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土耳其:危机与治理模式的赛跑

刘淄川2018-08-18 12:47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刘淄川/文 本币汇率暴跌会成为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的滑铁卢吗?8月10日,土耳其里拉急遽贬值约17%,又接连几日“跌跌不休”,震惊了全球市场,直到8月14日才止住暴跌势头有所反弹。今年以来里拉汇率已经总共下跌超过了40%。可以说,土耳其经济在连续快速增长近20年之后,遭遇了进入本世纪以来最大规模的危机。

里拉暴跌的直接导火索应该是美土关系恶化。作为对土耳其关押美籍牧师布伦森的报复,美国总统特朗普把从土耳其进口的铝和钢产品的关税提高一倍,分别达到20%和50%,这刺激了里拉的暴跌。然而,这并不是最根本的原因。由于土耳其经济增长模式存在一些潜在的根本问题,以及美国退出量化宽松政策、美联储加息导致美元走强,里拉确实存在长期的贬值趋势。本次汇率危机只是长期存在的隐蔽风险的一种显像化。

十多年来趁着经济高速增长的东风,埃尔多安的政治命运也一帆风顺。今年6月,埃尔多安及其领导的正义与发展党在总统与议会选举中大获全胜,这代表了选民对他的肯定。然而,埃尔多安主持的这场经济增长高度依赖低利率、高债务与大搞基建的模式。对于土耳其经济的持续增长来说,庞大的基础设施建设工程功不可没。埃尔多安执政时期,随着政府私有化计划的推进和外资的持续流入,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的基础设施,从公路、铁路、机场、运河到高楼、大桥、港口、电站,构成了土耳其高速经济增长的璀璨标志。这背后又是长期实行的低利率政策,藉此土耳其才能实行大规模的财政刺激,通过建筑业的高速发展来拉动整体经济,提供就业,为政府赢得民众的持续支持。

然而硬币的另一面是大规模借债,前一段时期美国实行量化宽松导致的全球美元流动性泛滥,也助长了土耳其方面的借债势头,而土耳其对此中潜藏的风险并没有给以足够重视,所以在美国逆转货币政策之后,由于自身房屋不牢固,受到的冲击就变得很明显。据统计土耳其企业目前背负的外币贷款总计为2930亿美元,本币汇率下跌意味着这些债务负担变得日益沉重。当然,土耳其遭遇的这一问题并非特殊情况,而是当下新兴市场国家普遍面临的潜在风险,比如阿根廷比索在今年4月暴跌,巴西雷亚尔等货币今年也大跌。由于投资者倾向于把新兴市场国家视为一个整体,所以汇率贬值风险会在这些国家之间传染。

在经济繁荣时期大量举借以外币计价的债务,虽然为本国的基建等事业提供了大量资金,但这本来就意味着经济要承受巨大风险。任何风吹草动,都有可能引起一场汇率贬值与信心丧失的恶性循环:随着本币汇率的贬值,偿还外币计价债务的压力大增,这导致经济前景恶化,从而进一步降低投资者的信心,所以汇率继续贬值。这样的情况在经济史上很常见,比如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前夕马来西亚等国的情况就与此颇为相像。这种状态本身便意味着脆弱性,也就是说,许多原因都有可能导致这样的恶性循环发生,既可能是外部风险,也可能是本国国内的政治环境导致市场产生疑虑。不幸的是土耳其同时遇到了这两种情况:一是美元走强引发国际资本流动,二是国内政治变化、埃尔多安集中权力于自身,导致投资者信心发生变化。

但当然这并不是世界末日,土耳其目前可以视情况的发展,选择打出一定的牌,比如实行一定的资本管制以阻止资本外流,在事态继续恶化的情况下还可以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等请求紧急援助。目前仍不清楚汇率贬值会不会影响该国今年的经济增速。假如除了汇率贬值之外,土耳其经济基本面也趋向恶化,这就有可能引发一场新兴市场国家的整体危机。由于土耳其企业向欧洲银行大量借债,所以土经济若陷入严重危机,也可能造成与希腊债务危机相似的效应,给欧洲银行业带来压力,尽管土耳其并没有加入欧盟。这些情况目前只是值得担心的风险,能否避免取决于土耳其能否及时调整政策。

