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央企“压减”任务提前完成减少企业法人1.1万户、破产清算401户

王雅洁2018-08-18 09:02

 

经济观察报 记者 王雅洁 发端于2016年的央企“压减”工作(压缩管理层级、减少法人户数)最新进展如何,下一步又有什么新目标?

8月16日,经济观察报记者从国资委获悉,截至目前,各大中央企业已经提前一年完成了法人户数减少20%的目标。

按照2016年5月国务院第134次常务会议决策部署的要求,当时开展中央企业压减工作的目标是,用三年时间压减20%左右法人户数、将管理层级控制在4级以内。

按照国资委的最新要求,2018年底前,须确保多数企业管理层级年底压缩至5级以内,力争2019年5月底压缩至4级以内。

未来,相关工作的重点,将聚焦于管理层级超过4级的中央企业,其中,5级企业有38家,6级企业有13家。

在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王绛看来,一家中央企业管理层级过多,必然导致管理成本高昂、监管失控,管理涣散也必然会导致企业无法聚焦主业。因此,随着管理链条的缩短,将有效增强对国有资产的管控力。

经济观察报记者从国资委获悉,从整体上看,中央企业运用了多种方式实施压减。截止到2018年5月底,在减少的11131户企业法人中,工商注销5613户,占比50.43%;让渡控股权2475户,占比22.24%;子公司改为分公司1190户,占比10.69%;吸收合并或新设合并1452户,占比13.04%;破产清算401户,占比3.6%。

招商局集团是提前完成上述20%指标任务的央企之一。

该集团相关人士向经济观察报记者透露:“集团压减工作专项考核三年均纳入各公司年度关键业绩考核(年度业绩考核与绩效奖金挂钩),同时对完成压减任务的实施人员按压减户数进行现金奖励。”

路径

对于各大中央企业来说,提前完成监管层提出的“压减”目标,并不是易事。

以招商局集团为例,截至2018年7月底,集团已累计压减525户。

该企业为了完成相应目标,曾在2016年制定了二级公司三年的压减工作任务,每年底会下发下一年度各二级公司的压减工作任务,要求各二级公司层层传导、落实。

该集团的内部思路,将“压减”与全民所有制改制结合在了一起,即“非改即压”的策略,并与重组整合协同推进,利用公路、物流、航运板块业务重组的契机,对分布在同一区域、从事同类业务、内部无序竞争的企业通过并购重组、吸收合并等方式减少企业数量。

同时,将压减工作与扭亏、降本增效、处僵治困等其他提质增效工作,以及与剥离企业办社会职能和解决历史遗留问题相结合。

与招商局类似,国家电投也将压减工作与处僵治困、去产能等协同推进。加强对低效无效资产、僵尸企业、去产能相关法人公司的清理;加强对“三供一业”移交中涉及公司的清理,在“三供一业”移交后,对相关公司及时进行了注销;加快推进历史遗留问题、债务债权、土地等问题的处理,及时注销空壳公司。

一名国资人士认为:“压减和‘三去一降一补’、处僵治困、以及去社会办协同推进,能最大程度提高企业的效率和效益。”

除去协同推进,层层压实指标任务,针对子企业摸底与报告机制的探索,也是各大央企优先选择的路径之一。“压减”过程中面临的棘手难题,主要包括相应的绩效考核与人员安置。

国家电投相关人士表示,截至目前,压减法人公司共涉及12045名员工,均得到了妥善安置,没有出现不稳定现象。

进度

从宏观层面看,截至2018年5月31日,中央企业已累计减少法人11131户,减少比例达21.33%,超过三年完成20%的目标任务,法人总数已降至45123户(含累计新增3218户)。其中军工、电力、建筑、石油石化等行业的企业法人户数减少较多,合计减少6871户,占总数的62%。

王绛表示,早在2002年,196户中央企业所属三级以下企业曾有11598户,其中中小企业占78%。有的企业公司层级达到8-9级,法人林立,企业“大而全”、“小而全”,子子孙孙遍布各地,乱投资、乱拆借、乱担保的现象难以避免.有的企业四级、五级的子公司完全失控,成为效益低下、国有资产流失、滋生腐败的重灾区。

如今再从微观层面看,央企“压减”落地情况究竟进展如何?

