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北大专家预警:北京治霾现在最大的挑战是,北京、河北财政吃紧

吴小飞2019-03-21 12:31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记者 吴小飞 “目前,雾霾治理的挑战是什么?现在的挑战是没钱了。”胡大源说。胡大源介绍,今年“两会”期间,北京财政局长向中央政府请求拨款,2018年年底,河北省也在向中央政府请求拨款,最后以发三百亿的地方债暂时缓解,整个京津冀地区都是财政吃紧,工作十分艰难,无力大举治霾。因此,在目前的情况下,北京的雾霾治理不可能像之前那样迅速而有效,治霾速度会有所减缓。3月20日下午,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胡大源,在北大国发院举办的“两会政策解读报告会”上表示。

“两会期间讨论很多的一个问题是,花了这么多钱、这么长时间研究京津冀及周边大气污染的成因,得出来结论是,地区污染排放物远远超出环境承受能力。就有人提出,重污染原因搞清楚了,对症下药就能解决问题了,为什么重污染天气还依然说来就来?……目前雾霾治理的挑战是什么?现在的挑战是没钱了。”

胡大源回顾,两年前,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为了解决雾霾问题,设立了专项资金,集中相关部门形成治理机制。“今年两会开始时,全国政协委员、生态环境部大气环境管理司司长说了,两千多人研究,6个亿资金,最后结论是京津冀地区的产业结构偏重。”

“我们老说河北污染,河北污染和北京污染不太容易区别,实际上这几年北京的治理工作从另一个角度讲,是卓有成效,无风和一级风的情况下,雾霾形成机率大大降低了。”胡大源说。北京做了哪些工作?举办奥运之后迅速转移工业,接下来是把燃煤变成燃烧天然气。最近两年把周边城乡接合部的散煤基础清理了、对柴油车的限制和处理……一系列动作起到非常明显的作用。

他举例,近年来为了治理雾霾,疏散非首都功能,相关部门提出了“2+26”区域规划,北京和天津,再加上保定、石家庄、邯郸、安阳、郑州等地。自然科学家想法,“2+26”的核心是2,2中,最大核心还是北京。“但从经济学角度来说,这种区域功能的调整,会直接影响华北相当一部分省市。原来一些地方的工业布局,是按照当地的交通情况、最大化带动经济等,建立了一系列的重工业,包括建材、钢铁、水泥等,同时也靠近原料地,这是科学合理的。这些地方在当初做产业布局时,没有考虑雾霾问题,也没有考虑后来还会有一个雄安新区。”

胡大源进一步解释道,根据其团队2018年的调研,在“煤改气”工作中,河北做了很大的努力。“有些地方冬天很难过,因为他们把燃煤锅炉给砸了。原因在哪?不是下面的官员都恶,而是不‘一刀切’完不成任务,最后没有办法,只能一刀切。‘一刀切’切到弱势群体。”

深度调查部记者
关注国家财税、金融方面的宏观政策,致力于公司方面的深度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