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观澜 | 台积电是怎样炼成的(十一)

王义伟2020-11-02 11:11

经济观察网 王义伟/文 2009年2月,为了应对金融危机带来的经营寒冬,台积电CEO蔡力行开始减员增效,坐够了冷板凳的梁孟松借机辞职。

辞职后的梁孟松先是在台湾清华大学任教,几个月转往韩国,在成均馆大学教书。

梁孟松入韩有两个背景:第一,他的妻子是韩国人;第二,他是芯片制造领域的顶级专家,早就被韩国三星盯上了。

也就是在梁孟松前往韩国的同一时间,张忠谋结束退居二线生活,重掌台积电帅印。

张忠谋回到一线后开始了与苹果的合作。苹果给台积电的见面礼,是A8芯片。

为了确保自己的生产工艺绕过三星专利,台积电与苹果合作,开发了两个版本的A8制程。

张忠谋不但新建芯片工厂,也在大规模、高速度地扩建工厂。位于新竹的第十二厂、台中的第十五厂、台南的第十四厂,以接近平时三倍的速度扩建。

像当初对付张汝京一样,张忠谋一边“扩军备战”,一边追杀“叛将”梁孟松。所不同的是,当年对付张汝京,是在美国起诉的。此次追杀梁孟松,动用的是台湾的司法力量。

2011年2月,梁孟松两年竞业限制期限到期,正式加盟三星,做芯片部门技术长。据传说,三星给梁孟松的年薪折合成新台币约为1.35亿,是台积电的三倍。

三星掌门人李健熙有一段名言:三个比尔·盖茨就能把韩国提升一个档次,自己的任务就是找到三名这样的天才。

对于李健熙而言,梁孟松就是芯片界的比尔·盖茨,值得不惜成本招揽。

梁孟松入职三星3个月不到,台积电在台湾起诉梁孟松,请求法院判令梁孟松停止泄露商业秘密、立刻从三星离职。

台积电的主要理由,是梁孟松违反了竞业限制的规定。按照协议,梁孟松离职后,两年内不得从事同类工作。表面上看,梁孟松确实没有违反协议,一直在大学教书。但实际上,梁孟松教书的成均馆大学,三星是出资方。成均馆的校区就在三星总部的水源市。梁孟松的教学地点,就在三星厂区内。梁孟松在韩台之间往返,也都是乘坐三星集团的专机。

更重要的是,梁孟松离职后,三星的技术水平进展神速,从45纳米到32纳米再到28纳米,2011年时几乎和台积电平起平坐了。

这中间怎么可能没有梁孟松的贡献呢?

面对台积电的指控,梁孟松在法庭上据理力争。最终,台湾法院的法官认为梁孟松已经离职2年之久,过了竞业协议期,驳回了台积电的诉状。

第一回合,台积电铩羽而归。

追杀梁孟松的同时,台积电的技术研发和产能扩张一直进行中。到2013年,台积电将一半的营业收入用来扩张工厂、增加生产线。

张忠谋豁出去了!

一直被蒙在鼓里的三星虽然不知道台积电要干吗,但是,台积电“扩军备战”的动作全世界都看得见,若非得到了大单,谁敢花这么多钱建厂、扩厂呢?

难道台积电把苹果的芯片拿下了?

答案在2014年揭晓。当年,苹果公布了A8芯片的代工企业,只有一家,台积电。

台湾岛内一片欢腾。张忠谋如释重负。台积电股价大幅飙升。台湾媒体不吝辞藻猛夸张忠谋:“一只手机救台湾”“张忠谋揭竿灭三星”。

包括张忠谋在内,台湾社会普遍认为,苹果被台积电吃定了。这一次是A8,接下来是A9,没的跑。

谁也没有想到,三星的反击来得这么快。

领衔三星反击的,正是梁孟松。

在梁孟松的领军下,芯片制造业皇冠上的明珠FinFET 工艺(即梁孟松的老师、台积电首任技术长胡正明发明的3D晶体管技术)被三星攻克了。三星成功做出了全球第一片14纳米FinFET 工艺芯片。

苹果立刻变脸,将A9芯片交由三星代工生产。不但苹果倒戈,美国高通也宣布将最新的芯片交给三星代工。

台湾媒体发出感叹,台积电的技术优势,一夕之间被抹平。

2015年1月,台积电召开股东会,张忠谋面色严峻地说:“没错,我们有点落后。”

这就是张忠谋,面对现实、承认落后。

台积电股票当天上涨8%。投资者知道,当张忠谋承认落后的时候,也就是绝地反击的开始。此时不加仓,更待何时。

张忠谋采取的,是双线作战的战法:

