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蓝筹地产】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黄益平:中国经济正在从经济奇迹走向常规发展

陈博2018-06-05 19:54

(图片来源:经济观察网)

经济观察网 记者 陈博 6月5日,由经济观察报社主办的第十五届(2018)中国蓝筹地产年会在北京举行。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黄益平在大会现场做了主题演讲。

“2018年正好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年。”黄益平坦言,假如以全球经济危机的2008年作为一个分界线,中国的经济和金融格局正好出现一个大反转。2008年以前,中国经济金融格局的基本特点主要是经济高速增长,经济结构失衡非常严重,但金融体系相对稳定。而2018年中国经济几乎出现180度的大反转,增长在不断减速,但经济结构已经变得平衡,系统性的金融风险成为最担心的问题。

在黄益平看来,这主要与中国经济增长的发展阶段有关,很核心的一个原因在于前30年中国执行的不对称的市场化改革,一方面产品市场完全放开,另一方面对要素市场进行普遍的干预。政府通过对土地、劳动力、资本和能源市场的干预,特别是人为地压低要素成本同时在要素配置中偏好大型国企,相当于构建了一个变相的收入再分配机制:中国的居民持续地补贴中国的企业,包括投资者、出口商和生产者。黄益平认为,这个不对称的市场化改革,一定程度上夸大了中国的低成本优势,放大了经济奇迹。

黄益平认为,中国经济新时代的一个内容,就是从过去的经济奇迹走向常规发展。在这个过程中,有四个方面的改变可能会出现:一是增长速度不断地会持续放缓;二是收入分配可能会改善;三是产业升级会显著的加速,出现一些新经济;四是经济结构会变得更加平衡。

中国GDP增速从2010年的超过10%,一路下降到2017年的低于7%,黄益平认为更重要的原因在于新旧产业之间的博弈。过去因为低成本优势突出,中国构建了一个庞大的制造业。但随着成本的高速上升,产业升级换代必须加速,中国需要建立一系列新产业来支持中国经济增长。这种新经济不仅包括人工智能、新能源、新材料等新型产业,也包括一些传统产业的升级换代。而房地产行业也同样有这样一个特征,如果只是用过去传统方式靠房地产投资保增长,它可能是旧经济的一部分。但如果房地产的发展能够支持新型的城镇化、新消费以及产业升级换代,它就有可能是新经济的一个部分。

虽然技术的不断改变促使很多经济领域正在发生变化,但黄益平指出,中国目前的生产力并没有明显上升,生产效率并没有提高。黄益平用边际资本产出率这个指数进行解读,所谓边际资本产出率,是指每生产一个单位的GDP需要多少个单位的新增加资本投入。按照黄益平提供的数据,这个指数在2007年的时候是3.5,到2016年的时候是6.3。黄益平说,这个数字的上升意味着三个事情,一是资本产出回报率在下降,效率在下降;二是再要通过支持投资来保增长会变得越来越困难;三是投资回报在持续下降。这个指数如果一直往前走,对经济增长的前景很悲观。

与此同时,黄益平还表示,这个指数往上走还意味着中国目前面对的金融问题——“风险性三角”。“风险性三角”是指政策空间收缩、生产率下降以及杠杆率上升,它揭示出中国今天的系统性金融风险在不断上升。

黄益平称,过去五六年金融风险在不同领域之间游走,从一开始的股票市场,到债券市场、理财产品、信托市场、互联网金融、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再到后来的汇率市场。

出现这样的情形,黄益平给出了四方面的解读。首先是经济增长持续减速导致微观层面的资产负债表不断恶化。

其次,政策空间不断收缩的背景下,过往政府的隐性担保已经不可能持续。政府最近提出要防范处置系统性风险,其中一个举措是释放局部风险点,比如近期信用债市场违约可能在上升,越来越多的产品会出现违约,越来越多的企业和机构会破产、倒闭,要有思想准备,但这样的风险点释放恰恰是支持中国下一轮整体的金融保持相对稳定的一个很重要的条件。

第三,中国市场上的流动性比较多,钱很多但是能投资的资产不多,最后造成的一个结果就是资金在不同的领域之间游走,很容易在某个领域聚集,一旦形成泡沫风险,资金又会撤出来转向另一个领域——这也是目前为止,支持中国房地产市场繁荣包括房地产价格上升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第四,在当前的金融实践中,一方面混业经营,交叉业务变得越来越活跃,另一方面很多创新的金融业务正在不断地发展,过去的金融分业监管框架制造了很多漏洞,导致很多问题。比如一些跨界、跨行业的业务或新兴业务都没有得到很好的监管,最后变成一个风险源。从去年7月份开始,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成立国务院金融发展与稳定委员会,今年两会中国又对金融监管框架做了一些调整。

陈博 经济观察报 地产部记者
关注华南房地产,政策及地产相关上下游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