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九“前掌门”再创业:75岁赵新先的特殊使命

种昂2016-06-04 08:47

经济观察报记者 种昂 深圳报道 每天上午九点,赵新先总会出现在深圳八卦岭一间不起眼的办公室内。透过玻璃窗,他能看到这座改革开放的窗口城市仍与十多年前一样,车水马龙、人流不息;能看到倾注了半生心血的老三九集团办公大楼仍矗立在两公里外,但这一切已经与之没有任何关系。

1985年,赵新先携带“三九胃泰”等科研成果和500万元借款第一次南下深圳,在茅草丛生的笔架山上建成了中国第一条中药自动化生产线。此后,他创立的三九集团通过一系列疯狂的并购在二十年间发展成为超过200亿元总资产,涉足医药、汽车、食品、制酒、旅游饭店、商业、农业和房地产八大产业的企业帝国,就连同一时代诞生的海尔、联想也只能望其项背。有着“中药现代化之父”之称的赵新先一时赢来荣誉无数,风光无二。

令人扼腕的是,2005年11月19日,赵新先突然被抓,关在了距离创业地、笔架山只有一公里远的深圳梅林看守所。直到2007年,这位“三九教父”以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罪”被判有期徒刑一年零十个月,从此消失在公众的视线中。

如今,这位75岁的传奇老者以“新先制药创始人”的身份再次归来,就在深圳笔架山脚下开始了二次创业。

从头再来

“6月1日,新先制药的新工厂已建成投产,加上此前已经在长白山布局的种植基地,公司已形成了全国最大的灵芝生产加工能力。”眼前的赵新先,身穿一件深蓝色T恤衫,手握一支大号的银色保温杯,杯中冒着腾腾热气的是红褐色的灵芝茶。很难想象,这位老者就是当年在企业界叱诧一时的风云人物,淡淡的几句话依稀可见当年的雄心。

75岁已进古稀,大多数人在这个岁数早应回家颐养。可赵新先天天跑到办公室,向追随者们畅谈未来的商业规划。此时此刻,正是他二次创业的关键时点。

说来也巧,这位传奇老者的两次创业有着许多相似之处。用他的话说,生平的两次创业都是“从无到有”,希望都能“从小到大”。

1985年,身为军人的赵新先从广州南下深圳,创办了三九集团;三十年后,他并购了位于江苏常州的一家制药厂,却执意要把总部从广州迁到深圳,迁到曾让他风光一时的伤心地,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

早在2004年刚刚退休之际,赵新先就有着二次创业的想法。可在2005年,赵新先被关进了看守所。

“从看守所出来后,工资医保都没有了,上有80多岁的父母要赡养,子女又都靠不上,全家只靠妻子一个人的退休金生活,当初打官司又欠下上百万元的律师费。”赵新先坦言,“二次创业是不得不做的选择。”

“我们这一代的知识分子心里总有着一份清高,我们这一代的企业家心里想的不是私心与私利,都是艰苦创业、实业报国。”尽管仍有追随者为此忿忿不平,但时过境迁赵新先却显得已经释然。

或许正因如此,赵新先重获自由后曾接到过杭州、南京、天津等5家医药企业的邀请,作为顾问参与运营管理。尽管没有了执掌一个数百亿大企业的权力,但赵新先“中国中药现代化之父”的名声仍在,在业界的影响力仍在。时至今日,上药、北药、国药以及三九集团等诸多高管都是老“三九”时赵新先的手下。

2008年,受南京小营制药公司董事长之约,赵新先出任顾问。该董事长向其承诺,将出资3亿元打造中药大健康平台。但两个月后,该董事长突然改变注意,转去投资矿业。赵新先的这次出山也铩羽而归。

在南京期间,赵新先并非一无所获。他在当时考察的几家药企中发现了一家拥有两个灵芝药品的常州威龙制药。多年来,赵新先一直对中药现代化念念不忘,这也为他将来的二次创业埋下了伏笔。

2013年,赵新先又被天津一家制药企业聘去当顾问。在这期间,妻子因睡眠不好开始服用灵芝,一段时间后妻子的失眠被治愈。这也再次激发了赵新先研究灵芝的热情。在翻遍所有涉及灵芝的药典古方,调研了当今的灵芝市场后,他发现,市面上的灵芝基本都是保健品而非药品,而且灵芝既未形成产业规模,更没有产生大的品牌。

这时,有着数十年医药生涯的赵新先眼前一亮,终于发现了一直在寻找、能让他东山再起的机遇。“我要抓住机会,把灵芝产品做好,做大,使灵芝成为中国中医药的名牌,标志。”

