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码地方金融服务平台:“红娘”如何撮合企业和银行

胡艳明2020-07-13 11:14

经济观察报 记者 胡艳明  来自当地政府和金融监管部门的七位负责人将手放置在大屏幕上,一阵炫光之后,“日照e融”四个字出现在屏幕上。7月6日上午,日照国际财富中心,山东省日照市金融综合服务平台——“日照e融”正式上线运行。

像“日照e融”这样的平台,过去几年内在全国各地陆续成立。他们的名称略有不同,比如“某地金融综合服务平台”、“某地小微企业金融综合服务平台“等等。

但提供的服务相似。平台来做银行和企业之间的“红娘”,银行发布信贷产品,企业发布融资需求。平台像一个线上金融服务超市,让企业像逛超市一样“货比三家”;银行以“接单”或者“抢单”的形式来接收小微企业融资需求,评估是否给企业贷款,甚至为什么拒单,银行都要给出具体的拒接原因。

而从“企业找银行”到“银行找企业”,不仅需要解决“最后一公里”,还要解决“第一公里”的金融服务平台,更需要一个用户培育过程,而这有待各方的支持。

兴起

2018年4月,人民银行南昌中心支行在江西省牵头成立“江西省小微客户融资服务平台”开发上线。据经济观察报了解,这是国内较早上线的平台。

2018年,央行4次降低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净释放流动性2.3万亿元,希望流动性流到民营企业和最需要的地方。央行易纲提出的“三支箭”要求,从债券、信贷、股权三个融资主渠道,支持民营企业拓宽融资途径。

谁来解决政策资金流动到小微企业的“最后一公里”的问题?对于人行南昌中支牵头成立平台的初衷,“希望通过增强银企信息对称,作为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的突破口。”人行南昌中支的相关人士告诉记者。

人行南昌中支希望通过建立融资服务平台,利用信息化手段,构建小微客户融资服务数据库,真实掌握小微客户融资需求情况,着力解决银企信息不对称问题,打通小微企业融资“最后一公里”,提升小微客户信贷可获得性、便利度和满意度,增强货币信贷政策传导的有效性。

2018年5月,江苏省金融办(后升级为江苏省地方金融监管局)牵头的江苏省综合金融服务平台上线试运行;2019年9月,北京金控旗下的北京小微企业金融综合服务平台正式上线;2019年11月,浙江银保监局建设的浙江省金融综合服务平台正式上线发布;2019年底,广西综合金融服务平台上线。

在上述在“母平台”下,相继成立了“子平台”。比如江苏省综合金融服务平台中,平台包括省级“母平台”和市级“子平台”两级,省级“母平台”主要提供省级法人金融机构和非法人金融机构省级分支机构的接入、统计查询等综合类服务,各设区市“子平台”主要提供辖内法人金融机构和企业接入、融资对接、政策对接、征信产品支持等服务,县(市、区)接入所在地设区市“子平台”。

目前,北京金控旗下的北京小微金服平台也与朝阳、东城、石景山、昌平等地方政府联合建立了区级小微金融平台。

另外,有山东省日照市、安徽省安庆市、湖南省株洲市等地也相继上线市级综合服务平台。

从目前已成立的平台来看,主要有央行的地方分支机构、地方金融局、银保监局等机构牵头成立。比如上文提到的江西平台,主要由人行南昌中支发起;江苏平台由地方金融监管局的相关处室来负责;浙江平台主要有浙江银保监局来推动成立。

虽是不同的机关部门牵头负责,也有主要参与过当地平台设计的人士告诉记者,主要是政府层面的安排,希望能够打通银行和企业贷款的不顺畅之处。

人行南昌中支的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江西服务平台主要由南昌中支货币信贷管理处和科技处负责运行,货币信贷管理处负责平台运行业务上的管理,督促银行机构处理企业融资需求,科技处主要提供平台运行技术支持,主要是修改完善服务平台功能、平台日常运行维护。“人行南昌中支于2019年12月与北京天拓数信科技有限公司签订了服务平台技术支持服务合同,以及时响应服务平台新增功能的开发及已有功能的修改完善。”人行南昌中支的负责人告诉经济观察报。

“地方人行和银保监牵头的不多,可能地方金融局主导的更多一些。”有某地方平台总经理告诉记者。他解释称,从各地方情况来看,平台对小微企业免费,大部分是采取‘政府购买服务’,委托一个运营的主体来负责。一般平台背后会有支撑单位,毕竟以公务员体系的人手和规模条件,难以运营一个较大平台。

