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互联网医疗扎堆银川:再也不用担心取号难,不出宁夏就问诊北京医生!

汪晓慧2018-07-07 11:20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记者 汪晓慧 位于西部地区,中国土地面积最小的省份,一个欠发达地区的省会城市,银川市是如何成为互联网医疗集中落地的地方?答案有些简单粗暴:被逼出来的。

“如果不是发展‘互联网+医疗’,媒体很难关注到中国西部地区一家市级医院,因为开展互联网医疗,这家医院引起全国关注。”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卫生计生委主任、银川市第一人民医院院长马晓飞对记者说。

在医院综合办公楼五楼,成立于此的银川市互联网+医疗健康应用研究中心,汇集数十家互联网医疗企业,几乎涵盖了中国所有打造互联网医院公司的品牌:好大夫在线、春雨医生、唯医等。

2018年7月4日,又一家互联网医院在这里开业——银川唯医互联网骨科医院西北中心。该中心承担着以银川为中心,辐射西北地区的任务,由银川市第一人民医院与唯医合作共建。唯医是中国一家专注骨科领域的互联网医疗平台企业。

马晓飞称,银川唯医互联网骨科医院西北中心的使命,不仅解决地方百姓骨科看病的需求,也不仅着眼于提升当地骨科医疗资源与医疗力量,更重要的是探索打造“骨科医疗互联网的样板”。

事实上,银川市正成为中国互联网医疗的样板。

一个月前,6月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宁夏回族自治区党委书记石泰峰、自治区主席咸辉陪同下在银川市考察。中国政府网发布的报道称,在银川市第一人民医院,李克强听取了宁夏开展“互联网+医疗健康”工作汇报,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覆盖了全区所有社区乡镇,实现了远程诊断。他希望宁夏在创建“互联网+医疗健康”示范区上走在前列,惠及各族群众及周边地区,国家会积极支持。在李克强总理视察之前,4月份,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同样视察了银川的互联网医疗。

这距银川市因互联网医疗声名鹊起仅一年时间。2017年3月,银川一举签约春雨医生、丁香园等15家互联网医疗企业,这些机构获得互联网医院建设资格,业界为之震惊。此后一年,阿里健康、京东医药城、平安健康等互联网医疗企业相继被引进。

为什么是银川?

“被逼出来的。”马晓飞说,“银川与北京、上海医疗资源的巨大落差,最终转化成银川发展互联网医疗的动能。”由于医疗资源不平衡,很多当地百姓远赴北京等地就医是最直接的痛点。马晓飞公布的一组数据或是解释之一:2017年,银川去北京就医人群,仅住院患者达8000多人,花费医保1亿多元。

让跑去北京看病的老百姓回到宁夏就医,这是马晓飞和银川市第一人民医院最初的目标。2016年,他们开始了互联网医疗探路。今年3月,银川市人民政府官方网站消息显示,目前通过互联网医院在银川备案注册的执业医师总数已达到16011名,80%以上来自三甲医院,74%为副主任医师或主任医师。

互联网医疗在过去几年间,经历火热到沉寂,再到跑出一条路径。从东部沿海经济发达地区到西部医疗、医保资源匮乏地域,为何是银川最终趟出一条路径?如何理解银川的互联网医疗探索,银川能成为国家的互联网医疗试点,其中是什么样的机制设计……这些问题,马晓飞都给出了答案。

在马晓飞看来,银川的互联网医疗探索,打造全域(银川市)联动的互联网医疗模式,核心是机制建设,要让老百姓、医保、医院、医生、第三方平台公司都获益。具体而言,解决老百姓看病繁(烦)、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让医保不多花钱甚至省钱,让医院与医生看到对症的病人,让第三方商业公司获得商业回报。

访谈

记者:为什么是您或者说银川市第一人民医院成为互联网医疗(互联网医院)的践行者?

