记者 张文扬 2015年,中国是美国第一大贸易伙伴,第三大出口市场,第一大进口来源地。同时,美国也是中国第二大贸易伙伴,第一大出口市场,第四大进口来源地。商务部2016年11月11日发布的日常新闻指出,据统计,2015年双边货物贸易额5584亿美元,双向投资存量超过1600亿美元。

2016年11月11日,商务部网站发布的信息显示,作为两国政府在经贸领域最早建立的高层对话机制之一,中美商贸联委会将于11月21-23日在美国华盛顿举行第27届会议,这将是今年年内中美两国间的最后一次高层经贸对话活动。

针对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对中美贸易的影响,商务部发言人沈丹阳在2016年11月10日的例行发布会上表示,无论谁当选,都不会改变中美经贸关系。

不确定性

纽约时间11月8日晚、北京时间11月9日中午,在美国大选结果逐步浮现时,金融市场一度陷入恐慌——标普500股指期货、道琼斯指数期货、纳斯达克指数期货纷纷跌停;美元指数跳水大跌逾2%,最低下探至95.88;日经指数跌幅超过6%,创过去3个月以来的最低值;MSCI新兴市场指数跌幅达到3.2%,创下6月24日以来最大单日跌幅;黄金成为最大的受益者。9日COMEX黄金期货主力合约价格一度上涨逾50美元/盎司,触及9月30日以来的最高值1338.3美元/盎司。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研究员陈晓晨认为,全球金融市场波动仍将会持续一段时间,全球股市将面临抛售压力。同时他认为,从中期来看,因避险情绪上升引起的黄金上涨不会持续,随着美国大选政治溢出效应的消退,资本市场也会趋于平稳。

中债资信评估有限责任公司国家风险部高级分析师李昕对经济观察报表示,总体来看,“不确定性”是特朗普带给美国和世界其他国家最主要的风险。

未来加息与否?未来TPP走向何方?投资方向如何判断?经贸合作路在何方?尽管人们对此进行了诸多预测,这些都还充满着不确定性。

针对全球金融市场弥漫的避险情绪,陈晓晨说,“美联储可能会因特朗普的当选重新考虑12月份加息的进程表”。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宏观研究部主任贾晋京则认为,美联储是否加息,是根据就业情况、通货膨胀、资产价格等经济指标决定的,另一个隐含的重要指标是美联储自身的资产负债表情况。从这个角度看,“加息的可能性比较大”,贾晋京说。

中国社会科学院数量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研究员樊明太也认为,12月份加息是可以预期的。他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对于中国经济而言,美元加息有影响,但冲击不会那么大,中国市场对加息早已有足够的心理准备和相应的市场布局,人民币是否贬值不仅取决于美元加息与否,还取决于中国的经济形势。

而美国面临的问题不仅仅在于是否加息。据商务部11月4日发表的经贸新闻显示,美国劳工部11月3日表示,上周申请失业救济援助增加7000人,经季节性调整后为26.5万人,是自8月初以来最高的,目前有230万美国人正在失业,今年的新增就业速度放缓。

针对美国当前的就业形势,樊明太认为,美国需要再工业化,吸引资本回流,创造就业机会。在加息的情况下,美元走强,人民币贬值,美国企业会有一些回流;一些特定行业由于劳动力的原因,在中国发展更具优势。同时他也指出,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撤出市场会有诸多约束,“如果不是群体性回流、规模性回流,效果将不太显著”。“最关键的是要认识到,特朗普背后是实体经济和传统产业——这是大多数人就业的方向。”贾晋京对经济观察报说,相较于新能源,特朗普重要的理念也许是振兴煤炭等传统行业,因为发展煤炭行业能够鼓励就业。他解释道,这相当于美国扩大煤电的需求,引导传统能源价格的上升,在订单和需求量的引导下,进而影响到中国的能源价格。

