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毒跑道”再现 浙江三门实验小学数百名学生身体指标异常

吴小飞2019-01-04 11:25

(图片来源:见习记者 吴小飞)

经济观察网  见习记者  吴小飞 自2018年9月秋季开学至今,浙江省台州市三门实验小学不断出现学生流鼻血、咳嗽、头晕、呕吐和身体起红疹等症状,情况严重的,还伴有脱发、间歇性肢体抽搐。

据不完全统计,2018年12月10日至2019年1月3日,该校至少有30名学生因再次出现流鼻血、咳嗽、腹痛、头晕等症状赴医院就诊……同样是在2018年9月初,该校操场的塑胶跑道刚刚完工,校园弥漫着刺鼻的异味,这让敏感的家长意识到,孩子身体的异常,可能是“毒跑道”导致。

三门县实验小学正门  摄影  吴小飞

三门县实验小学正门 (摄影 吴小飞

此后,围绕病因筛查、跑道检测,后续问题处理,学生家长、校方、三门教育局、施工方中诚建设,反复激烈博弈。

孩子流鼻血、呕吐、起疹子

“大概从9月份学校开学后没多久,佳佳就时常会流鼻血,我们还以为是秋天天气干燥,就给她喝菊花茶、吃降火的药。”佳佳妈妈章女士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佳佳出生于2011年,在三门实验小学读一年级。不过,在2018年10月初,女儿一连4天出现流鼻血,让忙于生意的章女士意识到问题的不寻常。

多位家长与章女士的经历类似:最初孩子脸上出现红疹以为是蚊虫叮咬、脱发认为是洗发水质量不好。“我们没有往毒跑道那方面去想,以为是自己没照顾好孩子。”一位家长说。

而在2018年9月初,该校操场的塑胶跑道刚刚完工,校园弥漫着刺鼻的异味,这让敏感的家长意识到,孩子身体的异常,可能是“毒跑道”导致。“我百度了很多报道,孩子目前出现的情况跟之前的毒跑道问题很像:都是起疹子、流鼻血。”三门实验小学2年级8班的学生家长王丽告诉记者。

2018年11月27日至29日,三门县教育局和校方联合安排了一次学生体检,检测机构为三门县人民医院以及其附属中医院。三门县人民医院同时也是浙江省第一医院的三门湾分院,于2006年1月被浙江省卫生厅评为浙江省二级甲等综合性医院,尽管一部分家长对医院的检测水平存疑,但是大部分学生还是参与了此次检测。

一份家长提供的检测结果汇总单显示,参与此次检测的千余名小学生中,有578人血常规指标异常;111人尿常规指标异常;135人肝功能、肾功能、尿酸指标异常;98人凝血功能异常;9人胸片改变。不过,该汇总单无法确认是否一人同时兼有多项指标异常的情况。

“这个汇总的表格十分粗糙简单,WBC(白细胞)增高和减少,也要结合其他参数来看。”昆明儿童医院原主任蔡旭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血常规检测中的WBC增高和减少,最终作用到不同个体上,呈现的结果会有很大的差异性,一般可能会引发一些炎症;尿常规中的尿隐血+,可能反应的是尿路有感染,肾功能等问题。

三门县人民医院的血液采样窗口 摄影  吴小飞

三门县人民医院的血液采样窗口(摄影 吴小飞

不过,蔡旭提醒道,如果儿童离开特定环境症状就明显减弱或者消失,这就意味着跟环境密切相关。据部分家长陈述,自察觉可能是跑道有问题后,就不再送孩子去学校,孩子流鼻血、起疹子的情况会明显缓解。

第一次体检的检测报告,被装在一个牛皮纸信封里反馈到家长手中。不过,信封中会有一张载明结果提示和专家组建议的纸条,会根据不同的诊疗结果,备注是否需要就个别指标进行再次体检,并括号统一安排检测。

综合多位家长提供的信息,2018年12月15日,三门实验小学安排了第二批体检。检测机构还是三门县人民医院,以尿检为主。一张家长提供的不完全二检名单显示,共有37名小学生参与了检测,该名单与第一次体检时的一张附录名单一致,指标皆为隐血+RBC(红细胞)升高。