马晓飞:银川发展互联网是被逼出来的。发达地区的医院没有做互联网医疗的动力,至少没有我们迫切。北京不缺优质医疗资源和病源,全国病人都往那跑。而互联网具有开放性,发展互联网等于把资源稀释到全国。作为欠发达地区的银川资源短缺,发展互联网,优势资源就会往这跑。

我国医疗水平发展不平衡不充分,西部地区比较突出。银川地处西部地区,整体医疗水平与北京、上海等发达城市有很大差距。银川市第一人民医院在当地是三甲医院,但对标全国水平就存在很大差距。银川市但凡有条件的家庭,家人得了大病,即使是当地能治疗也非要到北京去。往往出现一种现象:一个肿瘤病人,银川医生说能活三年,病人不信;北京的医生说能活三年,病人就信了。另一层面,很多患者即使拖家带口去了北京,挂号难,费用增加了却并不能保证找到真正适合对口的医生。解决这两个问题,是我们当时要做互联网医疗的第一个出发点。

第二个出发点是,医改有两个痛点,一是分级诊疗推进缓慢,二是家庭医生落不实,老百姓获得感不强。

2016年,我们也在大力发展医联体,成员医院有30家时反响很好,到80家医院时反响就不好了。为什么?通用医联体模式是派专家去基层查房坐诊,但我们有那么多专家资源么?事实上三甲医院的医生,自己的病人都看不完。当时还面临分级诊疗中专家资源的浪费问题。比如,骨关节置换的专家去乡镇医院坐诊,来的都是头疼脑热的病人,符合他专业面的病人太少,实际上基层需要的是全科医生。

因此,医联体本质上要解决的问题是,向上解决当地群众到北上广等大城市看病的问题,向下解决本地医疗资源下沉到基层医院的难题。因此,我们就探索“互联网+医疗”的模式,一方面建设远程诊断,解决基层诊断能力的问题;另一方面通过互联网医院解决全国优质医疗资源下沉到银川的大问题。

通过一年多建设,地方政府看到这个模式能切实起到强基层的作用。李克强总理、孙春兰副总理视察后也对我们的模式充分肯定。宁夏先行先试,要把互联网+健康做试点,摸索一些经验,逐渐推全国。这是“互联网+医疗”的背景和来龙去脉。

记者:在互联网+医疗过程中,具体的打法是什么?

马晓飞:第一,互联网改造医疗健康需求的全流程,解决看病难。我们正在建设全市挂号、大型设备检查、全部床位资源的统一平台。哪里有空缺,老百姓就可以去哪里。我们还在建设院内全流程优化。此外,银川市要建设全市审方+处方流通平台,取药就像美团点外卖一样,病人可以自由选择去哪里取药,也可以向外卖一样要求配送。

第二,解决基层医院诊断能力不足,建设远程B超、远程影像。现在基层远程心电的覆盖率达到93%,争取达到100%。

第三,看病诊疗能力下沉基层。我们的互联网医疗平台上有18000名符合多点执业要求、在银川市卫计委备案的专家。由当地医生完成全程检查,医生陪病人通过互联网平台与远程全国医生面对面检查。首诊必须线下,复诊可以线上。

第四,借助互联网赋能家庭医生。全国家庭医生覆盖率达30%,目前远没达到预期效果。中国13多亿人口,培养10年家庭医生都难满足需求。通过互联网赋能家庭医生,改变家庭医生挨家挨户敲门签约、没有实质服务的现状。借助互联网,一名家庭医生能够做到服务两千名居民。我们在高血压、糖尿病等慢病领域已实现扫码签约,家庭医生协助挂号、取药、约专家等服务。

第五,应用人工智能,如唯医和它的合作伙伴,开发包括影像、病理层面的人工智能。通过人工智能提升医生工作效率,降低漏诊率,下一步给基层乡医配置人工智能诊断,赋能基层医生。

记者:那如果全国都推行该模式,专家资源是否会短缺?

