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将爆发的智能投顾战争:巨头的游戏

胡群2016-12-13 12:31

经济观察网 记者 胡群 国内近百万亿的资产规模正在等待被重新排列组合,智能投顾这支箭已上弦。招商银行、民生证券涌入市场时,国内智能投顾正在发生质变,这场由科技公司发起的金融创新,已进入主流金融机构。

据经济观察网记者不完全统计,国内目前探索智能投顾的机构主要有:中国平安、招行、民生证券等金融机构,以及蚂蚁金服、百度金融、京东金融、宜信、品钛等互联网金融机构。随着市场的认可及业务模式的成熟,智能投顾的门槛或将越来越高,最终将可能只是少数巨头的游戏,而更多普通的互联网金融机构将可能失去参与资格。

智能投顾在百万亿资管市场将如何作为,成为各大巨头关注的焦点。“希望通过人工智能为大众投资者提供更好的投资理财服务,包括打破投资服务边界、提升投资服务效率。”百度副总裁张旭阳称。

被颠覆的竞争规则

智能投顾在2010年左右兴起于美国,又称机器人投顾,智能理财、数字化资产配置等,是通过互联网技术,把传统投资顾问所做的事情(个人资产分析,风险偏好分析,资产配置,组合推荐等)变成互联网直接可用的服务。

在智能投顾服务出现之前,资产配置服务向来是“高净值人群”的专属。传统的私人财富管理服务可以为高净值用户提供一对一的管家式理财咨询,但投资门槛低则100万,高则上千万。而智能投顾服务将门槛降低,可以为普通投资者提供资产配置,并且将原本由人工提供的投资顾问服务自动化、产品化。

恒生电子特许金融分析师王今朝表示,美国金融行业的收入通常是跟成交量或者财产管理量挂钩的,投行融资按2%的成交量收费,资管业则按财产规模的1% (AUM) 收费,券商则以交易量收佣金等。金融服务从大单或者大户得到的收入会是他们从小单或小户所得收入的好几倍,而其相应服务的时间成本却是相差不多的。由于互联网金融的边际成本趋零,就使普惠金融变的有获利的可能。比如,近几年美国在机器人投资顾问方面搞的如火如荼,业界领头企业WealthFront 和 Betterment 都想把传统成熟的金融模型部署到用户体验良好的网站上,以实现面向大众的普惠金融美梦。

据花旗集团最新的一份报告显示,从 2012 年到 2015 年底,美国智能投顾管理的资产规模从几乎为零增加到了 190 亿美元。

“过去几年智能投顾在国外发展的并不是很成功。这是为什么?因为到目前为止,大家基本上运用的金融逻辑还是以前的模型,在投资逻辑方面并没有突破传统。”张旭阳表示。“如果说第一阶段互联网金融是以场景为核心的,那么随着计算技术的提升,包括神经网络技术、机器学习等技术的研发,第二阶段的金融科技则将以技术变革为核心,去创造一种新的智能投顾的理论和方法。”

到目前为止,参与智能投顾的机构关注的是,服务流程简化、低门槛、低费率及较高的专业化程度和策略执行力等,对于金融模型却鲜有创新。

在张旭阳看来,目前中国资产管理行业正面临五个方面的变化,即模式、技术、投向、体制和参与者的变化。随着信息的透明、技术的革命,传统的财富管理行业、资管行业和投资银行的边界越来越淡化,这就要求资管行业要与实体经济结合更紧密,以“资管投行”的理念去战胜一个波动性更强的市场。

百万亿规模中的机遇

中国大资产管理行业发展迅速,2016年上半年已接近百万亿规模。此外,2020年中国资产管理市场管理资产总额预计达到174万亿元人民币;剔除通道业务之后,管理资产总额预计达到149万亿元人民币,2015至2020年均复合增长率达到17%。

如此规模的资产管理市场却很难根据国内外经济形势变化等多重因素,对资产配置方案进行了调整。在“黑天鹅”频发的当下,资管机构如何才能为投资者提供更好的投资理财服务,包括打破投资服务边界、提升投资服务效率?

在张旭阳看来,金融机构最基本的作用在于风险资产的形成、定价与处置。在以市场为主导的直接融资体系中风险是通过专业化的机构,以分散化的转移为主要手段。

如果资管机构未能把握五个方面的变化,即模式、技术、投向、体制和参与者的变化,将很难在百万亿规模中抓住机遇。也正因为此,越来越多的金融机构开始布局智能投顾,如招商银行、民生证券等。

“金融业的核心是要处理信息,处理投资人和筹资人的信息不对称问题,数据是非常重要的。”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理事长兼院长吴晓灵表示。

据经济观察网记者了解,与民生证券与品钛合作探索智能投顾类似,部分金融机构与科技类企业和合作开展该业务,如,易方达基金与百度金融合作,两家机构进行了长达一年的前期测试。相比以往的互联网公司提供数据,机构方负责策略设计不同,百度金融的合作是基于百度在机器学习领域的专长及数据优势,与易方达基金共同研讨开发的投资策略。

“从资产管理相关的角度来说,人工智能可以改变对大类资产配置的有效性,改善我们对不同资产类别,比如股票、债券、量化投资的投资绩效,拓展可投资资产半径。”在宏观层面,人工智能目前已在数据与知识层面超越人类,未来将向“分析、推理”的更高阶智能发起挑战。“与阿尔法狗与李世石的围棋对弈不同,围棋是相对封闭环境下的完全信息博弈,但是投资是在开放式环境下的不完全信息,并且金融市场运行的变量和因素非常庞杂”,张旭阳对市场投资做了形象化比喻,他说,投资环境中很重要的是人的非理性,因此不仅需要人工智能技术理解外在的自然语音和现有数据,更需要理解内在的,“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东西。

在张旭阳看来,“资产管理行业是技术、艺术与哲学的结合,其最终要解决的问题,是给大众投资者提供更加平等、透明、便捷的投资管理服务。通过所谓智能投顾,通过新的算法能够为小中产、白领投资者提供更好的投资理财服务,不仅在投资服务边界上,在投资服务效率上提升。我们希望能够借助技术的力量推动大众投资者服务。”

金融市场研究院主任
主要关注银行、信托、fintech领域市场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