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儿科主任洪建国表示,尿隐血出现三个+,患者一定会有血尿,这通常意味着肾功能的异常。

“我孩子第一次检查时是隐血两个+,第二次检查隐血是4个+。”一位参与二次体检学生的家长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据其介绍,2018年12月20日前后,体检报告单才下达,学校老师称会在十日之内安排后续诊疗,但是至2019年1月2日,家长并未等到承诺的诊疗安排,遂选择自行就医。

两次质检指标超限

三门实验小学的整体建筑群呈“U”型分布,教学楼环操场而建。建筑共有五层,年级分布与楼层分布基本一致,低年级的一般楼层较低。学校的操场不仅是体育运动场所,还是学生课间活动的主要场地。

2年级8班,位于该教学楼一层,越过门前约一米宽的走廊,就是操场跑道。该班级是学生身体出现异常情况时间较早、爆发较为集中、家长维权较为激烈的一个班级。一位家长提供的微信截图显示,2018年11月5日,该班45名学生就有42名家长反映,孩子的身体出现了异常。

2018年9月下旬,王丽和部分学生家长去学校跟校长梅强沟通,就小朋友身体出现异常情况,且学校操场异味较重,怀疑是跑道问题,提出对跑道进行采样检测。“当时校长态度非常好,说如果我们怀疑,可以随便取样送检。”

2018年9月底,王丽和部分学生家长,携检测机构杭州普洛赛斯有限公司的相关人员,前去取样。“再找校长时,他的态度开始发生360度大转弯,说我们是无理取闹,称学校操场已经安全检测,完全符合安全标准。”王丽说。

梅强所提到的这份检测,是在2018年9月11日,由三门县实验小学委托浙江省家具与五金研究所暨浙江省体育用品质量检验中心(下称:五金体育)作出。该检测机构以GB/T14833-2011《合成材料跑道层面》为标准,对面积为10cm×10cm的塑胶跑道样块进行检测的结果显示,该样本的苯、甲苯和二甲苯、游离甲苯二异氰酸酯、重金属(可溶性铅、镉、汞等),在安全限值内;以T/310101002-C003-2016《学校运动场地塑胶层有害物质限量》为检测依据,对面积为20cm×20cm的塑胶跑道样块的检测结果显示,总挥发性有机化合物(TVOC)为4.25mg/(m2﹒h),甲醛为0.037 mg/(m2﹒h),在安全限值内。

但是相较于孩子不断加剧的身体异常,这份检测报告并未打消家长的疑虑。2018年10月11日,实验小学校方、三门县教育局、施工方、监工方以及家长代表,就跑道再次检测问题召开会议。会议纪要显示,教育局、施工方和监理方均称自己严格把关,流程符合规范,“是有底气的”;此外,施工方和监理方还要求,若检测结果合格,家长要对此事登报道歉以消除负面影响。

三门县人民医院尿检送样处  摄影  吴小飞

三门县人民医院尿检送样处(摄影 吴小飞

当日,在各方的共同监督下,家长自费委托普洛赛斯组织了一次跑道采样检测。此次检测以GB362476-2018《中小学合成材料运动场地 》为标准,对尺寸为40cm×50cm的塑胶跑道样块进行采样检测。结果显示,3种邻苯二甲酸酯类(DNOP、DINP、DIDP)总合为5.20g/kg——限值为1.0g/kg;甲醛释放量0.230mg/(m2﹒h)——限值0.1 mg/(m2﹒h)。

王丽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这份检测结果,学校根本不承认,我们就把检测报告打印出来,在校门口分发给家长,后来家长们开始在学校门口拉横幅抗议。”与此同时,部分家长也选择不再送孩子去上课。

迫于各方压力,2018年11月2日,在三门实验小学2年级8班教室,召开了一次紧急的家长会。视频资料显示,当日的与会人员有三门县教育局副局长李宗田,教育局基建科科长张斌,校长梅强以及家长代表。会上,梅强表示“如果家长问,如果我的孩子回来上课,你能保证我孩子的身心健康吗?我不能保证,也不敢保证。”