可能性

特朗普在竞选过程中提出了减税、加息、废除平价医疗法案、遣返非法移民等政策,但能否完全兑现承诺尚存疑问。

“特朗普治下的美国贸易保护主义或有所抬头。”李昕对经济观察报说,特朗普曾声称若当选将废除“TPP”谈判,同时将就“北美自由贸易协定”条款进行重新谈判等,更提出对所有进口货物施加20%关税,特别对来自中国的进口货物要征收45%关税,李昕认为,特朗普此前的言论体现出较强的贸易保护主义倾向。届时一些主要贸易伙伴如墨西哥和中国的贸易盈余或将出现下降,随即可能引发贸易摩擦甚至贸易战。

“从趋势上来说,贸易保护主义会有一定市场。”樊明太指出,“从长期发展来说,最终目的不是贸易保护主义,而是各国想制定新的贸易规则”,中国的出口结构发生变化,钢化产品出口会面临更大挑战,同时,服务类产品和绿色环保类产品的出口可能会增加。

贾晋京还指出,一段时间内会产生一些新的摩擦领域,可能会给出口到美国的消费品设立更高门槛,然而,中国对美国出口的主流是美国本身自身替代不了的中端产品,比如机电,而非日用消费品。

李昕指出,美国出口企业也将是潜在贸易战的受害者,美国消费者将直接为因回归美国本土而失去成本优势的产品买单,贸易保护主义不一定能够给美国带来预期的收益。

美国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纽约时间11月9日在记者会上表示,已确定TPP协议年内不会提交国会。对此,贾晋京认为,“TPP可能将宣告终结”。

樊明太则认为,TPP不会完全消亡,他更倾向于认为,美国可能会对TPP进行调整,TPP之内和TPP之外的博弈,还会持续一段时间。

中国产业海外发展协会秘书长和振伟对经济观察报说,“11月9日中午,美国驻华使馆商务官员费霞(Cathy Feig)主动来拜访我,表达出希望中国企业到美国投资的愿望”。

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在11月10日的例行记者会上表示,达成一个高水平的中美双边投资协定是符合中美双方利益的,“有关谈判到目前为止在不断取得进展”。

“目前对制造业是利好。”和振伟对经济观察报说,美国要增加就业机会、重振制造业,在某种程度上,这与中国政府正在大力推动的“国际产能合作”是相一致的,鼓励了中国企业在美国进行生产性的合作。贾晋京也认为,如果要振兴制造业的话,美国偏高端、中国偏中端,总体而言,中美之间存在互补关系,不存在制造业的竞争关系。

此外,和振伟告诉经济观察报,中国企业投资美国基础设施可能存在机会,比如电的发展存在老化现象、老式机场也需要改造、旅游基础设施更需要完善,问题在于如何去介入。樊明太向经济观察报表示,发展局限主要在于美国制度约束和核心技术约束。

据商务部2016年9月27日经贸新闻,美商务部9月26日发布的数据显示,美国8月单户型新屋销售(折年率)经季节性调整后为60.9万套,同比仍增长20.6%。7月新屋销售向上修正5000套至65.9万套,为2007年10月以来最高水平。

贾晋京认为,对于中国投资者,房产投资目前具有投资可能性。樊明太则对此表示疑虑,他对经济观察报说:“美国的资本账户并不是完全开放的,即使要买房产,钱也不一定能汇过去。”

11月11日,香港财政司司长曾俊华表示,全球经济应对美国总统大选结果和是否加息等因素影响,投资者应小心谨慎。

商务部发言人沈丹阳在11月10日的例行发布会上表示,目前中美双方正积极推进双边投资协定谈判。比如10月31日到11月6日,第31轮中美BIT谈判在华盛顿举行,双方继续就文本和负面清单进行深入磋商,中美双边经贸工作还在正常推进。

陈晓晨指出,中国在世界经济秩序中扮演的角色可能会发生微妙的变化。中国主张的全球治理机制,如主办G20、实施“一带一路”倡议、发展亚投行和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准备主办金砖峰会、构建全球伙伴关系等,都在一定程度上填补了美国可能缺席之后留下的真空。

 

大国资新闻部记者
关注各国驻华动态、进行国际经济报道;跟踪商务部各项政策及产业发展动态;关注重大事件、人物专访以及企业故事。涉及领域:进出口、国际贸易、一带一路、跨境电商、外资企业、智库等。邮箱:zhangwenyang@ee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