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级业:谁先国际化?

陈慧晶2012-08-16 08:13

经济观察报 记者 陈慧晶 2012年上半年,债市跳跃式发展,为中国的评级业带来一个全新的增长机遇期。在自身企稳上升的同时,评级业谋求扩张的冲动开始释放。

在经历了三年的调研、申请和筹备之后,中诚信信用管理公司的香港分公司——中诚信亚太正式开业,标志着中国评级业在经历多番挫折后终于迈出了海外扩展的第一步。

知情人士向本报透露,曾进军美国评级业受挫的大公国际资信评估公司正与一家中欧合资背景的并购基金合作,筹备欧洲办公室,计划下一步向欧洲进军。

下一步东盟

谈起落足香港,中诚信首席执行官关敬如的言语中压抑不住兴奋,“这是一个充满挑战又顺理成章的过程。”三年前,中诚信就开始做主权评级业务、国际案例的研究和开发,尤其是调研香港市场。

香港金融管理局年报显示,2011年在港发行的点心债券增加至1080亿人民币,是2010年发行额的三倍,而发债主体更加多元化,企业赴港发行数量增加,不再以政府和银行债券为主。

2012年以来,人民币点心债券的需求依然旺盛。据wind资讯显示,截至2012年上半年,香港人民币点心债的发行金额为536.87亿元,基本与去年持平。

但新发行的债券中,大约有四成的债券还没有评级。一位欧资银行的中国区债务总监表示,现在市场上的很多点心债根本就没有评级,比如大唐电力、中国重汽等,因为发债主体基本都是大国企,投资者都认可,不需要评级。小企业发债还比较少。

关敬如指出:“过去两年时间里人民币受到追捧,是因为人民币一直处在升值状态,市场供不应求,大家不在乎评级,都会买。但随着投资者的多元化,特别是公益基金、养老基金的加入,以及人民币升值预期的减弱,对评级的要求肯定是越来越高。这就是未来的市场。”

相比于国内评级市场按主体评级10万元、债券评级15万元的标准收费,香港市场则类似欧美的收费标准,按融资规模进行收费,盈利空间更大。“保守计划三年达到盈亏平衡,第一年做市场的基本渗透,第二年会好一点,第三年争取做到盈亏平衡。”关敬如表示,虽然香港市场开拓的成本很高,但他并没有将资金成本看的很重。“现在的主要挑战还是如何应对国际的规范、如何和三大去正面竞争。”

但中诚信的目标显然不止于香港。“我们要伴随着人民币国际化走向国际。从香港开始,随后就是东盟十国。”关敬如说。

但现阶段,如何做大自身的业务规模还是最重要的问题。对于中国本土评级业来说,虽然存在历史已有三十年,但真正获得发展都是在2000年以后。在经历多年的“不赚钱”后,去年中诚信实现了2.7亿元的收入。

争相出海

有出海想法的,并不止中诚信一家。2010年,大公国际就曾向美国的监管机关申请成为官方认可的债券评级机构,但在经历一年多的申请后,美国证监会以“无法履行对大公的监管”为由,最终驳回了大公的申请。大公国际在此后的回应中表示,不会放弃对美国评级资质的申请。

事实上,大公一直在探索向海外市场进军的方式。据一位知情人士表示,一家中欧合资背景的并购基金正在帮助大公筹备欧洲办公室。这家基金拥有中欧双方的官方背景,对欧洲市场非常了解,大公希望借此机构开拓欧洲市场。

而据评级业内人士透露,在中诚信向香港提出申请时,大公也在做相应的筹备工作,并与香港的监管层有过接触。

截稿时,大公国际宣传部并未回复本报就此发出的相关采访提纲。

大公国际在2010年发布了50个国家的主权信用评级报告,报告中给予中国AA+评级,美国AA评级,展望负面。四个月后,大公国际将美国本币及外币长期主权信用评级由AA调降至A+,并指出可能进一步下调美国评级。评级结果发布后,美国公债价格没有受到明显影响。

要在标普、惠誉、穆迪三大评级巨头雄霸多年的评级体系中占据一席之地,并非易事。穆迪国际评级2011年年报显示,2011年其评级业务带来的收入达到15.69亿美元。其中非美地区收入就贡献了48%,全年收入达23亿美元。

前述欧资银行中国区债务总监认为,打破垄断需要一个较漫长的过程。现在国外的投资者普遍对三大评级机构比较了解,他们历史更长,在美元、国际债券的评级上都得到国际投资者的认可,而国内的评级机构要获得投资者的认同,还需要较长的时间。

一直强调“民族品牌”的大公评级CEO关建中曾多次强调要建立新的国际评级体系,他认为现存国际评级体系导致世界金融危机,要想恢复世界经济的增长,就必须重构国际评级体系。

关敬如则认为,目前中国评级业在走向国际化的过程中需解决几个问题。首先是自身实力太过弱小。评级业近几年才获得较大发展,和国内其他金融机构比,资金实力相差悬殊,更不用说和三大的体量相较。另一方面,中国评级业的评级理念与国际评级机构还有些差异。中国评级市场存在一些不良竞争的现象,表现在给予级别是有一定的弹性。这实际上是理念的差异。作为专家必须要中立客观,不能根据自己的立场来调整。

国信证券分析师张旭在一份报告中称,各评级公司间的评级结果存在系统性差异。报告将7年期AAA级城投类企业债的发行利率按照评级公司进行分类,发现各公司所对应的票面利率均值也存在一定差异,且最大的两公司间均值相差约50bp,这反映出投资者同样认为不同评级公司间的信用级别存在差异。值得注意的是,中诚信、大公、鹏元、联合所对应的票面利率均值依次上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