扩张超预期、被迫提前封盘 五家量化私募跻身百亿俱乐部路线图

沈述红2019-09-13 12:14

经济观察报 记者 沈述红 随着量化私募的极速扩张,百亿私募格局已悄然生变。

2019年一季度A股凌厉上涨之后,经历了漫长的震荡调整期,加之外围市场同样波动剧烈,追求绝对收益的量化私募基金成为不少券商和投资者的首选,量化私募也因此迎来一轮快速发展。

目前,已有灵均投资、明汯投资、锐天投资、金锝资金、幻方量化五家量化私募管理规模超百亿,跻身于凯丰投资、高毅资产等其余二十多家私募在列的百亿私募榜单里,这也是继2015年股市异常波动后,量化私募首次重登“百亿宝座”。其中,幻方量化由于今年以来规模暴增逾60亿,甚至发布公告“被迫提前封盘”。

“完全超出预期,没想到公司规模会增长这么快。”一位量化私募人士的话语,道出了多家百亿量化私募共同的感受。

市场最关心的则是:为什么是这五家?他们如何一步步扩张成为百亿私募?如何面对快速发展的自己?未来的方向又在哪里呢?

升浪

习惯了每天东奔西走的吴坤有点不太适应最近的工作节奏。8月以来,吴坤出差和路演的频率明显降低。

这种状态是从他所在的私募开始控制规模起始的。作为上海一家突破百亿规模不久的量化私募市场部人士,吴坤亲眼见证了头部量化私募在这两年的快速发展。“我们这两年都发展比较快,去年规模增长了20多亿,今年更快,增长了50多亿。券商也非常热情,都在大力推我们这一类产品,这是2018年前我们不曾有过的待遇。”吴坤感慨。

这让吴坤所在的公司感受到压力,他们开始有节奏地控制规模增长,不再什么资金都接入,往常忙到飞起的市场部也开始放慢步伐,把时间更多地放在了内部治理、学习和招募员工上。“其实就是怕失控,怕30来号人的投研团队实力跟不上规模增长的速度,也怕影响到客户的收益。”吴坤说。

与吴坤所在私募有相似遭遇的,还有幻方量化、明汯投资等机构,他们在今年纷纷突破百亿规模,达成了市场上绝大部分私募难以企及的目标。

具体来看,幻方量化今年5月份突破百亿,目前资产管理规模逾120亿,年初至今增长60亿,去年增长30亿;明汯投资目前管理规模超过100亿,今年增长逾50亿,去年增长近20亿;灵均投资目前管理规模120亿,今年增长逾30亿;金锝投资、锐天投资管理规模在今年也迅速达到百亿级别。

这五家机构突破百亿规模的基因何在?

厚石天成总经理侯延军分析了市场和渠道对他们的“优待”。一方面,大部分量化投资都具有收益曲线相对平滑、收益可复制性强及部分策略能够穿越市场牛熊的特征。在震荡期,量化投资会受到投资人的关注,尤其是近两年资本市场打破刚兑,股指期货逐步松绑,让很多追求稳定的客户开始转向权益市场的量化对冲策略。

另一方面,由于股票市场客户资源基本掌握在券商手里,而年初以来,多家券商的交易接口开始向量化私募放开,私募机构自身研发的交易系统可直连券商柜台,减少交易延迟,推荐高换手的量化产品还可增加手续费收入,给券商带来巨大利益。而规模超百亿的5家量化私募,比较擅长T+0策略交易,换手率高于多头策略,引得各路券商纷纷追捧。

并非所有的百亿量化私募都以券商渠道为主,以直销为主、且不给渠道方提供销售费用的幻方量化,虽然与渠道方的合作从2016年就开始了,但双方合作并不算紧密。“但由于今年以来市场对于量化产品的接受度明显提高,渠道方也愿意主动销售我们的产品,这一块今年有了明显的增量。”幻方量化投研部副总陆政哲表示。

除了市场行情因素的叠加,上述机构的具体操作策略也值得溯源。以幻方量化为例,该机构基于多策略多周期叠加的综合模型,整合了选股收益与日内交易收益,产品类型结构上主要包括市场中性与指数增强两大类型,股票端仓位基本处于满仓运行状态。“好的量化投资策略模型是可以适应市场风格转变、动态地进行调整的。过去两年多市场风格就有多次切换,而我们的超额收益一直很稳定,这是我们规模能增长的重要原因。”陆政哲说。