显然土耳其的问题是经济过热,因此需要加息和削减预算开支,然而加息可能影响经济增速,进而损害政府的民众支持率,彻底改变当前增长模式也可能导致大量企业陷入破产清算,这同样会带来巨大的政治压力。埃尔多安能否成功解决当前危机,取决于他能否把国家经济命运放在自身政治考虑之前,改变他一直坚持的反对加息的态度,尽管这可能对他意味着一定的威信损失与政治成本的付出。

另一方面,尽管土耳其的经济政策有值得批评之处,但作为北约盟国,美国在土耳其遭遇外汇市场大幅波动时突然加征关税,特朗普给以幸灾乐祸的嘲讽,这显然有违盟国相处之道,也必将对已经紧张的美土关系造成长期损害。埃尔多安已经呼吁抵制iPhone等美国科技产品。他还可能向俄罗斯、卡塔尔等国寻求支持,同时在配合美国制裁伊朗方面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特朗普一时对埃尔多安报了仇,但这可能给美国带来长期性的政治成本。这或许也将印证亨廷顿曾经的预言:土耳其将与西方渐行渐远,重新强化与伊斯兰世界的融合。

必须承认,一直一帆风顺的埃尔多安这次遇到了大麻烦。由于集中权力的倾向,以及对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昔日荣光的追念,埃尔多安被外界称为土耳其的新“苏丹”,这也导致他与欧洲等方面关系恶化。埃尔多安始终应该铭记的是,再强大的人,也不能尝试以权力对抗经济规律;政治权力的功效总是有效的,持续的经济高速增长让他赢得并巩固了权力,但权力的滥用也可能导致他成功的终结。在这方面,世界各地显然有很多前车之鉴。

土耳其已经与全球经济紧密融为一体,土耳其总体上也是一个实行自由市场经济的国家,这意味着埃尔多安凭一己之力主宰经济走向的能力是有限的,尽管他自身的政治权力在扩大和强化。近期土耳其主要商业团体呼吁政府收紧货币政策,推出财政紧缩措施,并加紧解决与美国之间的争端,这是一直不愿公开挑战埃尔多安的商界首次公开表达对经济政策的不同意见。这能否对埃尔多安构成一定的掣肘和规范作用,是值得观察的。

但当然,现在预测土耳其必然陷入全面的经济危机,甚至预言埃尔多安时代走向终结,为时尚早。这要看里拉汇率下跌对外国投资者及土耳其本国人的信心造成何种程度的影响,会不会引发银行挤兑和金融危机,目前来看这一风险存在,但不一定会爆发。土耳其是中东地区最成功的经济体,体量巨大,产业多样性程度也高,拥有比较强的抵御风险的能力,不像阿根廷等其他陷入危机的国家那么脆弱。土耳其政府目前应该利用这一有利情况,展现出改革的心愿和诚意,假如继续奉行干预央行决策的做法,拒绝适当加息,继续维持在经济学家眼中看来不合理且隐藏高度风险的政策,那么投资者也可能会望而却步,并从土耳其大量撤出资金,从而引爆全面危机。

同时,妥善应对危机需要一个廉洁和高效的政府,腐败与裙带主义的泛滥必将影响应对效果。今年7月上任的新财政部长阿尔巴伊拉克是埃尔多安的女婿,这已经招致了很多非议。另外,在2016年发生未遂政变之后,土耳其的文官体系在埃尔多安主导之下日益政治化,不服从正义与发展党官方路线的官员被排挤,这也可能导致人才的流失与决策质量的降低。假如权力的集中导致执政者无法兼听则明,误以为可以无视经济规律一意孤行,政府高官又附和并固化执政者的这种顽固倾向,那么初露头角的危机总是会向着更大规模的危机演化。

尽管市场和全球舆论反应强烈,前路坎坷,但今天的土耳其远远没有落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仍有巨大的调整空间。未来将是一场危机与治理模式改革的赛跑。这个国家需要继续严格奉行“三权分立”,保持司法体系的独立性,约束行政权的扩张,并充分保护公民政治权利与言论自由。只有这样才能恢复市场信心,进而甚至可能缓解与欧盟之间的矛盾,给土耳其加入欧盟重新带来一线曙光。前进还是倒退,执政者的抉择至关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