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特朗普减税 中国企业所得税也应该下调

杨志勇2017-05-03 11:00

(图片提供: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杨志勇/文 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近百日,终于正式抛出他的税制改革主张。这一主张与竞选方案有所差别,但基本精神是一致的,即致力于减税和简化税制,并希望恢复美国经济活力,带来更快的经济增长。

所得税是美国联邦政府最重要的税种,提供了最多的收入。减税从所得税入手,效果较为明显。特朗普总统在竞选时就一再强调减税,并提出了具体的税制改革主张。

从4月26日白宫公布的方案来看,个人所得税减税力度不如竞选方案。三级超额累进税率的提法虽保持不变,但税率已有很大变化,分别为10%、25%和35%,而在竞选时,特朗普主张所有需要缴纳所得税的美国人都适用只10%、20%和25%的三级超额累进税率。目前还不清楚各档税率的具体适用范围,但从税率来看,减税力度已大幅度降低。即使这样,这仍然是力度较大的个人所得税减税改革。与现行的10%、15%、25%、28%、33%、35%和39.6%.七级超额累进税率相比,新公布的三级累进税率有望全面降低个人和家庭税负。

特别是,根据新方案,个人所得税的基本扣除额几乎翻了一番,一对夫妇的所得税基本扣除额将达到2.4万美元。新方案可以透视出特朗普上台后的折中选择。特朗普总统之前没有任何从政经验,他最熟悉的工作方式当属商业模式。一旦真正进入总统角色,他所要直接考虑的因素也必然会相应增加。

白宫公布的方案还压缩了个人所得税专项扣除的范围,除育儿补贴外,将扣除限于住房按揭贷款利息支出和慈善捐款之内。也就是说,个人所得税在降低税率的同时,扩大了税基。这势必缓解税率下调对税收收入的影响。减税对税收收入的影响,是任何国家税制改革都必须首先考虑的难题。1986年美国税制改革属于减税改革,但在改革方案提出时也是一再强调改革不会带来更多的赤字。这种承诺是没有用的,拉弗曲线虽然形象地说明了降低税率带来更多的税收收入的可能性,但是税率位于曲线的哪个位置仍然是个未知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里根总统税制改革的结果是美国赤字上升以及相伴而来的债台高筑。较大力度的减税政策所带来的减收可能性更大。特朗普总统个人所得税税率下调幅度变小,也可以视为降低税收收入下滑风险的选择。

任何税制改革方案都需要得到立法机构的支持。美国共和党虽然控制了国会,但是并不是所有议员都能接受竞选时特朗普所主张的减税方案。特朗普总统这次新主张的税率与众议院共和党议员所主张的个人所得税12%、25% 和33%的三级超额累进税率更为接近,这将大大提高新方案通过的概率。

特朗普减税不仅仅是对个人,还对所有公司和企业。白宫计划将公司所得税税率从35%降至15%。如果这一目标能够实现,那么美国的税制国际竞争力将大幅度提高,极其有利于美国资本的回流和国际资本的流入。目前,美国的公司所得税税率是经济合作和发展组织(OECD)成员国中最高的。从35%到15%,实属税率的大幅度下降。这是应对公司倒置(tax inversion)的有力举措。在较高的税率面前,一些公司将注册地迁出美国,以降低所得税税负,结果是公司业务虽未真正转移出美国,但美国税收收入下降,此即所谓公司倒置问题。显然,税率如能下调到位,美国将成为世界上税率最低的国家之一,公司倒置几乎没有必要。对于任何规模的业务,从财富500强到夫妻店,再到自由作家等,都将只支付经营所得15%的税收。低税率不止适用于公司,还适用于原来要按照较高个人所得税税率的缴纳的经营所得。让这些个人、合伙企业等也有机会享受更低的15%的税率,可以开动美国经济的引擎,增强美国经济活力。

对公司减税还包括海外利润的税收减免。白宫不仅提出对美国企业留存海外的利润一次性征税,而且还在推动“来源地”征税原则,即未来美国企业的海外利润只要在带来利润的国家交税,而无需向美国政府交税。

