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观社论 | 中国经济超预期复苏,民间投资能量如何充分释放?

社论2020-07-17 22:17

经济观察报 社论 中国经济超预期复苏。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二季度同比增长3.2%,一季度则是-6.8%。这足可说明中国经济的韧性。下半年经济走势如何,取决于多方面的因素,比如调控政策平衡的拿捏和把握,全球疫情防控的态势等等。我们以为,进一步增强民企投资信心,让民间投资尽早复位,对经济大局至为关键。

二季度经济转正,投资是重要支撑,特别是基建和房地产投资。上半年投资增速为-3.1%。如果不是民间投资拖累了整体投资转正进度,投资对经济的拉动也许会更显著一些。

民间投资受疫情冲击最大,修复需要更多的时间。1-2月民间投资同比下降26.4%,一季度同比下降18.8%。不过相比之下,国有投资1-2月同比下降24.1%,一季度下降12.8%,上半年即实现同比转正,同比增幅为2.1%。快慢之间,对民间投资的表现难免生出疑虑。

如果从更长的时间段观察,民间投资增速慢于国有投资的情形在2019年就已出现。现在来看,这一态势未能有效扭转,还因疫情影响有所放大。2019年,国有投资增速6.8%,比民间投资快2.1%。从今年上半年的数据看,两者的差距拉大到了9.4%。

上一次出现这样的情形是在2016年。民间投资增速一路下滑,与整体投资和国有投资增速的差距不断拉大,决策部门震动。当年5月和6月,国务院常务会议两次专题研讨扩大民间投资,并派出督查组奔赴18省区,督查促进政策落实情况。

疫情之后,民间投资的复苏进程受很多因素影响。比如,这一阶段投资刺激政策多以地方政府和国有企业为抓手。上半年基建投资一马当先,各地方强调大投资大项目拉动。虽然强投资有利于稳投资稳增长,但是受制于各种约束条件,这些项目民间资本参与度不高,很难成为获益者。正因如此,不久前,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刘元春在一个论坛中表示,围绕民营企业投资反弹要做一系列的文章,包括在大规模财政救助、货币投放过程中消除所有制歧视,进一步推动要素市场和市场经济体系相关改革等。

疫情是突发的外部冲击。很多民营企业调整策略,目标是保证现金流,先“活下去”。即使到今天,还有相当一部分行业没有恢复正常运行,而在这些行业中民企占比很大,比如餐饮娱乐业。对他们来说,复工复产是当务之急。更何况,疫情之前,一些企业因整体经济下行已经感受压力,一旦叠加疫情变数,即使一些有实力的企业,对新上项目也是审慎有加。

2019年民间投资占整体投资比重已经降至56.4%,自2011年以来首次低于60%——比重最高时曾超过64%。如果民间投资的复苏仍然迟滞,其在整体投资中的比重还可能进一步下降。我们担心,如果这种态势延续,意味着民间投资不能充分释放其能量。这种情况下,中国经济难言全面复苏。

从投资角度看,让经济从疫情冲击中走出来,就是要提振企业家和各类投资者信心,稳定其预期,让他们愿意为未来投资,相信承担风险可以获得新的增长红利。他们的创新和创造聚合成内生增长动力,塑造着中国经济的新引擎。如此,民间资本才能重新归位,尽展其能。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观察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观察报》社所有。未经《经济观察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