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戈尔重操服装主业:剥离投资板块,还能靠卖西装赚钱吗?

洪宇涵2019-06-07 09:05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记者 洪宇涵 “美国有耐克,德国有阿迪,雅戈尔也完全有实力成为这样的集团。”5月20日的股东大会上,雅戈尔董事长李如成再一次表达了要回归服装主业的计划。今年是雅戈尔成立的40周年,4月30日,雅戈尔宣布将执行了11年的“三驾马车”(服装、地产、投资)发展战略进行调整,投资业务将被剥离。

雅戈尔将重新聚焦服装主业,房地产成为唯一副业。“雅戈尔在90年代是高速发展的,到了2010年以后,基本上进入了一个徘徊期,甚至是没有什么增长。经过一段时期的反思以后,我们觉得雅戈尔还是有很好的成长空间。”2018年底,李如成在接受经济观察报采访时谈到,“现在房地产市场开始变化,国家正在做一个大的调整,我们判断空间不会太大,黄金时代已经过去。金融投资风险也很大,尽管我们有些项目有比较好的收益,但是有的项目有一定风险,有的投资周期也很长,效益也不稳定。从产业上来看,我们已经完成对服装品牌和产品升级的计划,雅戈尔应该说是这个行业里一个基础扎实的企业。”

服装界巴菲特

李如成用了将近三十年的时间将一个乡镇服装企业做成了国内第一男装品牌。但在雅戈尔市值突进的数年里,服装主业都表现得不像主业,更加赚钱的房地产和投资副业反而占据更加重要的地位,尤其是利润贡献最大的投资业务。

雅戈尔涉足金融投资始于1999年。当年雅戈尔斥资3.2亿元投资发起成立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取得了9.61%的股份。1999年至2005年期间,雅戈尔还陆续投资了广博股份、宜科科技(后更名为汉麻产业、联创电子)、宁波银行等。2005年,股权分置改革全面铺开,资本市场步入了快速发展期,雅戈尔持有的金融资产市值急速增长,一度超过200亿元。

2007年,雅戈尔出售中信证券股份4506.56万股,实现投资收益达16.51亿元,占雅戈尔当年净利的一半。2009年,雅戈尔减持中信证券、海通证券和金马股份,获益约18.6亿元;2015年减持中国平安、广博股份、金正大等,获益5.36亿元。

投资中信证券带来的高额收益让李如成很是钟情于投资中信系,在中信系旗下的中信股份上市前后,雅戈尔通过二级市场买入及参与新股认购的方式,累计持有中信股份14.55万股,占中信股份总股本的4.99%,总投资成本达170.62亿元。但此次投资却未能重复中信证券高收益,中信股份在2016年股价下跌16.92%,致使雅戈尔当年投资业务净利润同比下降39.24%,在2017年的年报中,雅戈尔计提中信股份资产减值准备33.08亿元,其中投资业务净利润为-16.89亿元,同比下降201.95%。

此外,雅戈尔投资业务的另一次“折戟”是金田铜业。2008年3月,雅戈尔在金田铜业申报IPO前夕以3.6元每股的价格,受让其3.05%的股份。但金田铜业在10年间三次冲击A股未果。2018年9月,挂牌新三板的金田铜业再次冲击A股,公司从2017年11月13日停牌至今,其停牌前的市值为35.96亿元。雅戈尔持股部分目前的市值约为1.1亿元,相较其10年前1.33亿元的投资成本仍缩水不少。

金盆洗手

尽管有着两笔不成功的投资,但雅戈尔的投资板块仍在过去6年中的4年里在“三驾马车”中贡献了占比最高的净利。根据记者统计,雅戈尔的投资板块除了在2013年与2017年出现了-4.89亿元与-16.89亿元的亏损外,在2014年、2015年、2016年与2018年间,雅戈尔在投资板块的净利分别为24.25亿元、27.27亿元、16.58亿元与17.89亿元,分别占当年总净利润的76.60%、62.39%、44.97%与48.9%。“什么主业不主业的,赚钱就是我的主业。”李如成在今年的股东大会上称,但此前的一则公告让雅戈尔“三驾马车”中最赚钱的投资业务成为了历史。

4月30日,雅戈尔发布了《关于投资战略调整的公告》,公告称,为了实现价值最大化目标,公司拟对发展战略作出重大调整,未来将进一步聚焦服装主业的发展,除战略性投资和继续履行投资承诺外,公司将不再开展非主业领域的财务性股权投资,并择机处置既有财务性股权投资项目。对于存量项目,除履行原有投资承诺外,雅戈尔将根据不同的投资特点,采取二级市场减持、协议转让、期满后退出、上市后退出等不同的策略,择机进行处置。

李如成在股东大会上解释了放弃投资板块主要原因:一是证监会对股权投资退出进行限制,退出越来越难,这给了雅戈尔很大压力;二是由于《新会计准则》的执行,投资业务的盈亏受持有的金融资产股价波动影响较大;三是难以对投资团队做好现金监管。

