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年度商业人物榜 | 土流网伍勇:土地资本时代管家

张恒2017-01-05 10:27

经济观察报 张恒/文 80后的伍勇干练潇洒,肤色微黑,碎刘海微向右倾斜,似乎保留着大学时玩转资本的探险精神。

他讲话自信而不失谦卑,走出凸如兽角的银色望京SOHO,会感慨落叶之美。穿梭在SOHO塔的人流行色匆匆,迎面抬头看一眼,大概会猜想这个身着西装的年轻人已是管理层。

32岁的伍勇身后连接着全国3.5亿亩的流转土地,以及估算约100万亿元的中国农村可流转土地规模。

伍勇创办的土流网是发布土地流转信息的网络平台,涉及土地流转、地权抵押贷款、土地大数据等,服务对象是农民、投资人、政府机构。自从在2009年“世界土地日”那天上线以来,土流网已在全国各省建立近200个线下服务中心,拥有土地经纪人1.2万人。这些经纪人在土流网累计发布土地亩数为3.5亿亩,已完成交易达1.0015亿亩。伍勇说,目前土流网在中国土地网络流转市场的份额占70%以上。

这意味着,土流网这只独角兽已经开始走在拓荒的前列。

伍勇出生在湖南邵阳隆回县大山深处的岩背村,他出生时改革开放已进行了7年,他的父辈已懂得利用“中国金银花之乡”的优势致富。父亲靠培育新型金银花种苗在当地小有名气,伍勇耳濡目染,拥有了独特的嗅觉。

土流网2016年初获得了复娱文化、经纬创投两家资本巨头1.5亿元的B轮融资。加上此前盛大资本的5000万A轮投资,伍勇的团队已拥有2亿元的资金流入。盛大资本高级合伙人杨巍公开表示,互联网与传统行业的结合是一个更大的没有被开发的领域。土地流转是一个非常有价值的行业,但目前还存在信息不对称的问题。“而这个却恰恰是互联网、移动互联网能够发挥作用的地方,所以我们觉得土流网是一个非常好的结合点。”

伍勇的野心远不止于土地流转。他拿阿里巴巴作比喻,阿里巴巴的商品销售平台只是提供中介性质的服务,而金融服务才是真正的盈利方向。伍勇对土流网的未来设想是全球土地资本管家,即以土地流转为基础服务,未来业务走向前景更广阔的土地金融。他透露,土流金服是土流网在同类型网站中的独有模式,土流网作为第三方土地服务平台,已和银行、保险公司三方合作,为出让经营权的农民现放款超过1亿元。

拓荒独角兽

2016年,在具有时代改革意义的安徽省凤阳县小岗村,土流网做了一件事。同样是世界土地日的6月25日,小岗村农民严金昌,接受伍勇的聘请,成为土流网小岗村土地流转服务中心的首位总经理。

历史是一个轮回。38年前的1978年,在中国全面改革开放前夜,严金昌和另外17位村民冒着风险按下红手印,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吹响了中国农村土地改革的冲锋号。38年后,适度规模的经营方式已悄然被更多农民接受。当73岁的严金昌颤颤巍巍地在土流网上发布土地信息时,预示第二轮农村变革中,伍勇走在了前列。

伍勇等这一天等了7年。2009年,西南民族大学大部分学生或按部就班上课,或为毕业找工作奔波时,大四学生伍勇已经注册成功土流网。创业的资金来自大学期间投资“域名”所得的50万元现金。

门户网站2008年处于黄金发展时期,伍勇大三时嗅出了门户的商机。他一夜之间抢注了包括北京大学、上海交通大学等在内的国内近500所大学的域名,拟打造“千校联盟”的大学生信息平台。这期间伍勇倒卖游戏装备、自学制作网站、兼职网络营销、开饭馆……在同学的眼中,他是一个有探险精神的人。

当年成都市某大型项目招商时,开发商甚至找到路子广的伍勇,让他帮忙物色投资者。有人劝伍勇投资双流机场附近的地皮,他没有下手,随后几年当地的土地价格让他懊悔不已。这时候伍勇已经帮培育金银花新品种的父亲,在阿里巴巴上卖了6年左右的种苗。在和外地的买家交流过程中,他发现很多人想大面积承包土地,但信息不对称一方面使想要出租土地的人找不到承租方,另一方面出租的价格高低不等。

2009年伍勇在电视上看到,一号文件中提到了“建立健全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市场”,他再也忍不住了,建立土地流转平台的设想最终被敲定落实。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2016年发布的《土地蓝皮书:中国农村土地市场发展报告(2015-2016)》(下文简称《报告》)显示,1996年中国只有2.6%的农地发生流转,2004年流转比例提高到10.5%,2013年进一步提高到25.7%,到2014年这一数据达30.4%。如今土地流转网络平台有大小10多家,除了土流网外,还有土地资源网、聚土网等平台。

