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徐小平庆幸“还好投进去了”,被争抢的独角兽依图是谁?

陈伊凡2018-06-23 10:51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记者 陈伊凡 一个戴着头盔拿着滑板的男士总会经过依图(YITU)公司的休息区,他是依图科技的首席创新官吕昊。为了能解决上班和回家的“最后一公里”,这位从谷歌离职的新任首席创新官仍保持着自己在硅谷的生活习惯。

6月中旬,吕昊所在的依图科技宣布已完成2亿美元C+轮融资,投资方包括高成资本、工银国际、浦银国际。目前估值突破150亿人民币。在当下的创投圈,业界习惯地把依图和旷视Face++、商汤、云从这四家较为领先的 AI 创业公司称为“CV四兽”。尽管这四家公司的布局已经不止在CV领域。“Young(年轻)、Innovative(创造力)、Team-working(团队协作)、U-nique(独一无二)。”这被定义为依图的主要文化。在依图科技办公区的一面墙上写着,“AI future,unprecedent-ed,we see, so we believe.”(人工智能的未来,无以伦比,我们见证,所以我们相信)。

不过,和吕昊不同。这家独角兽企业的联合创始人林晨曦则穿着黑色西裤和皮鞋,套着一件橙色运动衫,在一间名为“光子时间”的会议室里接受了记者的采访。“早上冷,随便抓了一件。”林晨曦笑着解释。这位依图科技联合创始人带着福建口音。他身材消瘦,创业第6年已有了些许白发。“创业给我的感觉是离中国社会更近了。”对比自己曾在微软和阿里的工作经历,林晨曦如是总结依图给他带来的感受。

在谈到依图目前的发展上,林晨曦说要“警惕危险和竞争”。谈到个人性格和依图的目标时,他直言“没什么仰慕的人,从小到大不是这个风格”。让人时刻联系到这还是那个当年问徐小平“我们为什么要你的钱”的依图。

被争夺的独角兽

“我们非常看重投资人的品牌,这从另一个方面也反映了依图的实力,我就是能拿到最好的投资人的钱。”林晨曦称。

他还记得最初去和真格基金的徐小平、红杉资本谈融资时,徐小平还不太了解人工智能,他和另一位创始人朱珑需要不断地向投资人解释。“徐老师是最不费劲的,谈了20分钟就想把钱拍下来,我们就问他为什么要你的钱。”所以后面就这个问题,整整聊了8小时。

这个说法也被徐小平自己佐证,他曾回忆当年投资依图的场景——“两个创始人2013年上半年来到我家里,我从下午3点钟跟他们聊到深夜一点钟,我曾经专程早上6点钟飞上海,跟他们聊了一天,晚上6点钟再飞回来。我们就这么认真的去争取这个机会。”徐小平在文章里说。

后来,随着依图的发展和政策红利,越来越多的投资人找到依图。与2012年不同,此时的人工智能已经发展成一片红海。

2017年,人工智能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再度提及人工智能。政策暖风下,多家机构投资人士表示,将在生物科技、云计算、人工智能、高端制造等新兴产业领域加快投资节奏,挖掘和培育独角兽企业。

林晨曦说,之前政府部门采购产品,都会先买了试用,好用了再多买一些。在政策红利下,激发了政府和企业采用新的技术和产品,“把公司做好的时间窗口会更短一些。”

在近期完成C+轮融资之前,2013年8月,依图科技完成了由真格基金领投的100万美元的天使轮融资;2015年1月,完成了由红杉资本、高榕资本合投的数百万美元A轮融资;2016年6月完成云锋基金领投的数千万美元B轮;2017年5月完成由高瓴资本领投,云锋基金、红杉资本、高榕资本、真格基金跟投的3.8亿人民币C轮融资。

创始人的好奇心

“出来创业,是由于我和朱珑对人工智能这件事有发自内心强烈的好奇。”林晨曦说。走进依图科技的办公区,彩绘和布置无不体现这家公司对好奇心、创造力的重视和对人工智能的信仰。

首席创新官吕昊曾担任谷歌研究科学家,在谷歌就职期间,他曾负责孵化安卓APP上线推荐系统,这是全球首个移动端APP上线推荐系统,也是全球首个基于机器学习的安卓产品。除此之外,他还搭建了谷歌商店的机器学习架构和排序算法。

这家公司的门禁采用人脸识别,休息区放置着一个屏幕,可以显示人的性别、年龄、经过次数等。在依图科技进门处,在一面人工智能发展图谱的墙上,时间线记录了人工智能从视觉识别到认知识别再到目前大爆发的各个阶段。再往里进,是依图的主题彩绘墙,描绘了人工智能的未来图景,融合了目前依图包括AI医疗在内的各项业务,墙上绘着一些简笔的图像和算式,是源于依图科技联合创始人、CEO朱珑早年的一篇论文。

在2012年依图科技成立之前,依图的两位创始人朱珑和林晨曦就做计算机视觉的研究近10年。2005年,林晨曦进入微软,原因是因为“当时微软是国内唯一的工业界研究机构,最大动力是去做research(研究)。”2008年,他在阿里云的前身——阿里巴巴集团研发院负责国内最大的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飞天”分布式云计算操作系统。“想在更贴近工业界的地方做一些事,这些事影响力足够大。”彼时,依图科技的另一位创始人,林晨曦的高中同学朱珑,正在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师从霍金的弟子Alan Yuille教授从事计算机视觉的统计建模和人工智能研究。

2012年,朱珑找到林晨曦,希望能够一起创办一家人工智能公司。除了两个人不约而同对于人工智能的好奇之外,“我们一直都想这辈子要一起做点什么事情”。于是,两位志同道合的伙伴一拍即合,在上海交大闵行校区边上的一间小屋里开始了这次创业。最初的班子只有十来人,只做技术研发。

