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医疗模式的变革(下篇)

未来医学2022-05-14 18:10


(一)、数字医学时代浅析

1、疫情倒逼医疗模式变革

下篇 浅析医疗模式的变革

面对大变局、大疫情,以及在社会越来越追求“个性化”生活的“疫后时代”,尤其是疫情给人们的余悸犹存情境下,上述医疗模式和医疗策略显然不应简单地“继承”,痛定思痛,应该认识到疫情正在倒逼着医疗模式的转变,社会急切地期待着医疗卫生理念的战略性改革和医疗策略的升级换代。因此,在“以病人为中心”的医疗模式基础上,笔者审慎地提出一个新的医疗模式概念——“以社会为核心的预防医疗结合模式”。在此,仅就这个概念的几个特征做个初步的讨论:

首先是医疗资源的再分配问题:应该遏制大医院、医院集团向医疗寡头、垄断性医疗方向进一步发展,把医疗资源分散化、社会化、特色化。也就是变“一花独放”为“百花齐放”的“满园春色”局面。这样,有利于医疗进步、个性化医疗和差异化医疗的开展,实现因病、因人、因社会环境施治的新目标。不再强化规范化、标准化、程序化的医疗模式及千篇一律概念下的“单病种控制”,让地区和医院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既可以实施“多兵种联合作战”的效率驱动型医疗策略,又可以“各个击破”“游击战”式的满意度驱动型的医疗策略。让医疗资源由市场、由患者进行选择和分配;没有效率盲目追求公平是“极端善良”,没有公平刻意索取效率是“极端恶毒”。平衡好效率与公平、个性与共性的关系是新医疗模式的特征之一;

其次是统筹预防与医疗的比例关系:对社会医疗卫生总资源分配,也就是预防与医疗资源的分配比例上,应该做出调整,要比过去加大预防医学的投入,包括健康教育、健身强体文化培植和预防医学在各领域的深化。这些资源的统筹安排,还应该把现在过度重视的竞技体育转变为国民体育强身理念的大众体育文化上来,大大削减专业体育运动竞技队伍的经费,把这些经费与预防医学的资源融合起来,用在国民健康教育、强身健体和疾病预防上来,协调好预防与医疗服务同步发展。这样,会大大改善发病率、患病率和住院率,会使国家在医疗卫生总投入一定的状况下,发挥最大的效益。在医疗服务领域,还要协调好高尖端医疗与大众化医疗的协调关系,从卫生经济学角度对医疗服务的各项策略加以调整,以实现更加优化的民众效益;

再次是扎实地把现代科技成果应用到医学领域:无论是短平快的资本投入还是大而全的政府扶植,到目前为止,现代科技尤其是现代IT科技在医学领域的应用还是浅表局部的、低效率的和高成本的,仅仅在图像识别(大约占据资本对医学投入的三分之一)、信息交流(约占三分之一)和医院管理(约占另外三分之一)等几个方面比较热门,真正的互联网医学、人工智能医学、数字化医学并未见到成熟的案例。然而,我们应该理性地认识到,现代IT科技水平完全能够支撑医学模式转变的需求,比如个体化医疗、家庭化医疗、智能化医疗等等,只是这些真正的互联网或AI医疗需要多学科知识紧密地融合,医学与IT以及工程学界无缝衔接,才能够真正实现目标。当然,应避免现在这种过于急躁和夸张的资金投入和政策支持,切忌让那些言过其实、虎头蛇尾的范例成为宣传的噱头和追逐的“群鹿”。更不要让一些“迅猛发展”起来的“成功案例”误导了我们理智的思维。医学是科学,经济学、金融学也是科学,科学就是一个假设与求证的过程,没有天才的先知先觉,只有在试错中坚忍不拔。

不可否认,疫情的倒逼和新一代科技成果的进步,正在促成医疗模式新一轮的变革,新的医疗卫生理念正在悄然来临。未来,随着应用技术和患者需求以及社会发展的不断挑战,我们不可避免地会遇到一些新矛盾,我们应当对现在的一切进行深刻思考和前瞻性研究。总而言之,这次疫情,让我们在灾难中发现问题,寻找机会,未雨绸缪,才会赢得未来。在现在“以病人为中心”的医疗模式基础上,升级换代到一个新的、更加科学合理的医疗模式上,使我们的医疗卫生在未来的时代中,创造出我们的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