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我们不再是兄弟
《快公司观察》记者 向梅
18:50
2011-04-27
订阅

《快公司观察》记者 向梅 德丰杰龙脉基金的创始合伙人陆景锴,进入风投界10年有余,一直笃信投资就是投人。但人性难测,即便是经验再老到的风投,也有看错人的时候。 

2010年7月22日,陆景锴以涉嫌职务侵占罪,将其投资的联龙公司前CEO兼创始人陈翌告上法庭。投资基金合伙人与被投资企业创始人之争并不稀奇,但以刑事案件为由头闹到法院的,在中国还是首例。 

十年故友 

今天一提起陈翌,陆景锴依然恼羞成怒。“在投资联龙之前,我跟陈翌相识超过10年。”那时的陆和陈常促膝相谈,“他是一个很有想法的人才,也不乏创业的激情。” 

湖北浠水人陈翌,从武汉化工大学毕业后,考上了中科院的研究生,导师是国内知名高科技公司数字方舟的大股东田捷先生。陈在该公司给导师干活,还娶了导师的表妹田德霞为妻,没过多久便跃升为公司的技术总监。 

此后,陈翌在北京中杰高科技技术有限公司任副总裁,期间主导的项目并不成功。之后他联合田某的几个学生,成立了联龙公司。 

2006年,联龙科技被美国著名的风险投资杂志《红鲱鱼》评为最有投资价值的100家亚洲中小企业之一,陆景锴与陈翌近十年接触建立起来的信任,是成立不久的联龙获得青睐的重要原因。德丰杰龙脉基金在完成尽职调查后,向联龙投资250万美金,取得了联龙33.33%的优先股。主导这次投资的,便是陆景锴。 

在德丰杰基金对外公开的投资标准中,团队和人的因素最被看重。德丰杰表示,创业者必须德才兼备。 

两年烧光250万美金 

投资完成后,德丰杰龙脉以境外架构的方式在开曼群岛成立龙搜科技,并由龙搜科技控股联龙。龙搜的法人、境外架构的董事长由陆景锴担任,陈翌出任首席执行官,月薪2万元人民币。 

抱着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态度,陆景锴将其人名章放在陈翌处,并且没有过多干涉联龙公司的内部运营,只是为联龙明确了手机应用软件研发的经营方向。 

陈翌一方面从外部招人,一方面开始清洗联龙的创业团队。截至2007年6月,共有三名创业成员、一名早期技术骨干,以及大部分销售团队被清洗出公司。而德丰杰龙脉当年的财务审计,也选择了陈翌推荐的会计师事务所。 

此后的两年中,联龙的业绩屡屡达不到董事会的要求,但陈翌却多次对董事会承诺大好局面很快来临。直到2008年下半年,陈翌告知投资方250万美金已经快烧完了。陆景锴要求对联龙进行内部审计,陈翌却百般阻拦,再次大打“信任牌”。 

2009年2月,顶着陈翌的万般不合作,北京鼎博峰会计师总经理王平亲自对龙搜和联龙公司的财务状况进行内审。审计的结果让人吃惊:假合同、私账公报、虚报礼单、无缘由向公司借款、不明交易、自行加薪等各种手段,陈翌几乎都有采用,用德丰杰方面负责人的话说,“可谓五毒俱全”。 

陈翌交给公司的消费清单和商务卡明细显示,2007年起,他在美国出差期间,用公司卡在DKNY、the body shop等多个商店购买领带、夹克、女性内衣、化妆品、儿童用品等等,仅仅电动剃须刀就买了4个。陈翌向公司解释,都是给客户送礼,而此时尚处于研发阶段的公司根本没有营业额,客户是谁,陈翌说不出。 

更让陆景锴气不打一处来的是,在美国硅谷期间,陈翌希望去西雅图的微软总部考察,考虑到公司处于萌芽阶段,没有收入,陆景锴用私人信用卡帮陈翌购买了往返机票,而陈翌却再次将这两张机票向公司报账。 

陆景锴在2009年审计报销凭证发现此机票报销单据后,在邮件中向陈翌咆哮:“你真是无耻到极点!!!” 

