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领读16 | 崔永元:与书同眠

2016-11-14 11:27

1446045452623

“这是今天抽的第一根烟”,崔永元说,旁边的同事都笑了。

在中国传媒大学崔永元口述历史研究中心的露天天井吸烟区,书评君见到了崔永元,他正跟研究中心的同事们站着抽烟闲聊。他的状态不错,不再有从前的疲倦和黑眼圈,有些许花白头发,但依然感觉到年轻。

崔永元在这里养着两只猫,那天看到其中一只黑灰色的花猫,很大个,胖乎乎的,不爱亲近人,被崔永元抱了一下之后,自己躲到柜子里生气去了。

从央视著名主持人到口述历史发起人,到最近创业非转基因食品,崔永元一直没有离开公众视野。出走央视后,他全身心投入到中国口述历史研究,他说这是一件要一直做到自己老年痴呆的事儿。除了口述史研究,他还成立永元基金,筹集口述史研究所需经费,做慈善事业帮助需要帮助的人,同时一直坚持做乡村教师培训。这让他感到自由、自在、快乐。

采访中,问及最近备受争议的非转基因食品创业,他说网上误解的消息非常多,而且都错的离谱,没什么意思。谈到读书,他说,在看书时,他觉得自己是皇帝,在书里跟先哲对话,在书里驰骋,没有任何人能干扰,这让他很快乐。
访谈内容

经观书评:从2002年开始做口述史到现在,有哪些成绩?
     崔永元:首先我是资料收集,我们在14年里,做了4000人次的口述历史采访,平均年龄85岁,上万个小时的素材。

我们收集的已经整理出来的照片大概有40万张,我们拍的照片有上千万张……要不断的整理,非常的麻烦。
    
      经观书评:专门建了一个存储搜索的云平台?
崔永元:对,我们在做口述史的搜索库,不是特别完备,但初步可以使用。我们建了一个研究中心,中国传媒大学下面专门的口述历史研究中心,也是在学习。

此外,我们开展加强学科的建设,希望能培养口述历史的本科生、研究生、博士生,甚至做出口述历史的国家的第一套教材。最后是这两年开始做的,口述历史的普及,中关村四小都在做口述历史。

经观书评:做口述史过程中,感受特别深的故事?
     崔永元:那可太多了,印象比较深的是我们在采访路上,就听说这个人没了,很受打击。还有的通电话的时候,人在医院里面,说去做一个体检,体检完马上就接受采访,结果就没出来,人就没了。
   
     我还有过这样的经历,特奇怪,看到媒体报导,说某某去世了,这才知道原来这个人还活着呢,我不知道,就后悔了,要知道他还活着,应该早早的去采访了。

后来有一段时间,人都神经质了,我就看不了讣告。我每走访一个人,都不觉得他是一个艺术家,或是一个什么政治家,或是谁的父母。在我的眼里,他们都是口述历史的采访对象。想着还有这个人没访,那个人没联系,这个人没碰上,就觉得特别委屈。

因为这个,我都去看心理医生了,后来我的心理医生说,这事儿不是这么延伸的,不应该每天想谁没采,而是想我们又访了谁,这样你的心里才能健康。   

经观书评:有没有一个长远的计划,这事儿要做多少年,或者做到什么程度?
      崔永元:我个人肯定是要做到老年痴呆,做到不能做了。

但我觉得,我们现在要做的,是把学科建设做起来。第二把人才梯队建设起来,希望有年轻优秀的,甚至水平、能力超过我们的人,他们能接手,这是最好的。为什么我在中国传媒大学的研究生比较难招,其实我就是按着这个要求招的,我希望他毕业了,就来接手这些事,而不是简简单单的学一些知识。

经观书评:做口述历史是跟读书的兴趣有关系吗?你本身也是爱读历史方面的书?
     崔永元:是,肯定有关系的。

其实我主要是爱读人物传记,然后读历史书。这个可能是阅读量最大的。
    
     经观书评:爱读哪方面的历史书?
     崔永元:那太多了,每年都要读上百本呢。非常多,大部分历史书都很有趣。
    
     经观书评:最近在读什么书吗?
     崔永元:在读一个关于昆剧、昆曲历史的,昆曲“传”字辈的一个传记。很有意思,我都读两遍了。

经观书评:比较喜欢哪些人物传记呢?
     崔永元:什么样的都看。

以前,主要是看重要历史人物,因为普通人也没有传记。比如米开朗基罗、贝多芬、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毛泽东这些传记都看。毛泽东各种版本的传记,从1930年的,我都读过。

后来有机会看到了一些个体的口述史,特别棒,不是公开出版,就是印了给这个家族传承的,普通人的历史。非常有意思,因为里面反应的历史细节,让人闻到了那个历史年代的味道。有时候官方修的史书,是没有这些细节的,没有烟火味。我给你讲一个细节,特别有意思。
   
     有个朋友,他到中南海去找毛泽东的女儿李讷玩儿,看见李讷拿一个大白馒头在吃,吃的特别香,那个时候吃白馒头不容易,在50年代初。然后他就说,你们家今天吃白馒头呀。李讷说,对,我们今天吃伏罗希洛夫的剩饭。伏罗希洛夫是当时苏联的部长会议主席,他当时到中国来访问,毛泽东请他吃饭,就吃白馒头和鱼,然后吃剩下的就给李讷他们吃了。这些官史上不会有,但是个人的口述历史中就描述的非常清楚。

经观书评:聊聊你最近在做的创业项目,非转基因食品,你认为做这个事最大的意义是什么?在中国真的能区分转基因和非转基因吗?
     崔永元:必须政府动手,政府不动手,就区分不了。而区分不了,是犯法的,是违法的。因为我们法律规定,是必须区分。所以我对他们的不作为,非常愤怒。

我觉得这就是我们做这个事,最大的意义,让消费者知道食品就是分成转基因和非转基因的,而我们有权选择吃转基因的,或者是非转基因的。这就是最大的作用。

经观书评:这件事情最后能做成吗,能带来什么改变吗?
     崔永元:我的性格是特别喜欢开拓,就是做那种没做过的事,冒险的事,我觉得这样才让自己的生命有意义。

而且我做的事,从来不考虑能不能成功,只是要不要投入做,这个是最重要的,成功和失败都无所谓,这都是生命中的一段经历。我要求自己做每一件事,都要全身心的投入,要好好的做。

我跑到农村、山里,去看地、看鱼塘,看这些地方的农业种植环境。他们看到我都很惊讶,以为我就说说呢,没想到我这么认真,冰天雪地去考察这些地方,跟他们仔细商讨每一个细节。就是这样做了,也不一定能成功,但是我觉得这是一种决心,这种决心可能会让人们觉醒。如果那些主管部门不管我们吃东西是否安全,我们自己还真的得在这件事上花点心思。

经观书评:关于女儿的教育,你自己的经历,会影响或教导她吗?或者把一些好的方面传承下去?
     崔永元:很多父母可能愿意这样想,子承父业什么的,我倒觉得,没什么必要。

你觉得你这辈子做的再健康,再有社会意义,它不一定是个有价值的人生。再完美的设计,都不一定是个有价值的人生。所以我觉得,让每一个人能有一个特别率性的选择,这才是最美妙的事情。

我可不愿意我女儿,从小到大跟我走的路径完全一样,那有什么意思呢。一定要另辟蹊径,我希望她在这个过程中,找到她的快乐,不管她干什么,哪怕她卖糖葫芦,但她觉得这个事特别美妙,都应该去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