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坚:我们的主张和坚守

有一位年轻的大学生,他是我们的忠实读者。这个年轻人每周都去买我们的报纸。很不幸,这个年轻人患了绝症。即使在病中,他也一直在读我们的报纸。再后来,年轻人去世。年轻人的父亲每周都会去固定的报摊买报纸。这位父亲,我不说他的名字,可以告诉大家的是,在儿子的影响下,他成为了《经济观察报》的专栏作家。 2001年4月16日,这张橙色的新闻纸与读者见面。八年来,这张报纸伴随着中国经济的成长而不断成熟。现在,他拥有广泛的读者群、不俗的社会影响力,在商业阶层中得到越来越多的认可,也使我们最初的梦想得以初步实现。不过,我的脑海中总会浮现出那个年轻人的形象。我感觉那是一种沉甸甸的东西,我相信《经济观察报》的同仁都同意我的看法,那是一种责任。 八年来,我们没有一天不在想,我们应该如何坚守?如果说,过去八年这张报纸还算成功,我们为什么成功?未来八年乃至更久的时间里,他是否还可以继续成功,并且得到更广泛的认同?

吴敬琏:对新媒体的期望

今年是《经济观察报》创刊八周年。写下几点期望,聊表祝贺之意。 中国的经济媒体并不是这些年才出现的新生事物。回想起来,中国经济学的成长与中国经济媒体的成长几乎是同步的。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成立的中国经济学社以及中国农村经济研究会等学术团体甫一成立,就举办了各种报刊杂志。如刘大钧的《中外经济周刊》、吴景超的《新经济》、陈翰笙与薛暮桥的《中国农村》等等。三十年代的中国不仅是经济学发展的“黄金十年”,也是中国新闻事业发展的黄金时期。只是到了上世纪四十年代第二次国内战争时期,国民党封杀舆论,经济媒体也随之衰落。 我本人出生在一个老报人家庭。父亲吴似竹是复旦大学新闻系毕业,曾任国民党中央新闻社《大中华日报》主笔,因为信奉新闻自由,1929年,二十二岁时“下海”与同事陈铭德等人一道创办了《新民报》,家里的好几位亲戚,包括我的母亲邓季惺都曾在这家报社工作。这家报社也产生了赵超构、浦熙修等一大批“名记者”。

田溯宁:八年,如何重寻想象力与勇气

如果从我个人的角度,来看整个中国社会过去八年的变迁,我会把技术作为很重要的一个主题。 从我、丁健和其他伙伴一起开始做亚信时,我就一直认为互联网是推动中国现代化的重要力量。互联网让信息能够为所有人共享。从亚信进入网通,当时一个非常重要的动机就是,带宽不够,互联网很难普及。如果想要承载更多的信息,就需要增加带宽,当时大家使用的拨号入网方法也要相应变成永久接入。要实现这个目标就需要铺设更多的光纤,需要建立所谓的有竞争力的电信公司。这个过程发生的同时,也是全球化和世界进一步变得扁平的过程,在中国则伴随着中国的国有企业改革进程、建设新型国有企业方案的提出和股份化呼声的出现。这时候我来到了网通,参与了它的创立。那时候电信行业中的企业,想要做到我们需要的基础设施和带宽的建设,它至少需要是一家具备很强的国有色彩,而且要有很强的政府部门支持的企业。当时我们有四个部委作为我们的投资者,如果没有那个平台,这种理想要想实现是非常困难的。

何力:橙色唤我复春梦

八年前的橙色横空出世,“足以转移一时之风气,而示来者以轨则”;从出生记始,八年正是小学三年级:这一年的语文课本上说,“什么是世界上最温暖的地方?什么是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什么是世界上最大的力量?”——千百年来,人们一直在思索着,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回答……从十八岁算起,八年则是上一个大学,外加硕博连读;八年也曾是一场抗战的时间,国破山河在,胜利在眼前;八年的橙色生命,愈发黄澄澄金灿灿。 橙色的精神是创造,那种创造蹒跚着但却坚定,力道顽强;橙色的眉眼是自重,自重乃获得尊重之根由;橙色的魅力是无疆,不分南北东西,才情都可展现,容纳各种梦想;橙色的盛宴尽丰饶,开胃酒已啜,大菜好吃;橙色的味道是飞扬,穿过十里八乡,跨越大河大江;橙色的橙色是橙色,花花绿绿的报亭,老远望到。是橙色唤我等驽钝中才临其事而出——唯有橙色是颜色,花开时节动动动,春去春又回,有时也害怕。害怕自己热情消褪,害怕爱的渐灭,心中渴望着庄严与崇高,但力量即将用尽,于是假装爱上猥琐,行若游疑,与时俯仰,如酒后的蒙蔽,以为那就是自己想要的。