在股东大会上,李如成重点提及了2019年1月1日执行的《新会计准则》,“会计准则变化太大,连伟大的巴菲特都搞不明白了,他一会儿亏损五百多亿,一会儿又盈利六百多亿。”

根据《新会计准则》要求,长期股权投资以外的金融资产,都被指定为“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其他综合收益的金融资产”,其价值波动和处置均不影响当期损益,仅分红收入可计入当期投资收益从而影响当期损益。在旧会计准则下,上市公司通常将权益投资归入“可供出售的金融资产”,并可借此调节利润。这些“可供出售的金融资产”,股价的涨跌计入其他综合收益,属于权益类项目,而不属于利润表项目,所以即便上市公司持有的股票大幅浮亏也不影响利润。而一旦出售的话,原先计入其他综合收益的又可以转入到投资收益,体现在利润表里。但在新会计准则下,上市公司持有的股票,无论是浮亏还是浮盈,都需要计入到利润表中,这将对利润表带来巨大影响。

截至2019年3月末,雅戈尔投资项目共39个,投资成本304.55亿元,期末账面值320.20亿元。其中持股规模最大的当属中信证券,市值占比达到49.62%,占到雅戈尔总资产的比例达到21.59%。在雅戈尔持有的39个金融投资项目中,只有宁波银行属于长期股权投资,其余38个项目都将因为股价波动而影响当期利润。

记者发现,在《新会计准则》实施前,雅戈尔已经开始处置金融资产。根据统计,去年雅戈尔金融资产的买卖交易金额累计超63亿元。自今年开始,雅戈尔出售中信股份交易价格累计为42.54亿元,结构性存款到期赎回累计金额为14.17亿元。而雅戈尔在4月25日发布的公告中表示将终止参与宁波银行非公开发行。

难舍房地产

雅戈尔的“三驾马车”如今只剩下“两架”,除了发家的服装产业外,李如成放不下的还是房地产业务。早在1992年,雅戈尔就进入了房地产行业。2004年,雅戈尔开始走出发家地宁波,并在长三角制造数个高价地。2010年,雅戈尔以24.21亿元竞得杭州市申花区53号地块和56号地块,成交价格达11.65亿元和12.56亿元,合计24.21亿元,刷新了当地土地出让的单价纪录。但在三年后,遭遇调控的雅戈尔,仅付出了一半的地价,业务受困的雅戈尔不得不“壮士断腕”,损失掉4.84亿元的合同定金,退掉了此前拍得的杭州申花地块。

今年5月23日,雅戈尔新增了一笔对外投资,成立雅戈尔康旅控股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李寒穷,注册资本1.92亿人民币,经营范围包括“实业投资;房地产开发经营;自有房屋租赁;房产信息咨询服务。”资料显示,李寒穷为雅戈尔董事长李如成独生女。在今年2月,雅戈尔耗资3.9亿元购得慈溪三地块,3月2日,雅戈尔又以4.5亿元的价格竞得甘肃省兰州市七里河区两地块。去年,雅戈尔还曾以10亿元的价格成功竞买到天津亿豪大厦。尽管雅戈尔加大了房地产业务的投入,但公司2018年年报显示,地产业务收入降低17.8%至39.9亿元,净利润降低14.5%至10.5亿元。

2016年底,李如成称将在三年时间内,投入100亿元,启动科技与创新战略,“用五年时间再造一个雅戈尔”,发展服装主业。但据2018年年报显示,雅戈尔的服装业务起色仍不明显。雅戈尔在2018年品牌服装营业成本同比上年增幅1.31%,品牌西服营业成本同比提升10.46%。据近三年财报显示,2016年—2018年,雅戈尔存货周转天数分别为533.88天、866.85天、1054.33天,处于业内高位。与此同时,2016—2018年应收账款周转天数也在同步提升,分别为6.15天、10.52天、12.27天。

此外,公司针对年轻男性消费者且已经经营8年的品牌GY,已在去年全面关店。2018年报显示,报告期内GY共关店95家,报告期末仅剩1家自营网点。“但发展之后我们发现GY这个品牌面对的竞争很激烈,再加上我们公司内部有个规矩:产品的毛利率必须在60%以上。但GY这个品牌的毛利率只有40%左右,这个品牌经营之后,我们感觉是亏损的,所以我们及时地撤掉了。”李如成在股东大会上称。

李如成曾费心挖来了乔治阿玛尼的设计师、台湾人龚乃杰担任公司设计总监,也曾坐十几个小时的飞机,飞赴欧洲,拜访各大顶级面料供应商。在五年计划过半之际,李如成“用五年时间再造一个雅戈尔”的豪言能否实现,仍然需要时间的检验。“敬爱的股东们,给我们时间吧!”李如成在《致股东书》中写道。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观察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观察报》社所有。未经《经济观察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华东新闻中心记者
重点关注华东地区企业的业务发展与资本运作。
联系邮箱:hongyuhan@ee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