在内线,台积电内部,加强技术研发。

台积电的芯片生产是24小时不间断的,但是技术研发队伍,则采用了正常的上下班作息时间。这一次不一样了,台积电组建了一支“夜莺部队”,晚上也进行技术研发。这样的话,台积电就形成了24小时不间断研发的机制。当然,让技术人员牺牲夜晚的休息时间,张忠谋也给付了可观的报酬,夜间加班的工程师底薪上调了30%,分红上调了50%。

在外线,继续追杀梁孟松。

一审败诉之后,台积电上诉。这一次,台积电通过不为外人所知的运作,把法官换了,换了一个熟悉韩国法律的法官。律师团也搜集到了一批新的证据,包括梁孟松的10名学生都是三星资深工程师,梁孟松2009年就用上了三星的内部邮箱,三星的工艺有7个关键特征与台积电雷同等。最终,法院判梁孟松败诉,必须离开三星,2015年底前不得回到三星。

台湾的诉讼制度是三审定谳,梁孟松二审败诉之后,再一次提起上诉。三审一直打到2015年8月,梁孟松再次败诉。

现在看来,这应该是台积电的一个战术,用旷日持久的诉讼将梁孟松缠住,逼迫他将一部分精力用于应付官司,从而无暇全身心投入三星的技术研发和进步。

这个战术是成功的。

没有了梁孟松全身心的投入,加上技术路线冒进,三星生产的苹果A9芯片出现了重大瑕疵,导致苹果手机续航时间减少、机身温度明显上升。

消费者都是火眼金睛,几乎是第一时间发现问题。同时,台积电的夜莺部队也有了斩获,台积电的芯片质量也追上来了。

苹果又一次掉头,将部分A9芯片转交台积电生产。

等到A10以后,苹果的眼里就只有台积电了。

从2011年到2015年,梁孟松入职三星5年,与台积电打官司5年,落了个身心俱疲。

2017年,梁孟松与三星的合同到期,转身来到大陆加盟中芯国际,成为了中芯国际的CEO兼执行董事。

梁孟松加盟后,中芯国际技术进展神速。2018年10月,中芯国际宣布14纳米FinFET 工艺研发成功,2019年2月再度宣布12纳米 FinFET 工艺问世。

当然,即使技术进展神速,中芯国际和台积电相比,仍然是小巫见大巫。台积电拿走了整个芯片行业里60%至70%的利润。2019年的财务数据更能说明两者之间的巨大差距,这一年,中芯国际的营收只有台积电的1/10,净利润只有台积电的1/50。

梁孟松加盟中芯国际的时候,台积电在海峡两岸的布局也在加快推进。

2017年9月12日,张忠谋亲赴南京,参加台积电南京厂的设备进厂典礼。9月29日,张忠谋宣布,全球第一家3纳米芯片厂,将落户台南科学园区。

然后,张忠谋又一次发布了重大决定。

2017年10月2日,张忠谋宣布,自己将于2018年6月退休。

“过去30几年,创办、奉献台积电,是我个人非常愉快的时期。现在,我要把余年保留给自己和家庭。”张忠谋如是说。

谈到台积电的作用和地位,张忠谋一点也不客气:“假如没有台积电,smartphone(智能手机)不会那么早出现,(我们)改变了世上几十亿人的生活。”

如果说2009年张忠谋重返一线时,外界对他还有所质疑的话,到2017年10月他宣布退休,这样的质疑已经烟消云散。2009年,台积电的营收不足3000亿新台币,股价60元新台币左右,到2017年,台积电的营收已经达到9774亿,股价涨到260元左右。

这是名副其实的功成身退!

张忠谋给台积电安排了一个“双首长制”的决策格局,刘德音和魏哲家。从宣布到正式退休,他留下了8个月的时间,足够他将两位接班人扶上马、送一程。

2018年,被张忠谋屡次打翻在地、已经70岁的张汝京又一次创业,成立芯恩(青岛)集成电路。这一次,他要来一个“全家福”,把芯片设计、制造、封测三个环节串联在一起做。

时至今日,张汝京依然奋战在祖国大陆半导体产业第一线。

2018年 6月,86岁的张忠谋正式退休。

这一次,张忠谋是真的退了。

退休之际,张忠谋说了这样一句话:

“台积电的奇迹绝对没有停止!”

(全文结束)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观察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观察报》社所有。未经《经济观察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经济观察报海外部主任,台海问题专家,长期关注民营经济、国际经贸和反倾销,对宏观经济也有深入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