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源稀缺性将主导黄金未来10年走势

于春涛2018-05-08 09:53

(图片提供: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于春涛/文 近几年来,黄金越来越得到大家的喜爱。这不仅是因为黄金的准货币和首饰装饰功能,更因为是它高额的投资回报。

2011年9月黄金涨到历史高位1920.7美元/盎司,退回十年前至2001年9月黄金的价格只有270.45美元/盎司。如果投资者不利用任何投资工具,单纯购买实物黄金储存,10年间的年化投资回报率也高达61.02%。

触及高位后,黄金在接下来的6年多时间里进入震荡下行行情,在当前时点上,展望未来10年,黄金的走势能否续写以前的辉煌?哪些主要因素将影响金价走势?

地缘政治和避险需要影响周期短

黄金一直被普遍当成优质的避险资产,每当发生战争或地缘政治事件时,往往激发投资者的避险买入需求,引发金价上涨。

4月中旬,美英法联合对叙利亚进行了导弹袭击,作为对叙政府疑似使用化学武器的报复行动。由于投资者事先预期这次军事行动在先,黄金在袭击之前已小幅上涨近140点,所以,在果真采取军事行动后金价反而波澜不惊。在4月15日22:00(格林威治时间)开盘后,黄金小幅下探至1340.01,随后在接下来的几天内横盘。叙利亚危机揭示了历史走势多次验证的规律,地缘政治因素对金价的影响在时间周期上一般都比较短,金价因地缘危机上涨,或因危机缓和回落,都只能带来一些短线的投资机会。

2001年9月11日,美国发生历史上最严重的恐怖袭击,纽约世界贸易中心和五角大楼遭到劫持飞机的撞击。金价在当天暴涨5.69%, 至292.5美元/盎司。不到一个月之后,以美国为首的联军发动针对阿富汗基地组织和塔利班的反恐战争。金价在9.11 事件后,除当天的狂飚外,事后只是小幅上探至 2001年 9月 21日的高点295.10美元/盎司, 随后是长达一个月的下跌。至2001年12月10日,金价已跌回恐怖袭击前的原位至271.45美元/盎司。

上述两段金价的历史走势说明即使爆发战争,如果从10年的周期来看,战争影响消退后,金价仍然会回落。因此,地缘政治和避险需求不是影响黄金10年走势的主要因素。

与美元货币政策的关系

自2014年以来,美联储加息一直是一把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在通胀水平持续温和的情况下,美元加息则意味着中短期利率上升,持有黄金的成本上升,市场投资者普遍把加息当成为投资黄金的头号利空因素。

然而,如果从10年周期来看,美联储加息难以成为主要利空因素。在上一轮加息周期中,2003年至2006年出现联邦基金利率和金价同涨的局面。上世纪70年代也曾出现相同的历史走势。究其原因,只有在美国财经政策紧缩的背景下,美联储加息才能支持美元、打压黄金。如果美国财政政策转向宽松,美元很有可能随着双赤字 (财政赤字和贸易赤字)走弱;同时,由于担心政府债务的迅速增长可能会刺激通货膨胀,投资者往往买入黄金以求资产保值。在美元走弱和保值需求的双重影响下,加息对金价的打压效果就会缩水。

历史再次在本轮加息周期中得到了重演。由于美国政府奉行财政政策宽松、货币政策收紧的经济战略。2017年全年美联储加息三次,受同期美元指数走弱等因素的影响,金价全年依旧上涨13.29%,并创近7年最大年度涨幅,再次上演了联储基金利率与黄金价格同步上升的走势。这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市场担忧在税改落地后,美国的双赤字将会恶化。据推算,美国的财政赤字率在税改后将从2016年的3.1%提高至未来十年年均4.2%左右。

股市因素影响几何

通常而言,股市和其他投资标的(例如比特币)和黄金市场负相关。由于资本天生的逐利性,当股票市场处于中长期牛市时,资金会从黄金市场流出,流入股市。表现为股票价格不断上涨,金价不断下跌。反之亦然。但当从10年的周期来看,股市涨跌对金价的影响往往都会在事件后消退。不妨看看以下两段历史走势:    1987年10月19日 (星期一),美国发生著名的“黑色星期一”股灾,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当天暴跌近23%。受股灾的负相关性影响,金价快速上扬,至当年12月中旬涨至499.75 美元/盎司。 然而,随后走势趋弱,并走出了漫漫五年熊市。

2000年3月美国股市历史上著名的互联网泡沫破裂,其中纳斯达克指数从5132.52点一路暴跌至1108.49的低点。受此影响,金价从2000年5月27日的272.70美元/盎司快速上涨至2000年6月13日的294.05美元/盎司,但好景不长随后滑落到2001年2月16日的253.85美元/盎司。

资源的稀缺性为主因

如果从10年的周期来看,黄金储量的稀缺性将是决定其价格走势的主导因素。看似巨大的黄金储量现正在迅速枯竭,南非的威特沃特斯兰德盆地就是一个缩影。历史上,这里曾生产出世界年矿产量40%的黄金。上世纪70年代,每年有大约1000吨的黄金在这里被开采出来。但在2017年,该盆地因为资源枯竭,年产量急剧下降83%,至全年167.1吨。在上世纪后期,全球有一些矿山每年的产量在5000万盎司以上。但进入21世纪,年产量在5000万甚至是3000万的矿山已不复存在。在现今新勘探发现的矿山中,最大的年产量仅为1500万盎司。

投行高盛曾在2016年12月发布报告,预计按照当前的开采速度,全球黄金储量仅够开采20年。纽蒙特矿业公司首席执行官加里·古德伯格预计未来五至六年,黄金年供应量将显著下降,将从1.03亿盎司降至9000万盎司附近。2017年年底,世界黄金协会前主席兰德尔·奥列芬特也表示,全球黄金产量现在已达峰值,未来将面临供不应求的局面。

从黄金供给的来源构成来看,矿产资源黄金占据供给总量的60%以上,是黄金市场供给的最主要来源。因为资源的稀缺性和开采难度的加大,矿产金的开采和勘探的成本正变得越来越昂贵。2001年,从地下开采一盎司黄金的成本大约是200多美元。10年之后的2011年,已超过1000美元。澳大利亚知名券商Bell Potter 于2013年,对全球部分黄金矿山做过一次调查,显示当时每盎司黄金的开采成本加上营销费用,为1170美元左右。

从中短期来看,黄金价格的波动是受地缘政治和避险需求,美元和加息预期等因素的影响,但是从10年的长周期来看,黄金价格必将围绕其开采成本附近波动。黄金是不可再生的稀缺资源。除非在未来有大量新探明的黄金储量,否则黄金的存储量保持一定,随着开采量的不断加大,容易开采、品味较高的黄金资源将首先被采出,地质条件差、品味较低的黄金在开采过程中成本不断上升,这将构成金价长期稳定的基础,黄金价格从10年的周期来看必将是看涨的。

(作者系独立风险顾问)

 

于春涛,字耀添,英文名Tonny Yu, 独立风险顾问。留英硕士学历,自1991年加入金融行业工作,历任中国银行外汇交易员、普华永道风险管理经理、毕博(原毕马威咨询部)资金和风险经理等职。现侨居澳大利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