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领读6 | 周航:我反对有明确答案的书

孟静2016-11-14 11:42

孟静/文

“领读中国”—— “领·读”第 6 期”
      嘉宾:周航  易到用车CEO、创始人

本期“领读中国”的采访对象是易到用车周航,他是互联网行业的从业者,一个关注科技创新,想要颠覆用车市场、出行行业的创业者。

“科技创新就像冲浪一样,一波又一波,而且频率越来越高,力度越来越大,影响面越来越广。”作为科技创新的拥趸,周航尤其关注未来出行,比如他坚信无人驾驶就是下一个“智能手机”这样的“风口”。

关于阅读,周航有着独特的体悟和思考。孩童时期的周航已经不读小孩的书,小学时读过印象深刻的一卷书是《历史在这里沉思》系列。

近两年他在读《城市的胜利》。关于城市的话题,他反对“城镇化”,认为“城市化”更合理。他不是一个提倡读书的人,用他的话说是,“我从来都反对读书”,因为他不迷信权威或领袖意见。

他说,如果一定要读书的话多读历史方面,或者行业发展史,他认为独立思考和理性思维是最重要的,要慢思考、深思考。

经观书评:聊聊你读的书?

周航:我读书不多,真不多,一年能完整的读完的也就十来本书。小时候读书很多,也会有很大影响,会形成一个人的价值观,对一个人的认知方法论还是有很大帮助。

我现在脑子里能马上蹦出来的,小时候看过一套书,那卷书叫《历史在这里沉思》。我从小就不读小孩的书。


     经观书评:你提到创新是一种禀赋,天生的是吗?

周航:也不是天生的,它是慢慢养成的,只是它很难被训练出来。我们很难在大学设立创新学院或创新系,也很难在创新专业上去创新。

经观书评:看创新的书,对于这种能力的养成有作用?

周航:一个有答案的书是我特别反对的,但通常商业实践都告诉你答案,如果一定要推荐看书,我倒推荐商业史。比如航空方面,我看过波音的公司史,还有IBM的公司历史,当你去看一个行业历史的时候,会有一种俯看感,能够看到一个行业的发展轨迹,以及一些有规律的东西。吴军的那些书都很好,吴军的书有一个很好的视角。

经观书评:你觉得阅读的经历对一个人思维方式的训练有怎样的影响?
   
     周航:我觉得理性思维和独立思考是很重要的,首先要独立思考,不能老师说的就是对的,领导说的就是对的,领袖说的就是对的,为什么他们是对?对任何事情形成自己的一个完整的思考体系,这需要深度思考和慢思考。尽量少做断言,要有一套逻辑,我认为这是跟理性思维有关系的。我们有一个组织叫人文经济协会,我们这个组织的一个主要观点是,经济学的作用不是经济学本身,而是培养人的理性思维。


     经观书评:有什么书想推荐吗?

周航:《一堂经济课》我觉得挺好的,激发我写书的念头,经济学方面的书。之前是金融博物馆邀请我做讲座,我非常想讲新经济中的经济学。新经济比如说互联网经济里会有很多现象,比如免费的问题,还想写城市的话题。

有一本书很好,叫《城市的胜利》,这是哈佛的一个教授写的论文,我是两三年前读的。城市特别是大城市,其实是更好的一种方式,也是必然的一种发展方向,可以说人类生活的一种必然发展结果。但是我们现在提到城市往往会很负面,城市的交往拥堵,空气污染。我们很向往田园生活,我们总是说去到田园了令人心旷神怡,好像给我们一种错觉,城市是不对的,城市是有罪的。我们对理想生活的描述,都是世外桃源般的田园生活,但实际上不是。

而且我们现代人有一种很怪的心态,我们一方面拼了命的要去北上广,同时又在诅咒这个城市。我们的政府出台各种政策就是想把居民固定在小城镇中,比如说县城,或者小城市中,他们非常害怕大城市,非常害怕人汹涌来到北上广深,所以以此为理由,非常坚定的维护户籍制度,这都是非常糟糕的。

我记得更早前,七八年前我看过一份联合国的一个报告,城市集中病和经济发展的一些关系,我一直都在思考这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