明汯投资则基于发展以量化对冲策略为主的低风险中等收益的中性产品,以及满仓量化选股多头为策略的指数增强产品。以承受资金量最大的中性产品为例,明汯投资相关核心产品今年以来收益在25%左右,每月都有收益。目前,这类产品承受了80%的资金量,指数增强产品则承受了20%的资金量。“这是资金自己的选择,说明目前市场上更倾向于选择低风险中等收益的投资产品。”明汯投资市场部董事总经理田芩蔚告诉记者。

另一家北京百亿级量化私募市场部人士坦言,公司有超过70人的投研团队,非常重视投研、团队、数据设备等的建设。除了具备投研优势,该公司得以发展壮大还在于深耕渠道,重视销售服务。“很多私募广泛合作不同券商,但我们一旦决定合作就要做到最极致,每一个渠道都会深耕。我们不希望渠道仅看短期业绩,要通过反复沟通和路演让他们了解并认可我们的实力。长期下来,我们的投资者认可度就很高了。”

洗牌

近年来,量化私募快速“洗牌”。

2016-2017年,市场经历“量化小年”,主要受到A股“一九”行情影响,量化私募快速收缩,当时头部量化阵营的规模明显小于股票多头私募。

2018年,量化私募圈更出现“北九坤,南幻方”、“四大天王”等说法。特别是2018年上半年,九坤投资、幻方量化、锐天投资、致诚卓远这四家量化私募,通过高换手Alpha策略,以高频价量交易博取较高收益,规模扩充迅速,被业内誉为“四大天王”。他们代表的操作风格为使用高频策略,而非基本面量化选股获得Alpha,本质上可理解为赚散户冲动交易的钱。

2018年下半年,随着A股缺乏信心及一定的恐慌情绪,高频量化策略难以捕捉非理性投资者的情绪波动,散户冲动交易消失,反而变成了几家高频策略私募之间的博弈,因此,依靠中高频的私募广泛遇到容量上限和策略有效性问题。到了2019年下半年,“四大天王”只有幻方量化、锐天投资两家规模超过百亿元,这意味着九坤投资和致诚卓远“掉队”。“公司突然间就成了‘尖子生’,这种感觉很奇妙。出去参加活动,大家对我们的态度都不一样了。”吴坤坦言。

陆政哲直言,经过过去几年市场的洗礼,本轮崛起的主要是以量价信号为基础的量化投资机构,这类机构在近些年低迷的行情中提供了有益而稳定的收益。它们无论从绝对收益还是相对超额收益的角度都超越了大部分传统投资机构,因而愈加受到投资人青睐。

从现在量化市场的情况来看,量化投资机构中头部团队总体质量较好,都具备了完善的团队构成和成熟的策略开发体系,在目前的规模水平上仍然能保持较稳定的业绩。“与早期的量化私募相比,这一轮兴起的量化私募的特点是有非常强的计算机开发能力和人工智能研究能力,这两块能力需要大量资金与成熟团队的支持。”

而另一些偏重于CTA和基本面模型的量化私募目前面临了较大压力,同时因为收入受限进一步影响了研发的投入。“以量价模型为主的策略有助于量化私募在发展初期展现收益优势,并快速提升管理规模,而基本面量化模型更适合管理大规模资金,是业绩稳定、具有口碑且规模较大的量化私募更看重的。”陆政哲告诉记者。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已达成诸多私募在规模上的奋斗目标,但百亿之后,如何平衡规模、收益与风险,也成为了上述机构要直面的最核心问题之一。

为应对规模扩张,已有数家量化私募发出“封盘”消息。首先是头部机构幻方量化发布公告称,公司决定不晚于2019年10月31日暂停目前所有产品的认申购、追加,以控制管理规模。此前,该机构在路演时也表示,目前公司管理规模并没有抵达上限,但不能等到规模到了上限之后再去行动,所以会提前做准备,之后也会发行新产品,但是会设定封闭期,或者对流动性进行限制。“规模控制方面,幻方量化今年无论是在策略开发还是在产品运营层面都做了准备。短期而言,我们还是会有节奏地控制规模增长,在后期产品商务条款上做适当调整,以找到更匹配量化基金的长期资金,同时观察策略对于规模的敏感度。”陆政哲称。