灵芝在古代素有“仙草”的美誉,在《白蛇传》中有着起死回生之神效。如今,这支仙草已然唤醒了这位传奇老者二次创业的激情。

二次创业

正像有位高官曾对赵新先所说的,“再创业是好事,但有可能比第一次创业更困难。”一无资金、二无人手,立志东山再起的赵新先所拥有的只是一个创业梦想和一段流传于江湖的传说。

2014年初,赵新先再度与常州威龙制药厂联系时,发现该厂已经陷入经营困境。于是,赵新先找到一家风险投资机构,共同对常州威龙制药厂进行收购。收购完成后,赵新先成为了第一大股东。

当初,赵新先在广告营销上是请明星做广告的首倡者,说服了著名老电影艺术家李默然为三九胃泰代言。如今,经逢巨变的赵新先自己也成了“名人”,干脆将兼并的这家药厂取名“新先制药”,并亲自上镜拍摄了视频广告。

让他感到欣慰的是,当闻听赵新先二次创业后,不少原三九的老部下相继前来投靠。如今,新先制药的核心团队大部分都是原三九集团的老班底。赵新先带着原来的老部下,领着一群市场上招聘来的“90后”,在距离原来创业地不远处重复着三十年前的经历。

赵新先经常与公司里的“90后”交流,自称与之并无代沟,但毕竟已是古稀之年,不像年轻人有着无限的机遇。为了能一举创业成功,2014年7月,赵新先从头做起,返回东北老家、来到长白山深处种植灵芝。期间,已有公司高管坐等不及建议,提前进行大面积市场推广,最终却被拦下,“火候未到,再等等”。或许赵心里清楚,到了这个年纪东山再起的机会已是凤毛麟角,再次创业已不容他有丝毫闪失。要论时间的紧迫,要论对成功的渴望,谁能比他更急呢。

在两次创业中,赵新先分别担任了国企与民企的掌门人。在谈及运营管理的体会时,他认为,老三九军事化的管理,国企的奉献精神都是当代民企所或缺的;而民企的灵活机制,快速反应则是当年作为国企的三九集团所不具备的。

赵新先曾是军人出身,至今还延续着从部队养成的睡前观察地形、将随身物品固定装到不同口袋的习惯。他在新先制药提出的“军事化管理,家庭式温暖”的企业理念仍饱含着部队和国企风范。赵新先希望能够将国企与民企各自的优势嫁接到新先制药,真正按照自己的意愿运营一个企业。

新先制药因为赵新先的入主,呈现出与其他公司迥异的风格——既有着75岁的老者,也有一大帮“90后”;既有军事化的管理,也渗透着个性化的张扬;既有着互联网的销售体系,也沿用着老国企的管理理念。

老一代中国企业家的成功模式多是凭借着将某项技术发明商业化应用。当年赵新先以三九胃泰等三个药品起家、海尔张瑞敏最初是将德国家电技术移植到中国、联想的柳传志则是以贸易代理的形式引入科技成果挖到了第一桶金。创业筹备期间,赵新先希望能够复制过去的经验,通过与多个科研院所的合作对灵芝进行研究开发,开发出多种衍生品,以此开启新的事业。

经过两年的筹备,赵新先终于等到了那个时机。眼看着规模化种植的灵芝已长成,新建的工厂已基本竣工,两大主打的灵芝产品已在部分区域上市,下一步新先制药还将计划在全国进行一系列的市场推广。但赵却说,“时机未到,尚不能透露”。

对于企业的未来发展,赵新先仍像过去一样,坚持多元化的道路。2000年前,三九集团多元化扩张大行其道,从1996年到2001年,三九集团疯狂收购了140多家地方企业、平均每个月并购两家,先后进入了医药、汽车、食品、酿酒、旅游饭店、商业、农业和房地产八大产业,总资产超过200亿元。“社会上很多人说三九有很多毛病,但我认为,三九在我退休时是很好的企业。当时涉足的八大产业,只有汽车、酿酒和食品不成功,其他五大产业都很有潜力,尤其是房地产在小梅沙、前海等项目储备的土地给三九带来了数百倍的投资收益。”时至今日,赵新先仍不认同社会上对三九集团多元化的种种非议。

在赵新先的心目中,未来新先制药除了将灵芝作为主打产业外,还会围绕大健康进行的多元化扩张。他特意补充一句,“这是更高一层的多元化”。

值得玩味的是,赵新先当年正是因为“三九大龙健康城项目”被起诉、入狱。可以说,大健康产业既是未竟的事业也是平生的憾事,或许二次创业能够予以弥补。

整整一上午,赵新先都显得精神矍铄、思路清晰、十分健谈。每当回忆起那段创业的峥嵘岁月,每当说到动情之处,他总是习惯性的呡一口杯中的浓茶。灵芝茶涩中带甜,回味无穷,而他口中的那些传奇往事,也足以回味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