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群雄逐鹿消费信贷 持牌消金公司谋求突围

张颖馨2018-07-03 15:05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见习记者 张颖馨 2010年,首批消费金融公司获批。彼时,寥寥无几的持牌玩家恐怕没有想到,几年后的消金市场,已成为战火纷飞的红海:银行、互联网小贷公司、电商平台、购物分期平台等等,都不约而同地瞄准了这个“香饽饽”。

6月19日晚,宁波银行发布公告称,该行与宁波富邦家具有限公司(下称“富邦家具”)、宁波城市广场开发经营有限公司 (下称“宁波城市广场公司”)共同发起设立永赢消费金融有限公司(暂定名,以中国银保监会最终核准名称为准)。

公开信息显示,该公司拟设立于浙江省宁波市,注册资本5亿元人民币。出资结构为:宁波银行出资3亿元,出资占比60%;富邦家具出资1.5亿元,出资占比30%;宁波城市广场公司出资5000万元,出资占比10%。

经济观察报记者注意到,这是继今年5月厦门金美信消费金融有限公司(下称“金美信消费金融”)获银保监批准筹建后,市场上再次传来消费金融公司筹建的消息。截至目前,持牌消费金融公司数量达到24家,其中珠海易生华通消费金融公司和金美信消费金融尚未完成工商注册。

群雄逐鹿

消费金融行业发展正在加速。根据央行近日发布的《中国区域金融运行报告(2018)》中对消费金融发展的研究专题,我国消费金融交易规模出现快速增长。

一方面,传统商业银行主导的消费信贷快速增长。截至2017年末,我国金融机构消费贷款余额达31.5万亿元,是2012年末的3倍,年均增长率约为24.7%。

另一方面,互联网企业主导的新兴消费金融快速发展。2013 年以来,随着互联网技术和各类金融科技的助推,新兴消费金融在降低交易费用的同时扩张业务规模。Wind数据显示,2013年到2016年互联网消费金融业务交易规模从60亿元增长到4367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传统消费金融和新兴的互联网消费金融在差异化发展的同时,正呈现出融合发展的趋势。

从消费金融公司商业模式来看,主要可以分为三类:以线下渠道为主的消费金融公司(如锦程消费金融和捷信消费金融);互联网程度较高的消费金融公司(如招联消费金融和马上消费金融);将线下业务与互联网相结合的消费金融公司(如海尔消费金融、苏宁消费金融和中邮消费金融)。随着行业竞争加剧,商业模式之间开始融合发展,如有消费金融公司通过与零售商合作,创新消费信贷产品,推广线上分期和贷款业务。

总的来说,相比起商业银行及新兴的互联网消费金融机构,持牌消费金融公司虽然体量一般,但其所具备的资金成本适中、审批速度较快等优势,对市场具有极大的吸引力。这种优势在银行系消费金融公司上表现得尤为明显。

“甜点”与痛点

值得一提的是,大部分持牌消费金融公司在2017年交出了漂亮的成绩单,净利润大幅增长,并实现扭亏为盈。

据网贷之家不完全统计,15家持牌消费金融公司去年净利润合计达到49.17亿元。其中,招联消费金融、中银消费金融、捷信消费金融、马上消费金融、苏宁消费金融、兴业消费金融、华融消费金融、中邮消费金融、锦程消费金融、海尔消费金融、湖北消费金融等公司均实现了业绩爆发。

具体来看,2017年中银消费金融净利润达13.75亿元,成2017年净利润最高的持牌消费金融公司;马上消费金融成为黑马,2017年营业收入为46.68亿元,净利润为5.78亿元,较上年的652.2万元增长近88倍。招联消费金融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41.63亿元,同比增长171.60%;净利润11.89亿元,同比增长266.97%;捷信消费金融迈入营收“百亿俱乐部”,去年实现营业收入132.36亿元,同比增长106%;净利润10.22亿元,同比增长9.77%。

与此同时,部分消费金融公司在去年成功扭亏为盈。记者注意到,苏宁消费金融2017年度营业收入为3.8亿元,增幅为282.26%;净利润为2.17亿元,2016年则净亏损1.89亿元。华融消费金融也上演逆袭。其去年营业收入7.657亿元,同比增长750%;净利润为1.05亿元。

对于大部分持牌消费金融机构2017年实现的业绩大增长,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赵卿告诉记者,这主要得益于以下几方面原因:一方面,近年我国消费金融业务整体快速发展,消费结构不断变化,短期消费贷款在整体中的占比不断攀升;居民可支配收入不断增加,年轻一代消费理念发生改变,信用消费意识不断加强。另一方面,互联网的快速发展使得消费金融业务快速实现场景化覆盖,而金融科技的应用与发展又使得消费金融业务普惠至长尾客群。

此外,在监管政策趋严的大环境下,违规机构逐步退出市场。而多家持牌消费金融公司在经历一定周期的发展后,业务逐步稳定,实现盈利确在情理之中。

不过,在交出漂亮成绩单的同时,持牌消费金融公司也不可避免地遭遇挑战:如何获取到更便宜的资金,怎样实现有效风控,如何在强劲的竞争对手中脱颖而出,等等。

记者了解到,目前消费金融公司的融资渠道主要有四种:自有资金、同业拆借、银行借款和ABS。其中除去自有资金,资金成本最低的为同业拆借,其次是发行ABS,然后是银行借款。对于新成立的消费金融公司,以银行借款和自有资金为主,因此“资金成本仍是最大的挑战”。