上述江苏省平台的运营主体是江苏省联合征信公司;上文提到的山东省日照市金融综合服务平台,是授权国有控股企业来负责平台运营及维护,由日照市财金投银方科技服务有限公司来负责平台运营。

“企业找银行”到“银行找企业”

上述地方平台总经理告诉经济观察报,初期很多平台大都提供的是撮合的服务。现在很多平台直接接入银行,希望在平台上就能完成贷款,提供一站式的线上服务。“我们也试接入了几家银行,还处在调试阶段,对线上放贷的风控、合规等方面都是复杂的工作。”“我们不是让银行给小微企业放贷款,而是把企业描述精准,让银行‘敢于’给企业放贷款;不是给没有还款意愿和还款能力的企业去找银行放贷款,是把银行没有办法认识到的、被埋没的企业的信用挖掘呈现。”在成立初期,北京小微企业金融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强调。

从目前各平台的数据来看,记者了解到,目前江西平台上线后,至6月21日,服务平台注册用户105.2万户,17.4万户企业通过服务平台申请贷款2939.5亿元,其中11.8万户获贷1986.5亿元;浙江平台从上线到今年4月末,目前全省依托平台完成的授信超过1400亿元;江苏平台截至2020年6月30日,平台注册企业超过39万户,入驻各类金融机构333家,累计解决融资需求10142.5亿元,支持企业7.2万多家。

除了为小微企业提供融资服务,平台也希望将小微企业的融资需求再反馈到政策层面。比如,江西平台要求银行“有求必应”、“全程留痕”。融资服务平台能够全流程记录小微客户申请对接、调查评估、评级授信、贷款发放等情况,提高融资过程的透明度,便于金融管理部门掌握小微客户融资的真实情况,及时进行政策制定或调整。

据人行江西中支货币信贷管理处相关负责人告诉经济观察报,通过整理银行对于小微企业贷款49946条拒贷原因,从服务平台反馈拒贷原因看,“缺乏有效抵押担保”和“客户主要产品市场竞争力不足”是影响企业融资最主要的两个原因,“我们及时分析相关数据,向省委省政府及有关部门建言献策,推动政府部门完善融资担保体系,加强产业政策和信贷政策配合。”

“第一公里”和“最后一公里”

如果说在提供服务的过程中还有什么烦恼的话,“服务小微企业的过程中,一个突出情况就是小微企业对我们的知悉度不是很高,如果我们缓慢地拓展,服务的效率又会下降,需要比较长的一段时间。”上述地方平台总经理告诉记者。

该总经理苦恼于当地的很多优惠政策,企业并不了解。“很多小微企业可能在行业中做得很好,但是让他们去了解金融优惠政策,找到政策、申请政策,可能是一件比较费力的事。”

在该总经理看来,平台不仅是需要解决“最后一公里”,也在解决“第一公里”的问题,“估计很多地方平台面临的情况也和我们差不多,就是政策散落在不同的单位,没有形成协同效应。”据了解,该平台也在与政府协商,形成统一的接口,汇聚政策信息。

记者了解到,许多地方平台也通过各种形式在推介政策,通过官网的移动窗口、微信公众号、手机APP等形式。比如不少平台在醒目地方标识了“防疫专区”,宣传针对防疫的金融政策。

银行放贷也需要企业的工商、税务、社保等信息。多地服务平台整合当地的其他数据,以求更好地位融资服务。例如,浙江银保监局局长包祖明介绍,浙江省在全国较早实现了省级政府部门数据的集聚,目前该省市场监督、法院、税务、公安、环保等54个省级政府部门建立了数据共享对接。

记者了解到,目前,人行南昌中支已经和江西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协调共享企业工商数据,服务平台已实现线上调用工商数据接口,企业在注册过程中,通过输入统一社会信用代码,平台直接获取企业工商信息。下一步服务平台还将与相关政府部门协调,整合税务、社保、水气电等涉企数据,积极探索利用区块链技术,实现数据不出库共享。

不仅是税务、社保等协同信息,上述地方平台总经理告诉记者,企业到地方平台注册,会提供一些数据。“数据怎么用是一个问题,比如数据组合起来,建模之后会形成怎样的结果,这是一个需要我们不断的挖掘和创新的方向。”

如果解决最后一公里,也需要更多的企业了解服务平台,以及学会在平台申请融资。“有些像共享单车刚推出的时候,现在大家可能习惯了短距离出行会使用共享单车。也许未来,企业也都了解融资可以在当地平台上发布需求,这需要一个用户培育的过程。”上述平台总经理总结道。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观察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观察报》社所有。未经《经济观察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