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失去信仰

陈白2021-09-17 20:55

陈白/文 到今年十月为止,苹果创始人乔布斯已然溘然长逝十周年。

他应该怎么也不会想到,曾经被他定位为极客艺术品的iPhone已经出到了13代,而主打的核心竞争力,居然是性价比。

2021年的“加州来电”,并没有给人们带来太多的惊喜,它更像是一场例行公事——当行为成为习惯,习惯又成为传统,这种例行公事的传统,如今正在左右着这家曾经以创新领跑全球的新锐公司。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苹果商店门前已经不再有黄牛和彻夜守候的帐篷,在各个繁华都市圈,苹果商店那极简的白色苹果,和麦当劳、星巴克的LOGO交相辉映。从商业的角度看,库克执掌的苹果确实越来越成功:在乔布斯逝世之后的十年间,苹果市值一路高歌猛进,旗下所有的产品都供不应求。苹果正在成为人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但对乔布斯和他眼中的苹果略有了解的人都会明白,这种成功固然可喜,但绝不是“活着就是要改变世界”的乔布斯想要的那种。

经历过从塞班时代到智能时代跨越的人都会有印象,当诺基亚和摩托罗拉们还在为了翻盖还是滑盖设计争议不休时,iPhone的问世直接颠覆了所有人的想象:原来科技可以是一种艺术。

《时代》杂志将 iPhone 评为 2007 年度的最佳发明,并将其称为“一部永远改变手机产业的手机”。iPhone确实永远改变了手机产业,它甚至永远改变了人类的沟通方式。在乔布斯的引领下,苹果公司创造了iPod、iPhone、iPad、iwatch等伟大产品,颠覆了数十个行业。

遗憾的是,有心者可以对比发现,其实直到今天的iPhone13,在界面和基本的框架上和当年的经典产品iPhone4也并没有什么不同,所有的改动,都是基于技术的匠的层面。当然,如果仅仅是继续吃当年的老本,并没有什么不妥——到iPhone13之前的大部分版本,苹果都是在践行这一路线。

1984年,乔布斯曾经这样说道,我们为我们的愿景下赌注,我们宁愿这样做也不做“我也一样”的产品。让其他公司那样做吧。我们的产品都是下一个梦想。

确实,曾经的苹果,是创新、时尚、高端、超酷、进取这些精神的综合代名词,它是极客的标配,也是科技美学的象征。那时候的iPhone一机难求,很多粉丝星夜排队抢购。今天,乔布斯一手缔造的曾经的艺术品开始转而争夺“性价比”的市场,某种程度上,这意味着乔布斯精神和他所代表的对工业艺术的极致追求,在苹果终结。

当然,对于苹果本身,选择库克的接班同样再一次证明了乔布斯的眼界。无论是从企业的接班还是从经营管理者的角度来看,他确实足够兢兢业业,最大程度的“榨干”了iPhone作为创新引领者的所有“剩余价值”。

正如乔布斯所说,领袖和跟风者的区别就在于创新。但可能我们确实也面临着这样的追问:创新之后,怎么办?库克的存在,或许就是为了解决这一问题的。

如今,乔布斯留下的科技教父位置,正在被马斯克取代。尽管特斯拉作为新的科技产品信仰来说确实足够优秀,但相比“保持饥饿、保持愚蠢”的乔布斯,过于表演型人格的马斯克,多少给人感觉还是少了点什么。

如果所有的创新最终不可避免地都要走向平庸,库克或许已经是苹果最好的选择。但我们依然期待于那些颠覆者的出现,人类生活方式的每一次重大变化,往往都得益于他们的远见。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观察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观察报》社所有。未经《经济观察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经济观察报商业评论主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