另外,虽然目前还未达到百亿规模,但因诺资产由于2019年下半年以来公司中性策略及混合策略规模增长较快,且市场流动性萎缩,为维持业绩的持续性,公司也决定自2019年8月1日起暂缓新增资金认申购公司中性策略,及混合策略类产品,并根据市场情况及策略情况控制管理规模。

而另一家头部量化私募九坤投资则从去年开始,便已早早按规模和策略容量严格限制募资额度,保障投资者利益。

田芩蔚透露,明汯投资面对规模增长一直都非常谨慎,会对规模增长进行动态评估。一方面观察自身策略的开发和提升对产品收益的影响。另一方面,也要看大规模资金量对业绩的综合影响。“我们不希望一下子接进来很多资金,希望这个过程是一步步来的。”

“我们目前不会控制规模增长,因为公司规划的是大容量策略,最高可容纳250亿左右的资金规模。”上述北京百亿级量化私募市场部人士表示。

进化

随着百亿量化私募纷纷崛起,量化私募发展是否已趋于成熟?其未来空间还有多大?

从数据来看,目前,国内约有300家以量化策略为主的私募机构,管理总规模大约在2000亿,在二级市场私募的管理规模中占比不到10%,与海外成熟市场差距甚大。“中国的量化投资发展仍在初级阶段。也正因为如此,其成长的速度才会这么快。”陆政哲表示。

而这一时期的量化机构,无论是软硬件的建设、技术工具的应用,还是策略开发,都处于快速迭代的过程中。根据陆政哲的观察,短期内个别量化细分领域的策略趋同现象在加剧,策略的生命周期也在缩短。由此,未来量化机构必然面临不断提升策略迭代能力的挑战。

从具体机构的策略迭代来看,幻方从早期的高频交易型策略,到多因子模型,再到今天的基本面因子与量价因子结合并利用人工智能优化的多策略多周期模型,经历了一系列变化革新,且系统和策略还在持续进化。接下来,陆政哲将带领其团队继续开发、优化策略模型,以容纳更大的管理规模。

在投研体系和策略架构上,幻方在2018年就提前做了一系列调整优化,以迎接更持续的规模增长。“未来,幻方一方面会继续加大先进技术应用尤其是人工智能应用的投入,提升数据处理与信号挖掘能力,另一方面会扩大基本面量化研究团队,为策略模型提供新的支持,不断强化多策略多周期的整合,在更大规模水平上保持优秀的可持续的投资能力。”陆政哲表示。

在陆政哲看来,量化投资市场占比仍将进一步扩大,它科学化数量化的投资模式会被越来越多的投资者接受。短期而言,其市场风格转变可能在一段时期会影响某个策略的表现。但是长周期上,优秀的量化投资机构都有能力保持领先的超额收益水平。

然而,量化私募面临的问题不仅于此,困扰陆政哲团队的还有人才更迭问题。虽然,过去两年幻方将所有收入都投入到了基础设施与量化团队建设,但他们面临的现实是:国内仍然有很多人并不了解量化投资,甚至对高科技人才“炒股”持负面的态度。

鉴于此,幻方量化更多从海外直接招聘优秀人才归国。“我们主要需要数学与计算机类相关专业的人才,对于人工智能方向的人才需求也很大。在人才选择上,我们更偏爱有扎实数理基础、优秀科研或开发能力、在细分领域有深入研究的人才。”陆政哲表示。

吴坤所在的机构和明汯投资也面临着招人困难的问题。田芩蔚用“一直招,一直难”来描述公司在人才方面的窘境。在她看来,如果要在量化领域做出比较突出的业绩,一定是在前沿学科、计算机、金融等各方面都有建树的,但在国内求职市场,他们极少碰到合适的求职者。因此,他们也不得不在成熟的海外市场里找合适的投研人员。

“但我相信,随着国内量化私募的发展壮大,这种现象会有所改变。”吴坤补充道,我国人工智能越发达,越有利于量化发展和量化人才的积累。目前,已经有量化私募在腾讯、阿里巴巴等公司寻找从事人工智能的高端人才。而这,仅仅是一个开始。

(应受访者要求,吴坤为化名)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观察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观察报》社所有。未经《经济观察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华南新闻中心记者
深度聚焦华南地区证券、基金、上市公司领域。采访线索请联系:shenshuhong@ee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