值得一提的是,在此次家长沟通会上,李宗田对学生家长提出了明确要求,“第一,家长表达需求要合理合规,按正常的渠道反映,不要以为人多,有轰动效应,以为用自媒体或其他方式发布一些信息,上面才会重视和解决;第二,学生要正常上课,不能拿孩子不来上课作为解决问题的手段,缺课不利于孩子的身心健康,不要干扰学校正常的教学秩序。”

2018年11月7日,由三门县教育局主导,校方、施工方、家长代表共同参与,对问题跑道再次进行了检测采样。此次检测机构为各方共同认定的上海华测检测,检测标准为GB362476-2018《中小学合成材料运动场地 》和T/310101002-C003-2016《学校运动场地塑胶面层有害物质》。结果显示,校园塑胶跑道的有害物质—总挥发性有机化合物(TVOC)为16.18 mg/(m2﹒h),高于参考限值5.0 mg/(m2﹒h)。

检测机构杭州普洛赛斯项目负责人郁作奇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三种邻苯二甲酸酯类会对人体内分泌系统和生殖系统造成伤害;甲醛对人体健康的影响主要表现在皮肤黏膜、脏腑毒害、致癌变异及遗传变异等方面;TVOC主要影响人体的中枢神经系统,肝脏肾脏以及血液里面。华测检测的赵姓负责人也做出了类似的表述。

此外,上述华测检测赵姓负责人还介绍,一般而言,操场跑道的安全检测是在完工后的14-28天采样,因为一些化学元素较易挥发,时间越往后挥发的越多,参数会越小。最后一次检测距离操场跑道完工已有近两个月之久。

三门县中医院内一对母子在自助挂号  摄影  吴小飞

三门县中医院内一对母子在自助挂号(摄影 吴小飞

2018年11月20日,三门县教育局的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了前述检测结果,但是并未提及超标项目可能的危害和影响。公告称:至11月18日,在县教育局的积极参与下,已完成实验小学塑胶层及混凝土基础层铲除、清理工作;11月19日,成立了调查组并已开展相关工作,县教育局全力配合调查;同时县教育局也将积极与家长协商沟通,有序安排师生体检。

不过,据多位家长反映,跑道的铲除,并未参照此前“毒跑道”的处理方式,地表往下深挖50cm,以最大限度的消除隐患,而是仅仅铲除了跑道层和水泥层。

跑道含“毒”或系仓促完工

2018年7月13日,三门县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发布公告称,三门县实验小学运动场地改造工程,于2018年7月13日在三门县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开标,中标单位为三门中诚建设有限公司(下称:中诚建设),项目负责人钟鸣胜,工期为30日,中标价格77.73万元。

天眼查信息显示,中诚建设成立于2005年,早期主营业务为建筑工程施工、市政公用工程施工、建筑装修装饰等。法人代表叶信礼,同时也是持股该公司80%的大股东。

值得一提的是,至2018年9月18日,该公司的经营范围才包含体育场地施工建设,而彼时,三门实验小学的操场跑道工程早已完工。这也意味着,至少在投标申请前,该公司很可能并不具备学校体育场地施工的资质。

经济观察报记者就施工资质问题向负责实验小学塑胶跑道项目的中诚建设代表褚洪良求证,褚洪良称,对于资质问题并不清楚。三门教育局基建科科长张斌亦表示,具体的资质审核是招标中心在做,自己并不清楚。但他认为,不具备施工资质的单位,招标不可能通过。

与中诚建设同期竞标的公司,为浙江鼎益古建园林工程有限公司。据前述公告,浙江鼎益未中标原因为,提交的投标文件未按招标文件要求装订。而该公司经营范围,至少在2017年12月13日之前,就包含体育场工程。

据视频资料,2018年11月2日的紧急家长会上,三门教育局基建科科长张斌表示,三门实验小学塑胶跑道项目,已于施工前,在监理方、校方和施工方共同参与的情况下,对胶水、塑胶颗粒、细颗粒进行了采样检测,检测合格后才进行施工建设的。检测机构为五金体育,是浙江省质量监督管理局的下属单位,浙江省内主要学校跑道检测,都在这家进行。

若基础材料符合安全标准,检测机构也是官方认定,那么为何2018年10月的两份检测都呈现指标超限呢?

