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也为朱清时一辩

邹卫国2017-06-21 15:20

经济观察报 评论员 邹卫国 记得有一次去云南大理,刚好是中科院的一栋办公楼被拆的风波不久。这次风波中的楼里,曾有中国一批最著名物理学家的办公室。客栈是我们的老同事开的,那天晚上,我们一群人胡扯乱吹,旁边一个老头也加入了进来。一聊天,我们顿时肃然起敬,他是投身于中国核物理事业的老科学家。

当时他聊到了学术项目里的很多问题,自然也聊到了他的世界观。他说,据他的研究,世界是5维的;他还说,他对易经很有研究,还讲了一个他占卦的故事。因为学识的问题,我们无法深入到他的世界,不过那个晚上的谈话,我一直印象深刻。

回到朱清时。这位科学家因为近期的“真气论”引发了轩然大波。因其地位特殊,引发了舆论的口诛笔伐。

我们经常因为其使用了宗教、玄学的概念,而粗暴地认为其没有价值。而一位老科学家的话语,更多的采用了玄学、宗教的言辞之后,那些所谓“科学的拥趸”就手足无措了。

类似的很多舆论,其实根本没有进入讨论。对朱清时的批评,看上去就是这样,目前看到的批评,大都是盖帽子的方式:称其不是科学,是“伪科学”。

实际上,这群人的错误在于:这种讨论方式本身就不是一个科学的态度。我们是否更多地关注他的逻辑,他的定义,或者他的结论是否具备“可证伪性”并对其证伪?

若因此契机,我们真能够引发一次真正的科学辩论,是否有助于科学的普及以及科学事业本身的进步?

没有现场听到朱清时的演讲,笔者从一些报道的片言只语,大体体会了朱清时的思想。在对朱清时的演讲的报道中,朱清时对“真气”的定义,是意识范畴。他将“真气”定义为大量神经元的涌现现象。他从自身的体验出发,验证了这种涌现现象的存在。如果单从这些认识看,我们并没有看出什么胡言乱语之处。也没有看出,其违背了所谓科学精神的地方。未见其“惊人之语”有模糊科学边界的地方。

事实上,我们很多人停留在19世纪的科学,即使接受了量子理论等20世纪的新的发现,但停留在牛顿时代的思想。以还原论方法,作为科学的根本方法,而无视人类认识的巨大进步。

比如,在一些批评文章中,还以“波动模式的基本粒子”的“客观存在”对朱清时进行驳斥。实际上,以本人粗浅的理解,基本粒子的提法在科学界已经过时。实际上,科学家观察到很多粒子,一度命名其为基本粒子,但当他们认识到基本粒子也有更复杂的结构的时候,一般不提“基本粒子”这一说法。

又以世界起源于“无”的这一说法,不一定正确,但这是很多科学家的共识。因为这从“不确定原理”就可以直接推导出来:在极小的空间里,如果有确定的位置,那一定会有不确定的动量出来。但“世界是借来的”、“无中生有”的说法,估计很多人都会认为这是玄学。

对朱清时的驳斥,本身反映的是中国很多人的科学素养之缺乏,而非对科学信仰之坚定。

经济观察报公司部主任。 从今日起将向读者奉献一系列他的思考随笔。话题并不局限于一个领域,而是跳跃式地产生。从研究的意识形态,到钢铁业远虑,以及通胀溯源等等。这些思考远远谈不上全面、深刻,只期望抛砖引玉,与大家一起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