马晓飞:这是利用存量。比如北京一所大医院实际诊疗的病患中,对于大专家而言,大部分也是常见病。常见病患者下沉到基层后,专家可腾出时间看疑难杂症。分级诊疗的推进,真正的专家就是解决疑难病。而互联网让专家资源得以有效利用,利用碎片时间登陆平台诊疗,资源完全够用。

记者:如何理解银川的互联网+医疗的发展思路?有哪些原则?

马晓飞:第一个原则是以问题为导向,以百姓需求为导向,以临床一线需要为导向。百姓看病,事前看感受,事后看效果。一是“看病烦(繁)”,排队、服务态度、流程不够优化。二是“看病难”,有些情况并不是当地没有对应的医疗资源,而是百姓病急乱投医。国家的医疗资源不平衡,银川基层医疗能力同样是短板。三是“看病贵”,小病大看。老百姓在县医院能解决的问题非要到省会城市去。

针对百姓的痛点问题,我们制定了政策基础,重点是要“做好最后一公里”,现在做的所有项目都是直面百姓和基层的医院医生。

第二个原则是政府主导,整体规划,分步推进。“互联网+医疗”是全市一盘棋,全区域进行推进,有先有后。2018年大部分项目开始启动,完成50%-60%,到2020年打造成全国样板,建设整套政策体系、风险监管防控体系,提供给国家,下一步达到可复制。

第三个原则是实现多方共赢,这是核心原则。现在很多地方都在探索互联网+医疗,有些推行不理想的原因就是没建设好机制。

记者:这一模式如何平衡和保障各方利益诉求?

马晓飞:机制是多方共赢,坚持和第三方资源合作。通俗来讲,医生是看病的,不是搞互联网的,互联网企业是搞互联网的,不是看病的。医院要解决的是医疗问题,所以我们坚持和第三方合作,借助其资源平台取长补短。多方共赢的机制有几个要素:老百姓、医保、基层大夫和医院、上级大夫和医院、第三方平台。每一个项目要兼顾多方利益诉求都能满足。

前置条件是不能增加老百姓负担,还要降低费用。比如,北京三甲医院平均住院费是28000元左右,银川市医院则为13100元。如果通过互联网将北京专家资源下沉到银川,费用就能降下来。对医保来说,不能因项目改革导致费用上升,政府没法负担。第三方平台不能亏钱干,要么有钱可赚,要么得到第三方其它利益。

有些医联体推行艰难,是因为政策要求三甲医院支持基层,结果虹吸基层病人。现在通过互联网手段,提升基层医疗能力,将病人留在基层,基层医生医院当然愿意。

分级诊疗通常情况下,最不愿意的是三甲医院院长。可为什么我愿意,因为能把去北京看病的病人留下来,能把下沉到基层的病人缺口补上。将我们的标杆科室,如骨科的亚专业足踝专业,通过互联网推广到基层指导基层,提高知名度和全国同行交流。与此同时,轻症慢性病患者下沉到基层,医院可以收治更多疑难杂症,提升医疗能力和学术声望等。

记者:与唯医这样的第三方商业公司是怎样的合作模式?是否涉及经济利润分享与费用?

马晓飞:医院科室属性没有任何变化,依然是三甲医院、公立医院的科室。我们和唯医是单纯的技术合作,借助其平台引进北京、上海等地的专家资源和管理方式,每个月支付很少的平台服务费。我们现在和很多第三方公司合作,但这和病人没有任何经济利益瓜葛,仅是医院给第三方支付系统维护费。

我们希望通过这个项目,提升银川地区骨科医疗水平,让过去老百姓跑北京做的手术在这里完成。另一个层面,将银川市医疗资源下沉基层,让轻症、基层能看的病解决在基层。更重要的是,该模式要“低成本可复制可推广。”改革要以模式创新为突破口,银川发展互联网医疗,去年是风口浪尖,今年得到政策肯定,是大踏步的前进。

 

经济观察报 公司部记者
重点关注:医药健康、日化消费、文娱
擅长深度报道、人物报道、商业观察
常驻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