此外,陈翌的报销清单中还包括宝迪沃的健身卡、培训费等让人难以理解的名目。而本身配车和司机的陈翌,也额外单独向公司报销非公司使用的油费、过路费。仅仅数十人的团队,陈翌单次在易初莲花采购劳保用品报销单据就超过2万元。 

在德丰杰龙脉北京的办公室里,记者看到一叠厚厚的借款单,金额从2万元到4.8万元不等,总金额达到146.6万元,除几张单据借款理由是管理费,其他单据均显示为无理由借款。而这只是2007年6月到2008年9月之间陈翌本人向公司的借款,频繁时一个月要向公司借款4次,有时当天就有两次借款。 

奥迪特会计师事务所的审计报告显示,2007年4月29日到6月27日之间,蔡贤芝(陈母,此前在联龙公司任执行董事)、田德霞(陈妻,此前在联龙公司任监事)经陈翌批准以私人借款的名义向公司借款约84.5万元。直到2009年2月24日,田、陈、蔡三人才陆续向公司还款。 

在私人借款以外,陈翌还违反公司章程,自2007年8月起给自己自行加薪至月薪3.5万元,到被发现前,共多领工资超过22.5万元。 

创始人被扫地出门 

伴随审计的逐渐深入和真相浮出水面,陆景锴和陈翌之间的信任也一点点土崩瓦解。最开始面对陆景锴对于财务上的质疑,陈翌还避重就轻地在邮件中对陆说,“是双方理解的偏差,我会用最短的时间把钱放回去……我的问题是在于我借走这笔钱的时候,应该和你说明。” 

2009年3月9日,联龙董事会决议,将陈翌降职为首席战略官,不再拥有任何管理权限,薪水降至每月2000元。 

陈翌给陆景锴的邮件语气逐渐软化,“兄弟不成器该揍……只要为这个公司好,我什么都可以做,什么都可以忍……大哥,周五晚上没约人的话,我去找你……”也是在这封邮件中,陈翌写道“钱我明天打进公司,还得背着小田(陈妻)。”而第二天,也就是4月10日陈翌汇入龙搜的27万元,也成为事后双方的争议之一。 

在被削职后,创始人陈翌和投资人间又进行了几次沟通,但陆景锴对于其人品已经失望透顶。真正令投资方决定清理门户的,是2009年6月的境外汇款事件。陆景锴在审查龙搜公司香港账户时发现,其在2009年1月到2月间曾收到“NP Holdings Limited”的两笔明细显示为“无线控制手机嵌入软件程序款项”的汇款,合计为64960.00美元,两笔款项分别在此后被陈翌全额提走,而联龙账务中并未见到过这两笔款项入账。陈翌提取两次汇款之前的时间段里,陆景锴还曾以邮件形式告知陈翌,龙搜和联龙的所有财务签章需经过他本人审阅签字,而陈翌也回邮件表示同意并告知财务。 

面对这笔公司账户的汇款,陈翌表示是其与同学的私人借贷,只是经过公司账户进出,而关于明细中的软件程序,他则推脱不知为何会出现此类字眼。比起经济损失,更让联龙内部担心的是,公司开发软件的流失或被盗卖。 

2009年7月31日,联龙董事会将陈翌开除。 

争议未决 

 2010年2月22日,陈翌委托律师发函给龙搜公司,要求其偿还借给龙搜的27万元人民币。而联龙公司则起诉陈翌要求其偿还擅自增加的工资225000元和罚息约3.5万元,一审被驳回后,联龙公司已准备提起二审。而陈翌涉嫌职务侵占罪一案至今仍未开庭。经历了风风雨雨的联龙,在新团队的努力下公司运营已出现好转,今年营业额有望提振并扭亏为盈。而在德丰杰龙脉的再次注资后,陈翌在联龙的股份已被稀释到10%以下。 

网友koosf1曾在51CTO论坛发帖称:“我曾经接触过此人,不得不说的是,此人口才颇为不错,应该是个不错的售前技术支持。不过如若交谈中装作不懂技术,他就会喷出一些貌似高深的技术词汇,虽然其中不乏基本常识类的漏洞和错误,但也足以令人崇拜。此人心术不正,以这样的手法和心态做人做事,其公司即使能够存活下来,也是靠着对合作伙伴的欺骗和投机,以及对投资商的谄媚得以苟延残喘。” 

尽管今天的联龙正逐渐走上正轨,比起经济损失更严重的是联龙所损失的宝贵的发展时机。“对于我们风险投资来说,企业死掉没关系,可是怎么也不能死在创始人自己手里。”陆景锴对记者说。 

经济观察网相关产品
网友昵称:
会员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