如今,依图科技已经是一家近700号员工的公司,办公地点也搬到了金虹桥国际中心。

黄金标准

林晨曦一直强调,依图是一家研究驱动的公司。

与很多科技企业不同,依图的技术并非是科技成果转化的结果,而是“从一开始就从零起步,从行业里找研究课题,由易到难”。林晨曦和朱珑在此之前就对人工智能有研究基础,但朱珑当时研究的机器学习偏向于理论的课题,“不是一个可以使用或进行商业化的idea”。从零开始的方式比科技成果转化困难更大,因为最开始并不能知道是否能够做好,风险极高。不过这样做的好处是能够贴近行业,“针对企业的需求来进行课题研究,方向基本不会跑偏”。

在2012年前起摸索阶段,从较为简单的领域做起,依图的团队发现了安防领域的刚性需求。第一单客户是苏州市公安局,为他们做车辆品牌的识别。三个月后,依图的产品识别率达90%。第一单拿下。“特别普通,普通到业内的人都觉得不可思议。”后来,林晨曦回忆起第一单生意,如是说。

2017年,依图参加世界最权威的人脸识别比赛——美国国家标准技术局(NIST)主办的人脸识别供应商测试(FRVT)并夺冠,该比赛被称为“全球工业界实际应用的黄金标准”。

据FRVT官方报告显示,中国公司依图科技在千万分之一误报下(采样百亿对样本)的准确率为95.5%,这是目前为止全球公开的、最大规模测试集、最权威测试指标下的最好成绩,也是中国企业在该比赛首次夺冠。

依图人像大平台由人像识别算法、高性能分布式计算和存储、大规模运维等核心组件构成,搭建了全球最大的人像对比平台,服务全国近30个省公安厅、覆盖了超过150个地市公安系统。

智慧金融领域,依图自主研发的双目活体检验人脸认证系统现在已经应用于招商银行、农业银行等多家银行的ATM机具,为无卡取款业务的客户提供身份核验的功能,在自助设备无人监控下,安全实现刷脸取款。

在林晨曦看来,人工智能时代,与互联网时代不同,初创公司有更多的机会。“AI是一个强技术驱动的时代,非常依靠技术创新和驱动。在互联网时代,寡头入局之后,小公司是没有机会的,但是人工智能时代不同。不管大公司也好,小公司也好,技术是不是0到1的突破的时候,大家是平等的。只要它在人工智能领域没有做到最好,那么这个市场就存在着巨大的空间。”与大公司不同,初创公司的另一个优势是能够集中精力连贯地做好一件事。“这个技术突破是需要时间的,在赛跑过程中,对于初创公司和大公司都是非常公平的。如果大公司不停换人,不会是一个连贯的沉淀。”

“达摩克利斯之剑”

“创业有两种危险,第一种危险来源于一开始就没干好,随后倒闭;第二种危险则是,虽然看上去走得不错,但由于发展速度不够快,慢慢成为一家平庸的公司。”林晨曦告诉记者,在他看来,依图一直没遇到第一种危险,但第二种危险仍是悬在这家的独角兽企业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成长到这个体量大依图已经需要面临的是和传统巨头在市场上的直接对抗,“这很正常,你永远在和比你大十倍甚至一百倍大公司竞争。”

为防止陷入困境,在一边进行融资时,依图也建立了自己的投资布局,扩张自己的人工智能版图。“人工智能要落地,不是以互联网的形态,而应该回到行业很纵深的地方去。不是面向C端的大众,而应该与不同行业结合。”林晨曦说,公司的发展过程有两条主线,一条是技术路线,最开始依图从计算机视觉入手,前年开始做自然语言处理。另一条是投资的布局,林晨曦说,人工智能+安防是依图理解的第一个行业,第二个行业依图选择了健康领域。

2016年,依图医疗成立,本科医学出身又转型从事计算机工作的倪浩担任依图医疗总裁,操刀其与医疗行业的落地应用。依图的技术已应用在肺癌筛查、儿童骨龄判读、乳腺疾病诊断、脑卒中诊断等领域,产品为放射科、超声科、儿科等多个科室提供临床诊疗辅助诊断和智能管理;依图医疗肺癌影像智能辅助诊断系统已部署进近百家三甲医院,并进入临床工作流实际使用,诊断报告被医生直接采纳率超过92%。近期,依图还与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合作研发出全球首个肺癌临床科研智能病种库和全球首个肺癌多学科智能诊断系统。

无论是朱珑、林晨曦还是倪浩,一致看中的是中国医疗行业的世界级命题,“医疗有一个很大的想象空间,人工智能能够改变这个行业的效率,我认为它在医疗行业的贡献可能是最大的。”林晨曦说。“人工智能的未来是医疗,而中国有世界级命题。命题决定科学工作的高度,强烈的需求能够助推技术的发展。”倪浩曾如此对记者说。

2017年,依图科技与IDG联合投资了AI制药公司AccutarBio,促成了迄今为止中国AI制药领域最大融资之一。除了医疗之外,依图科技又与红杉资本、云锋基金等联合投资了AI芯片公司ThinkForce。“对人工智能来讲,计算力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部分。”林晨曦喝了口茶,解释依图投资的思路。2018年,依图科技在新加坡设立首个海外办事处。

经济观察报 公司部记者
关注新科技,包括人工智能、大数据、精准医疗、量子通信、科学产业化等,以及创投领域。擅长上市公司的分析报道以及行业的深度报道,发掘行业的变化趋势和投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