白宫的减税政策除了所得税之外,还涉及遗产税。特朗普在竞选时就指出,所有家庭都不用缴纳遗产税,因为所有人都是为自己的家庭赚钱和储蓄,而不是为政府。所有人在赚钱时已经给政府缴纳了税收,政府课征遗产税就是重复课税。特朗普一直不喜欢重复课税,许多减税都是基于这样的理由。2001年小布什入主白宫后曾通过法律,对遗产税逐年进行减免,2010年甚至不征收遗产税一年。这么做与国际潮流是相符的。后来奥巴马政府恢复了遗产税的征收,但遗产税收入在政府税收收入中占比一直不高,缴税者占比也很小。白宫此次取消遗产税的动议显然不是从遗产税税收收入少的角度考虑的,而是基于遗产税重复课税不合理的认识。

如果减税按此方案推行,美国联邦税制将变得更加简单,有利于税收遵从。税制改革的出发点是让美国更有竞争力,让美国海外利润回流,让中产阶级税负大幅度降低。按照白宫的设想,政府促进经济增长,缩小税收抵扣范围,堵塞税制漏洞,可以让税收收入不会因为减税而减少。根据估计,联邦政府的经济增长将带来3%以上的经济增长,国债余额占GDP的比例还会因此下降。

特朗普的税制改革方案可以概括为减税和简化税制。减税是普遍的。所得税率的下降,不仅仅面向中产阶级,包括非常富裕者肯定也会从中受益。取消遗产税,更是会让非常富裕者受益,虽然这很大程度上是国际大趋势。特朗普所需要的是那些流失到海外的税源回归。企业海外利润汇回国内一次性课税,实际上还是在保护富人。国内公司所得税税率降到15%与海外属地征税原则的提出,将大大增强美国对于资本的吸引力。他本身就是非常富裕者,如果要说他的政策在损害自身利益,那么这似乎还不足以服众。

特朗普税制改革方案已经正式提出,但税制改革主张即使能够落实也需要一个过程。而且,税制改革到底能在多大程度上促进美国经济的增长,还受到诸多因素影响。特朗普总统上台之前提出的贸易保护主义主张以及上台之后所采取的一些贸易保护主义措施,似乎在逆全球化潮流而行动。但是,美国不太可能割断与世界经济的联系。

不仅不会,而且美国作为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其一举一动都会对世界产生深远的影响。如果真得如特朗普总统所望,各种经济政策带来超过3%的经济增长,那么美国的经济繁荣不仅可以造福美国,对全世界也是好事。中美两国元首海湖庄园会晤推动了两国互信机制的建立。美国在税制改革,中国也在税制改革。全球化环境中,国际税收既有竞争,也有合作。中国在深化税制改革中就不能不对美国可能的税制改革动向提前做好准备。

中国减税降费政策正在积极推行之中,但是由于中国税制与美国差别很大,税制结构以间接税为主,减税的主要任务落在间接税上。“营改增”全面试点中应特别注意企业的实际税负的下降。将13%的低税率取消,还只是简并税率的第一步,未来应加快增值税税率简并步伐且进一步降低税率。中国企业所得税25%的税率与特朗普所主张的15%的公司所得税税率有较大的差距。中国企业所得税税率应适当下调,与此同时,在成本费用扣除上应该采取更加灵活的措施。目前,中国个人所得税占税收总收入之比不到8%,但未来增长潜力很大。

中国即将进行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制改革,现行工资薪金所得适用45%的最高边际税率(且不说最高边际税率所对应的应纳税所得额偏低),与白宫这次所主张的个人所得税35%的最高边际税率相比还有不小的差距。为了吸引国际顶尖人才,中国最高边际税率也应进一步下降。2017年第一季度中国经济开门红,税收收入增长14.7%,为减税提供了更大空间。

当然,作为大国,中国的税制选择最终还得立足国情,但税制改革中应坚持与减税政策相互协调的做法不应改变。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