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湖北小镇顾老师:报一个欧洲十日游

杨依依2018-03-02 21:19

经济观察报 记者 杨依依

自2017年的上学期开始,在湖北省某县城一所高中任教20多年的顾老师,便计划着人生第一次出境游。

顾老师所在的高中,从上世纪90年代起,每年至少组织一次教职工旅游,直到2012年底“八项规定”发布,公款旅游被明令禁止,学校最初以每人1500元现金补偿这项教职工福利,后来现金补偿也取消了。

既然“公家”不组织了,索性自己出去玩。通过网上搜索,顾老师发现,许多境外游的性价比已经比国内游高很多,例如湖北本地旅行社的7天泰国游,价格普遍在每人2500元-——3000元,从武汉直飞曼谷,提前一天报团即可。如果需要玩周边的岛屿,一个岛屿大概再加1000元。而同样的价格在国内只能报直飞海南和西藏的5日游,西藏7日深度游的团费近5000元,海南的纯玩团(没有购物要求)超过4000元。

人到中年的顾老师决定报性价比最高、还可以落地签的泰国游,实现走出国门的“小目标”。

孩子在外地上班,丈夫没有长假,她只好约学校关系最好的两个女老师一起。县城常住人口14万,全县常年外出务工人口也达到了14万,平日的小县城机关单位安静清闲,顾老师与同事三人在当地公安局办护照,填表格、交资料、拍照,仅花了不到半小时。

半个月后,她们收到了从武汉出入境管理部门快递来的护照。学校放假后的第二天,她们开车半小时去市里的旅行社预约了三天后出发,所有准备流程走下来比想象中方便许多。

对顾老师而言,泰国是个热闹得有些过头的地方,骑大象、“人妖”表演、人蛇大战让她颇感疲劳。旅游的最后一天,导游带他们去了曼谷市中心著名的四面佛,酷暑下的四面佛区域人山人海,顾老师和同事购买了当时最便宜的200泰铢香烛套餐。导游热情地推荐1万元人民币一个的佛牌,说是经圣僧加持,可以祈福开运,同行的一名保险业务员毫不犹豫地刷卡买了一个,顾老师和同事们一边囊中羞涩,一边嘟囔着“为人师表,不能搞封建迷信”。

这让顾老师想起过去学校组织旅游的时候,导游总是要调侃“老师是最小气的”。过去几十年间,小镇里的教师工资一直低于行政机关,且远低于电力、烟草等国企。曾负责他们学校十几年组团游的旅行社老板深谙其道,给老师们定制的旅游路线,尽量选免费景点和偏远酒店。“穷也穷不死,富也富不起来”是过去几十年公立学校教师的普遍状况,虽然拥有三个月的寒暑假,但教师群体自费出游一直未成气候。

直到2015年,教师工资出现了大幅增长。从2009年就开始实施的“教师绩效工资分配政策”进入高中学校。2009年1月1日,经国务院同意,“教师绩效工资分配政策”首先在全国范围内的义务教育学校实施,确保义务教育教师平均工资水平不低于当地公务员平均工资水平,同时对义务教育学校离退休人员发放适当的生活补贴。

“教师绩效工资分配政策”模仿了企业的薪酬制度,将薪酬收入与个人业绩挂钩,此前的教师工资只与职称挂钩,绩效工资分配政策取消了工资与职称的单一联系,改为主要参考工作量,改革后的工资总额包含了:基本工资(看学历)+工龄工资(看教龄)+岗位工资(具体的工作岗位)+工作业绩(考核结果)。

2015年之前,顾老师每个月的工资是2600元的财政工资(看职称)+约1000元的学校工资(考勤奖+课时费),共约3600元。2015年之后,她的工资变成了2600元的财政工资+约2100元的绩效工资,共约4700元,工资上涨近三成。这其中,财政工资还以每年100元的幅度增长,2017年9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深化教育体制机制改革的意见》明确指出:教师工资不得低于当地公务员的平均水平。

同时,湖北省在2012年之后,开始全面处理教师“吃空饷”问题。千禧年之后,顾老师所在的县城里,不少优秀教师“外出务工”,去浙江、广东的私立学校任教,获取较高的代课费用。2012年之后,县里所有外出老师被叫回,“白拿”的财政工资被收回,最多的交了10万元。

改革后的薪酬制度更尊重教师的主体地位,激发广大教师的工作热情,打击“吃空饷”又将公立学校老师留了下来。

湖北省黄石市一家旅行社董姓负责人介绍:“八项规定”颁布之后,教师和机关单位职工自费出境游人数在明显增加。“以前我们主要做的是单位的团,单位出游不准出国,又几乎没有散客,现在国内游大多数都选择自由行,近点儿的就自驾,出境游的人多了。现在每个月至少能发两班散客出国的,20个散客组一个团。”

这名负责人介绍,最受黄石人欢迎的几个境外目的地有东南亚、海岛、新西兰、澳洲、欧洲,其中东南亚的性价比最高,而教师群体最喜欢的有泰国、巴厘岛、迪拜、芽庄。“去泰国2500元左右,这个价格国内很多地方还去不了。”她说。

造成某些国外游性价比更高的原因之一,是国外景点普遍不收门票或门票价格较低。例如参观和攀登富士山不收门票,而泰山旺季的门票127元/人。东南亚国家对中国游客更大的吸引力是物价,据曼谷一家小学的中文老师介绍,曼谷的物价相当于国内二线城市的物价,但同时他们的收入也保持了同样的水平。

伴随小镇教师出游潮的还有全国出境人数激增的大环境。根据国家旅游数据中心发布的最新数据,2017年全年中国公民出境旅游人数13051万人次,比上年同期增长7.0%。2月23日,中国银联发布2018年春节出境游报告,从受欢迎程度来看,2018年,中国香港和中国澳门地区、日本、新加坡以及泰国是游客春节最爱去的五个目的地。菲律宾、斯里兰卡、俄罗斯、土耳其、澳大利亚是游客常去的国家中增速较快的五个。

银联数据显示,2018年春节期间中国游客探索世界的范围更大,其中一线城市足迹抵达100个国家和地区,但新一线的旅游目的地数量增长更快,2018年增加11个国家和地区,不排除在2019年春节超越一线城市的可能。而来自三线及以下城市的境内游客在境外优质酒店的总体花费、单笔花费增长最快。

2018年,顾老师希望能走得更远一些,虽然舍不得买1万一个的佛牌,但她想把钱用在刀刃上,报一个欧洲10日游,这是她目前对美好生活最直接的向往。

经济观察报 地产部记者
长期关注华南房地产及相关上下游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