正是像伍勇一样的先行者,聚合了全国数万个农村土地流传市场的“土地经纪人”。土流网的特有模式是线上信息发布+线下实体店服务中心,实体店的负责人选取村镇中有威望者或有门路的大学毕业生担任,以保证信誉和地源。四川农业大学毕业的童修齐已成为土流网的加盟商5年,“我很多同学在当地林业系统,林业厅、各个林业局工作,通过他们可以得到很多地源信息。”童修齐说,得到信息后,经纪人再去实地调查,发布出租信息。这一点相当重要,因为当地经纪人信奉“地源带来客源”,即当经纪人拥有足够多的优质土地时,客源会主动找上门。

出生于农村的伍勇对土地有天然的情感,这一点让他坚持4年在公司不盈利的情况下,依靠兼职网络营销为员工发工资。2014年,公司盈利不到一年,盛大资本的5000万融资流入,伍勇终于松了一口气。他还记得,在上海宽敞明亮的盛大办公楼内,没做商业计划书的他跟投资人怎样描述他的设想。伍勇高中时家里有了村里第一台电脑,大学时在易趣网上卖过盛大的《传奇》装备。当他来到盛大的办公楼,有种游戏中一路通关后来到新关卡的痛快感。

进击土流金服

上述社科院的《报告》提出担忧,对农地进行融资的主体是金融机构,而金融机构又是自负盈亏的机构,首先要考虑的是风险。在当前经济下行期,各类金融机构的不良贷款率呈上升态势,须严控风险。而农村土地又是融资的新兴领域,金融机构若不借助各类机构,即使获得土地也很难变现。另两个被担忧的农村土地投融资制约因素是,中国缺乏有效的农村土地分级评价体系、缺乏完善的农村保障体系。

其实早在2015年4月,农业部、国土部等四部门联合发布《关于加强对工商资本租赁农地监管和风险防范的意见》,要求加强工商资本租赁农村土地的风险。意见提出,要健全工商资本租赁农地风险防范机制,引导工商资本通过公开市场租赁农地,防止少数基层干部私相授受,牟取私利。

伍勇承认土地流转是存在有风险的,但土流网的“土流金服”似乎有意无意间冲破了以上制约。为破解农村土地经营权流转抵押贷款难这一最棘手的问题,土流网首创“土流金服”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模式。与政府合作共建土地流转服务中心,为了降低银行的坏账风险引入保险公司或担保公司为农民提供担保等措施,使得土地经营权抵押综合贷款成本低于8%,远低于市场行情的12%。

目前土流网利用其打造的中国最大土地流转信息数据库,可以把中国土地流转的面积、价格、走势等信息整合起来,形成评估标准,为农民免费评估土地价值。这样,土地这种不动产,可以作价贷款,实现经营权金融化。

伍勇说起土地金融时,掩不住内心的喜悦。他说,土流网不是担保公司,而是作为中间方找了一个担保方或保险公司,农民将土地经营权抵押给银行,担保公司负责担保,或购买保险公司的保险。如果农民在约定期限内还不上钱,担保公司或保险公司将前付给银行,土流网帮助担保公司或保险公司处置农民的土地经营权,所得收益再还给上述公司。

土流网负责评估土地价值,银行负责调查个人信用,担保公司或保险公司负责进一步调查贷款者个人情况,评估后三方共同签字,决定是否能放款以及放款的额度。这样整个过程形成了一个三方风控的闭环,银行减少了风险,提高了额度,降低了利率。降下来的利率用来支付另两方的服务费用,最终结果是农民贷款的利率不变,但是额度大大增加,银行的风险更可控。“土地变现”是伍勇在谈话中经常提到的一个词。用他的话说,通过土流网进行经营权抵押贷款的人,一周之内能拿到单笔额度最高300万元的贷款,且年利息不超过9厘。这些数字在银行机构望而却步的农村金融市场,十分具有诱惑力。

2014年起,土流网已经开始涉及土地评估业务,伍勇认为土地评估是为土地流转服务,是后期变现的基础。一个平台在别人没发现商机时进入市场并做到最好,后期才能变现。

目前土流网的土地金融业务已经发放了超过1亿元的抵押贷款,这一点也是当初土流网吸引投资人的优势。伍勇说,土地经营权流转的市场规模有限,但是土地经营权的流转意义是,土地作为一种资产在发挥作用。在伍勇眼里,土地和住房一样是一种金融资产。“但是房子是唯一住房,会折旧,只能整体出租;土地不会折旧,可以一亩亩流转,空间大,理论上土地上面可以建无数层的房子,所以土地是最好的一种资产”。

伍勇对土流网的未来设想是全球土地资本管家,即以土地流转为基础服务,未来业务走向前景更广阔的土地金融。他已暗下决心,“争取早日成为土地流转类网站中的阿里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