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世界观】全球性衰退转捩点

订阅
2009-09-09

《时代》/文 经济危机从来不会一夜之间形成。它是数年甚至数十年间全球性的经济变迁、政策错误以及投资者们的误判所导致的后果。但是,这些背后的因素看起来几乎都是瞬间爆发出来的——1929年华尔街的大崩溃、1997年泰国经济危机。70多年以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爆发的时刻,是2008年的9月15日。当时雷曼兄弟宣告破产,而全球各地的银行家们都在问着针对全球金融稳定最为致命的问题:假如一个知名像雷曼兄弟这样的投行都能够倒闭的花,谁还是安全的?而自从那之后,涓涓细流演变成了一次衰退。

随着极度惊慌的银行家们所拒绝向外放贷,全球性的经济活动撞到了天花板。随着溪流的干涸,船只也搁浅了。冰岛困顿于国家破产的境地时,示威者们在雷克雅未克聚集在了一起。随着有关衰退将会变成U、V、或者W型发展,政策变成了以字母排序。有些人担心,全球经济将会变成L型)正如日本在接近20年时间里所经历的那样。

这种局面并没有出现,而且,在雷曼兄弟破产一年之际,决策者和专家们开始聚集在一起清算存货——在9月10日在大连举行的夏季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这样的局面看上去越来越不可能出现了。是的,经济形势依然并不乐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计说,世界经济今年将萎缩1.4个百分点。自从二战结束以来,这是世界经济最糟糕的表现了。但是,无论在什么地方,经济学家们都能够找到那些被他们称之为是“绿色复苏”的迹象。日本、德国和法国上个月已经显现出走出衰退的迹象,而经济学家们则正在忙着预计美国的增长。在一段简短的停顿之后,中国重新走上了它原有的大幅增长的道路,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亚洲的很多地方都提振了不少。“很明显,最糟糕的可能性,彻底的经济及金融崩溃的局面已经避免了。”伦敦一家顾问公司的首席国际经济学家Julian Jessop说。而高盛的首席经济学家Jim O'Neill则宣称:“我们已经全球性的走出了衰退。”

然而,即使是已经走上了复苏的轨道,这场衰退也将不同于其他的绝大部分衰退,后者下滑之后接着就是复苏。而这次衰退将会对全球性经济的未来造成根本性的影响。这次衰退之后的世界,将不同于之前存在的那一个。

或许最终要的部分是,这次衰退将会改变美国在全球经济中的角色。在几十年的时间当中,美国消费者是全球增长的主要驱动力。很长时间以来,这种过分依赖一种资源内在的危险性是非常明显的。而现在,全球经济危机最终控制住了美国债务的增长,这个世界现在正在寻找一种替代性的方案。为了让它的国民从储蓄者变为消费者,中国正在对购买汽车进行补贴,并且也在开始建构一张更强大的社会安全网络。中国台湾地区,因为出口导向型的经济造成了很大的伤害,政府正在大力推广本地新产业,例如旅游业。“因为美国市场的萎缩,我们受到了严峻的冲击,”马英九告诉《时代》杂志说,“所以,我们从中学到的一课就是,我们应该将我们的出口市场多样化。”

这些努力正在显示出成果的迹象。在它自身的消费者作为需求来源的帮助之下,亚洲正在引导着走出衰退的道路。这个地区的三个国家——中国、印度与印尼——在很大程度上因为国内需求的原因,在下降的趋势中依然保持了活力。亚洲新富们的消费能力,刺激产生了这整个大陆复苏的开始。而这种复苏是否能够继续,变成了依赖官方政策的具体措施。例如印度就与韩国和东盟缔结了自由贸易协议。亚洲正在变成一个依赖自身驱动发展的地区,这并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但是,依然有疑问在质疑是否有足够的改变能够帮助复苏沿着一条真正持续的道路进行下去。摩根斯坦利亚洲主席斯蒂夫.罗奇担心的是,导致这次危机的巨大失衡——美国的债务和赤字过多,而其他地方的又是过分的储蓄——对于世界经济来说依然是一个威胁。罗奇说,那些旨在支持增长的政策,例如华盛顿的现金换债券的政策,或许将唯一令人印象深刻的就是,它通过再次加强美国的不健康的消费主义以及全球对于它的依赖所造成的失衡。“我们已经停止流血了,但是,依然没有清晰地信号告诉我,全球经济正沿着一条在根本上健康的道路上进行改进。”他说,“除非这个世界拥有更多的消费者,否则复苏将是不稳定的。“

这样有关复苏性质的不确定性,强调了下一个挑战:决策者们如何能够在培育复苏的同时,也减轻这么做的危险性呢?这个世界避免一场更加严重的唯一方式就是来自政府及央行的空前介入——接近于零的利率、银行拯救、财政刺激项目以及在一些情景之下的产业拯救计划。但是,这样的政府行动加入维持的时间太久的话,将会导致资产价格的泡沫以及其他的破坏政府稳定的弊端。而加入把介入撤出的太早的话,例如W型的衰退又会再次回来。

这样的可能性使得到底政府刺激计划到底如何进行编程了一个棘手的游戏。这一问题最为明显的国家是中国。随着增长归来,来地容易的钱一方面会造成房地产价格的上涨,一方面还会掏空银行的资产负债表。但是,依然有风声说要收紧银根的话,沪市却又再次跳了水。

即便是在一个大规模刺激计划已经接近尾声的时期,大政府统治可能也不会结束。自从1970年代以来,全球经济就没有获得过如此大程度的政府援助。有关在现代经济中国家和市场各自恰当的角色是什么,这次衰退重新开启了它们之间的争议。在大连夏季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等等这样的会议之上,为了避免再次发生危机,更多的讨论将会聚焦于对于全球金融系统的大修大补问题上。

然而,就在我们为下一次的衰退所担心的时候,我们依然需要为这次的衰退而操心。世界经济或许已经度过了最坏的部分,但是我们依然离我们在危机之前的程度有很远的一段距离。自从2007年12月以来,美国已经失去了670万个工作岗位。“重新让那些在衰退时期失去的经济活力重新回来,还有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经济资本的Jessop说。雷曼倒下一年之后,这个世界所能够全体一起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将十指紧紧交织。

经济观察网相关产品
网友昵称:
会员登陆
版权声明 | 关于我们 | 经观招聘 | 广告刊例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订阅中心 | 友情链接
经济观察网 eeo.com.cn
地址:中国北京东城区兴化东里甲7号楼 邮编:100013 电话:8008109060 4006109060 传真:86-10-64297521
备案序号:鲁ICP备10027651号 Copyright 经济观察网2001-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