需要注意的是,消费金融机构通过同业拆借、金融债券等融资有一定的准入门槛。从盈利指标来看,消费金融公司需连续盈利两年才可获得准入同业拆借市场的资格;最近三年连续盈利才可能发行金融债券等。

事实上,自2010年我国首批消费金融公司获批后,消费金融公司也是在近两年享受到市场红利,实现快速发展,扭亏为盈;同时有机构逐渐获准进入银行间同业拆借市场。公开信息显示,目前获准进入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市场的持牌消费金融公司只有7家,分别是:北银消费金融、海尔消费金融、捷信消费金融、中银消费金融、晋商消费金融、招联消费金融及马上消费金融。

另一方面,随着消费金融业务的快速扩张,受资本充足率限制,部分消费金融公司出现了补充资本的压力,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消金公司规模的进一步扩张。

同时,由于借贷准入门槛相比银行业金融机构较低,持牌消费金融公司可能要面临更多的风险及更高的不良贷款率。根据PBOC提供的数据,我国目前仍有9.6亿人无信用记录,大部分消费类贷款客户都是无信用卡无征信的“白户”,集中在中低收入家庭及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因此消费金融公司在风控上面临着更大的挑战。

而部分持牌消费金融公司只关注短期业绩,不放眼长期稳定发展,风险偏好较高,这给行业的发展带来更多不稳定的因素。“部分消费金融机构对消费者权益保护不够重视,未能履行信息披露义务,个人信息不当使用以及个人隐私泄露现象时有发生。”某头部持牌消费金融机构负责人表示。

记者注意到,在第三方平台聚投诉上,几家持牌消费金融公司被用户投诉在进行催收时,存在泄露用户个人隐私,进行暴力催收等行为。“此外,金融服务供给的加速使得市场主体日益增加,各市场主体在产品、场景等方面竞争不断增强,也给持牌消费金融公司带来了发展的压力。”中邮消费金融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坦言,随着竞品不断涌入,获客的难度与日俱增,还得面临传统银行的资金优势碾压,想要占取更多的市场份额,相当不容易。

借“利剑”谋突围

众所周知,消费金融公司发展主要涉及三个核心要素:资金、风控和场景。记者注意到,多家持牌消费金融公司正意图运用三把“利剑”谋求突围。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多家持牌消费金融机构就通过股东增资或发债的方式密集“补血”,新一轮扩张拉开序幕。

2017年12月,兴业银行对兴业消费金融按持股比例增资1.32亿元,增资后兴业消费金融注册资本为7亿元。同月,捷信消费金融增加注册资本10亿元的申请获得天津银监局批准,至此,捷信消费金融注册资本增至80亿元。

2018年1月,中邮消费金融增资20亿获批,其注册资本金由10亿元增加至30亿元。2018年3月,中原消费金融获批增资,注册资本金由5亿元变更为8亿元。2018年4月,中银香港公布,该公司全资附属中银信用卡公司于4月16日,就其向中银消费按其在中银消费的股权比例增资约4.331亿元订立增资与认购协议。

4月26日晚间,上市公司重庆百货发布公告称,拟出资约6.33亿元,认购5.657亿股参与马上消费金融第三轮融资。按照公告,马上消费金融本轮拟增资20.0447亿元,增加注册资本金17.897亿元;增资后,其注册资本金将达到40亿元。

紧接着的4月27日,捷信消费金融宣布发行了总金额为15亿人民币的第一期金融债券,这是其获批的总额35亿人民币金融债券中的第一期,也成为2018年中国市场上成功落地的第一期消费金融债券。

而在解决资金问题的同时,部分持牌消费金融机构开始将金融科技能力融入消费金融业务全流程,进而提高风控能力,完善用户体验。“消费金融未来竞争的关键就是差异化竞争,差异化竞争的核心就是金融科技,消费金融的以智能科技驱动的特征已愈发明显,大数据、AI等技术的应用会越来越普遍。”上述头部持牌消费金融机构负责人告诉记者,今年他们公司明显加大了在金融科技方面的投入。

场景回归及深耕,则是持牌消费金融公司的另一重大策略。记者了解到,诸如中邮消费金融、捷信消费金融等持牌金融机构,均在加强场景方面的开拓:5月底,中邮消费金融新一代移动购物应用“邮你购”商城上线,此举被视为丰富消费金融应用场景的重要一步;捷信消费金融则尝试与电商平台进行合作,嵌入线上场景,目前尚处于市场测试阶段。

对于持牌消费金融机构在市场中扮演的角色及作用等,赵卿认为,持牌消费金融公司的最大优势是合规经营,当前在放贷主体资质、信息披露、现金贷等监管趋严的背景下,具有牌照优势的持牌消费金融公司将会有更大的发展机会。

多名持牌消费金融机构从业人士对上述观点表示认同,面对消费金融场景越来越垂直、细分的趋势,持牌消费金融公司需要把好的产品与场景结合起来,使风控体系、资金管理能力与场景端形成有效互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