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面下线顺风车业务,滴滴该何去何从?

田进2018-08-26 12:01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 见习记者 田进 在距离滴滴公布顺风车阶段整改措施102天后,滴滴顺风车安全事故再次发生。且因短时间内网约车安全事故的频繁发生,其安全问题再一次被推上风口浪尖。此次,滴滴的整改措施是:在全国范围内下线顺风车业务。

事件回顾

通过温州市公安局、乐清市(温州市下属县市区)公安局公布的信息以及一位自称为遇害女孩赵某的好友(微博号Super_4ong,以下称赵某好友)发布的微博,我们对8月24日浙江乐清女孩赵某乘滴滴顺风车遇害的过程进行了复盘。

据自称为赵某的好友发布微博称,8月24日13:30,受害人赵某使用滴滴顺风车于乐清飞虹南路上车,目的地永嘉上塘,常规路况应在14:40左右到达目的地。14:09,被害人在好友微信群中表示进入无人山区,14:14,赵某向另一位朋友发布“救命”、“抢救”的信息。在微信群中接受到消息的X某向受害人拨打电话,但处于关机状态,随即X某与其联系,并向其阐明疑虑。

赵某好友同时在微博中表示,在多次联系受害人未果之后,于24日15:42开始向滴滴平台(4000000999)拨打电话,在阐明事情经过后,滴滴平台表示“将有相关安全专家介入处理此事,会在1小时内回复”。其后一小时期间,赵某好友多次向滴滴平台确认事情进展(分别在15:42、16:00、16:13、16:28、16:30、16:36、16:42致电滴滴平台客服),滴滴客服反复回复“一线客服没有权限”、“在这里请您耐心等待,您的反馈我们会为您加急标红”。

赵某好友还在微博中表示,16:00左右,受害人朋友X某于温州永嘉上塘派出所报案。公众号平安温州(温州市公安局官方微信)发布的调查结果(以下简称调查结果)也证实了此事实。

调查结果显示,8月24日16:22,被害人的温州市永嘉县朋友朱某某(推测即为X某)到永嘉县上塘派出所就赵某失联报案。民警随即通过公安信息平台查询赵某轨迹,并通过自己手机拨打赵某手机号码但显示已关机。16:41,永嘉县上塘派出所民警利用朱某某手机与滴滴客服沟通,在表明警察身份后希望向滴滴客服了解更多关于赵某所乘坐的顺风车车主及车辆的相关信息,滴滴客服回复称安全专家会介入,要求继续等回复。

17:13,滴滴客服向该所民警反馈称赵某在13时许预约了顺风车后已于14时10分许将订单取消,并未上车。民警质疑上车后还可以在中途取消订单,再次提出要求了解该顺风车司机联系号码或车牌号码以便于联系,未果。

17:30,调查结果显示受害人家属向乐清虹桥派出所报警称其女儿失联,永嘉县上塘派出所便联系乐清虹桥派出所接待民警,并表示将积极配合工作。乐清市公安局官方微博“乐清公安”发布的微博也显示8月24日17时35分,乐清警方接群众报警称其女儿赵某失联。乐清虹桥派出所民警于17:36分用接警电话与滴滴平台进行联系,平台客服称需3至4小时提供查询结果,民警表示情况紧急后,滴滴公司同意加急处理。

17:49,滴滴公司回电称需要提供介绍信以及两名民警的警官证等手续,后民警于18时04分通过邮件发送至滴滴公司。18:13,乐清警方收到滴滴公司发来的车牌(车牌号为川A31J0Z)及驾驶员信息。随即乐清市局启动重大案事件处置机制,于25日凌晨4时许在柳市镇抓获犯罪嫌疑人钟某。犯罪嫌疑人钟某亦交代,8月24日14:50,其将受害人赵某带至淡溪镇杨林线山路时,对受害人实施强奸并杀害。

滴滴顺风车何去何从

2016年7月28日,交通部等7部门联合发布了《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简称办法),网约车正式获合法地位,中国出租车行业迈入网约车、巡游车合规共存的时代。不过其中第三十八条规定:“私人小客车合乘,也称为拼车、顺风车,按城市人民政府有关规定执行。”这意味着顺风车不受《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的约束。

2018年5月15日,交通运输部运输服务司副司长蔡团结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有的平台公司以顺风车名义行非法营运之实存在巨大安全隐患。规范私人小客车合乘,要探索建立政府部门、企业、合乘双方等共同参与的多方协同治理机制。部分还未出台私人小客车合乘的城市要加快落实国家层面的改革意见,出台私人小客车合乘实施细则,明确有关各方的权利和义务。

在5月6日“郑州空姐顺风车遇害案”后,滴滴公布自查进展称“司机接单账号归属于嫌疑人父亲,且正常通过了滴滴顺风车注册时的三证验真、犯罪背景筛查和接首单前须进行人脸识别等安全措施。嫌疑人系违规借用其父顺风车账号接单。”对此,2018年5月16日,滴滴公布了顺风车整改措施。其中便要求顺风车车主每次接单前必须进行人脸识别,最大限度杜绝私换账号的可能性。

但为何此次安全事故未能防患于未然,8月25日,滴滴发布的“对于乐清顺风车乘客遇害的道歉和声明”对此进行了说明。

“道歉和声明”显示,钟某此前背景审查未发现犯罪记录,是用其真实的身份证、驾驶证和行驶证信息(含车牌号)在顺风车平台注册并通过审核,在接单前通过了平台的人脸识别,但案发车牌系钟某线下临时伪造。并且在钟某作案的前一天,有另一名顺风车乘客投诉其’多次要求乘客坐到前排,开到偏僻的地方,下车后司机继续跟随了段距离’",我们的客服承诺两小时回复但并未做到,也没有及时针对这一投诉进行调查处置。

在此次顺风车安全事故后,滴滴顺风车又该何去何从?8月26日11时许,滴滴出行微博号发布“关于乐清顺风车事件的自查进展”,提出自8月27日零时起,在全国范围内下线顺风车业务,内部重新评估业务模式及产品逻辑。

对于是否会永久下线顺风车业务?“关于乐清顺风车事件的自查进展”显示为“很抱歉顺风车不得不暂时下线”。

经济观察报 要闻部记者
常驻北京,关注宏观经济以及人社部相关产业政策,擅长细节深度写作。
个人微信号:tjsim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