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需要设定人民币兑美元贬值的容忍度

王晋斌2022-09-29 08:34

王晋斌/文

加息美元和“事件”美元的共同作用,使得美元的强势超过了经济基本面的对照。地缘政治冲突事件频发过于放大了美元的避险属性,导致美元走势已经偏离了正常的轨道。按照美联储的预计,今年4季度还有激进加息。俄乌地缘政治冲突尚看不到冷却,而且有升级态势,同时新的地缘政治冲突风险也在加大,美元依靠加息和投资者避险情绪通过市场预期的“自我实现”机制不断强化,可能出现了强势“泡沫”。在这样的背景下,非美元货币出现贬值“超调”的概率增加,可能需要设定人民币兑美元贬值的容忍度,从而避免人民币兑美元出现贬值“超调”。

人民币汇率市场化改革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在全球化背景下,市场化是大国汇率的发展方向,在市场出现超过经济基本面的价格扰动时,汇率“超调”也会带来不合意的成本,需要合理对外汇市场进行调控。

美联储激进加息导致美元指数中经济体央行加息不及美联储,利差因素推高了美元;俄乌地缘政治冲突直接拖累欧洲经济,能源危机导致欧洲经济预期显著恶化;俄乌地缘政治冲突导致的避险情绪过分放大了美元的避险属性。这些因素共同导致了美元的强势。当下的强美元已经不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