招商局内部数据统计显示,截至2018年7月底,招商局法人户数压减比例超过20%,已提前完成国资委三年压减20%的指标任务。下一步,该集团将继续争取三年内将法人层级控制在10级及以内,管理层级控制在5级及以内。

从2016年到现在,多家下属企业的法人层级、管理层级精简已经取得进展。

其中,针对招商港口下属企业(初始最长13级),该集团注销了3层SPV(壳公司),将法人层级控制在10级及以内,并通过内部股权转让另1户企业,进一步将招商港口法人层级控制在9级及以内(2018年5月底)。

针对招商蛇口下属企业(初始最长11级),该集团通过3级法人层级的公司增资控股5级法人层级的公司,压缩1层法人层级。

上述人士表示,通过上述措施,集团最长法人层级由初始13级压缩至10级(但由于2017年底物流航运板块整合,集团最长法人层级又拉长至12级)。

而在管理层级方面,招商局集团针对中外运长航下属企业(初始最长管理层级8级),对相关业务进行持续的内部重组,将外运股份(原三级管理公司)打造为集团物流业务的专业化经营管理主体,将长航集团(原三级管理公司)打造为集团长江经济带区域性公司,均提升为二级管理公司,压缩1层管理层级。同时,外运股份和长航集团将部分区域性和省级管理公司合并为1个管理层级,实行扁平化管理,减少1-2个管理层级。通过上述措施,集团最长管理层级由初始8级压缩至5级(但由于2017年底物流航运板块整合,集团最长法人层级又拉长至6级)。

截至2018年5月31日,国家电投累计减少法人户数174家,提前一年超额完成原定170家的压减任务,压减率20.52%。该企业管理层级已经控制在4级,法人层级由原来的7级基本控制在6级。

目前,96家中央企业中,所属企业法人户数在500户以下的有61家,500至1000户的有21家,1000至2000户的有12家,超过2000户的由4家减少为2家。

南方电网、国家电网、航天科工、中国航发、航天科技等44家企业法人户数减少比例超过了20%;中国宝武、招商局集团、诚通集团等10家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试点企业合计减少2104户,占总数的18.90%。

难点

退出难,是不止一家央企在“压减”过程中碰到的难题。

为了解决多家央企反应的较为集中的“退出难”问题,监管层正在持续分门别类研究,会同相关部门提出针对性政策。

截至目前,国务院国资委已经与市场监督总局、税务总局等有关部门沟通协调,推动了《关于继续支持企业事业单位改制重组有关契税政策的通知》(财税〔2018〕17号)、《关于继续实施企业改制重组有关土地增值税政策的通知》(财税〔2018〕57号)等相关支持政策的出台;同时参与发展改革委牵头的《加快完善市场主体退出制度改革方案》制定。

值得注意的是,在工商注销这一环上,前述国资人士认为:“不要过度依赖行政指令操作,要更多通过市场化评估、定价及退出的办法,推动压减。”例如可以选聘专业咨询机构帮助企业解决压减难题,优化路径方式、争取政策支持。

截至目前,监管层已联合央企,推动超过50户企业完成工商注销。

招商局相关人士表示,就被吊销营业执照且资料不全,股东找不到的历史遗留问题企业,建议国家能出台允许简易注销政策。此外,建议国家加快推进退休人员社会化管理的工作。

对于压减工作涉及的税费,上述招商局人士建言出台更细化的减免或优惠政策。在他看来,企业内部股权划转和企业内部吸收合并是压缩企业法人层级的有效手段,企业内部吸收合并还可减少管理链条。但是,内部股权划转及吸收合并都会涉及高税费风险。

为了应对“压减”工作中的难点,下一步,招商局集团拟进一步调整结构,优化布局。即对于同一区域同类业务的企业,集团明确要加强业务整合,在风险可控前提下,采取“子公司分公司化”或“吸收合并”方式进行区域业务整合。

目前,招商局集团房地产板块正积极开展设立尾盘基金的工作,已与相关基金公司对接,对社区开发尾盘项目进行分类研究,统筹安排争取部分符合条件的尾盘项目注入基金,实现出表,解决已完成房地产开发的项目公司难以注销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