中诚建设的施工方给出了一个难以令人信服的解释: “国庆节前,校园周边如中国银行后面,做了防锈漆喷漆,味道覆盖了校园上空,此前的抽样检测结果合格。”

真正导致跑道问题的,或许另有原因。独立的塑胶跑道材料经营者、江苏金陵体育器材股份有限公司业务经理顾飞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塑胶跑道产业链上下游,容易产生“毒跑道”问题的,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基础材料,比如塑胶颗粒、胶水以及其它基础材料本身不合规,尤其是塑胶颗粒,仅仅就颜色看,以红色、绿色和蓝色为宜,白色次之,特别不推荐使用的是黑色胶粒。

“黑色现在已经被部分地方检测标准禁止使用,因为很可能掺杂与轮胎材料类似的橡胶颗粒,规范的跑道铺设一般不会购买黑色胶粒。”顾飞说。但他同时强调,这并不意味着黑色胶粒都是有问题的,但是如果出问题,一般都是黑色的,其次是白色。而根据学生家长留存的一块跑道塑胶材料样本,实验小学的塑胶跑道的底层颗粒,黑色胶粒占一半左右,其次是红色、白色等。

施工方代表对上述问题给出了前后矛盾的解释。褚洪良先称,黑色胶粒是以前老跑道的残留,施工方只是在原来的基础上做表层覆盖和凝固。当经济观察报记者追问是否确认此次施工从未使用黑色胶粒时,褚洪良又改口道“就算使用了黑胶粒,也是符合安全要求的。”

跑道施工过程中另一易出问题的环节,是在胶水中掺杂加速胶水凝固的添加剂。“这种添加剂含有较多挥发物质,比如TVOC,一般仓促赶工期的会用,大部分规范的施工方会尽量避免添加剂。”顾飞介绍,仅就操场跑道铺设而言,一般工程期是45日左右,且这45日必须均为晴好天气,最低限度不能低于30日。

根据三门县公共资源交易中心的招标公告,三门实验小学跑道的工程期为30日。“我们是8月中旬开始施工的,9月完工,整个工程时间比较紧张。” 褚洪良说。据多位家长反馈,至2018年9月7日,操场基本完工;中央气象网的天气资料显示,8月~9月,是三门县除了7月外,降水最为丰富的时期。据当地居民回忆,2018年8月10日—9月10日,三门的天气整体呈现阴雨天气多、晴天少的状态。种种迹象表明,实验小学的跑道工程期,距离最低30日的有效工期,相差甚远。

对于是否使用添加剂加速胶水凝固,褚洪良称并不清楚。“我们这个工程是外包做的,具体的施工细节并不清楚。”

此外,视频资料还显示,在2018年11月2日的家长沟通会上,张斌曾明确表示实验小学的跑道工程“并未通过合格验收”。但2019年1月3日,张斌在回应经济观察报记者提问时,又矢口否认,称“我不记得当时说过这个话,具体情况以调查小组查实的为准”。

经济观察报记者就跑道问题的调查情况、后续处理方案、学生诊疗和安全保障等问题,多次以电话、短信的形式分别联系了三门县教育局局长金有生、实验小学校长梅强以及负责此次“问题跑道”调查的调查组组长、三门县政府办公室主任邱永平,至本文发稿,未获回复。

2018年12月27日,浙江省台州市三门实验小学的操场上,挖掘机在轰隆作业,数堆砂石堆放在操场。同行的家长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学校正在准备铺水泥,建新的塑胶操场。而那些学生的身体健康,并没有随之迅速恢复到从前。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的学生和家长,皆为化名)

深度调查部记者
关注国家财税、金融方面的宏观政策,致力于公司方面的深度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