张忠:执着与宽容

《经济观察报》八周年纪念日又把我带入对过去的点滴记忆中。 我离开这家媒体已经差不多有两年的时间了,距离我打算离开我和我的合作伙伴们当初共同建造的这家媒体公司,也已经有三年的时间了。记得2006年《经济观察报》五周年的纪念活动时,组织活动的同事要求我们这些当初创业的“元老”每人写一句话,感触也好,寄语也好,反正写出当时的心情即可,我记得我写的内容大致是“执着和宽容”。我当时认为,《经济观察报》第一阶段创业是成功的,拥有“执着”可以让这个事业永续和辉煌;而“宽容”是我当时的心境,我那个时候已经决定离开了,我对自己说:“这是我以员工的身份参加的最后一次报社的社庆活动了”。我有些伤感,但总体来说还算轻松。 任何事业的道理都是一样的:并不是因为你参与创建了这家公司,就等于你是它永久的主人或与它永不可分。 1998年的时候,我与《经济观察报》另一位创业元老陈辉在一次聊天中提到,三年内必会有一家新的财经报纸成长的机会。那个时候,我在《中国经营报》任一名普通的记者,而陈辉则在《科技日报》工作,他当时是“干部。

于威:那些快乐的年轻人

每个人一生中,总有一个群体,为他(她)最认同、最心甘情愿地从属其中。对有的人而言,是地方同乡会,有的人则是中国国籍,有的人是哈雷摩托俱乐部,或者社区护鸟小组、律师协会、海淀教会……而世界的其他组织对他(她)而言,都不过是遥远的、例行公事的东西。 对于我们,这个群体就是早期的《经济观察报》。 那是个非常特殊的时期,中国经济违反了所有的历史规律,持续高速增长,互联网泡沫破裂也没能使它受挫。我们从中国互联网的第一轮冒险中退出,加入一张背景奇特、仿佛从岩石缝里蹦出来的报纸。它的投资方在山东,没有做过任何媒体,它的定向模糊,但是正因如此,似乎能够容纳很大的梦想和野心。 就这样,一群对实际利益毫无概念的年轻人,怀着很大的梦想和野心——或者说,自以为怀着很大的梦想和野心,想要办一张了不起的报纸,跟19、20世纪美国和欧洲的大报平起平坐。他们希望倾听全世界的声音,并发出自己的声音让世界认真听取。你再也难以在中国其他地方找到这样一群疯狂、均质、理念相同并单纯无比的年轻人。我们给自己的版块恰如其分地命名为“观察家”。

许知远:这么早就回忆了

或许多年之后,我仍要坦白地承认,2001年春天到2005年夏天,是我一生中最愉快的时光。我想这句话对于很多在这份报纸工作的人,同样适用。那时候我们都年轻,恰好志趣相投,这张报纸更年轻,没什么经验也没什么羁绊,而这个国家则表现出令人意外的朝气,让我们相信进步不可避免。 这些因素触碰到一起,突然之间迸发出无穷的力量和魅力。这样说,倒不是说这份报纸有多么傲人的成就,伟大来源于时间的积淀和关键的历史角色。倘若《纽约时报》1927年关张,或是林肯在南北战争获胜前就死去,那么没人会记住他们曾经的梦想与荣光。而这份报纸不过八年,它的纪录只能证明它是张不错的报纸,但它还应该具有更为远大的目标。 我提到那无穷的能量,与这份报纸相关,更与那群青年人相关。在曾经的短暂岁月里,它让一群青年人体验到生活的无穷可能性,体验到相互间的智力上的激荡与启发,并给他们以既虚幻又真实的感受——青年人可以依靠自己的热忱与才华改变社会,并可能写入历史。 这是青春才有的光芒,它或许注定将会暗淡,但人生中倘若没有这光辉的一瞬,将是多么乏味。

孙立平:在经济与社会之间思考

《经济观察报》走过了8个年头。原来还真没有记清楚我与《经济观察报》的合作究竟是始于哪一年,只模糊记得不是2001年就是2002年。现在回过头去翻看一下当时的报纸,终于弄清楚,第一篇文章《警惕经济增长与社会发展的脱节》,是发表在2001年最后一天的《经济观察报》上,2001年12月31日。由此说来,《经济观察报》创刊8年了,我与《经济观察报》的合作也将近8年的时间。 回想这将近8年的时间,没有仔细计算过,写出的长长短短的文章可能也有一两百篇了。现在回过头来看,也许是第一篇文章的题目就确定了后来的主题,这就是在经济与社会之间进行思考。 经济与社会,两者之间的密切关系历来为学者们所关注。在上个世纪80年代的时候,社会学中就兴起了一种看经济和社会问题的新角度,叫作嵌入性理论,也就是说,经济活动都是嵌入于社会当中的。就以人们今天讨论最多的市场来说,市场是不可能单独存在的,而是嵌入于社会制度、社会结构甚至社会文化当中。因此,经济与社会的关系,无疑是我们理解经济现象的重要视角之一。

和经观在一起的日子

经济观察报社庆8周年特别节目“和经观在一起的日子”系列人物访谈。原经济观察报的老员工将为您讲述他们的经观时光。

对话李清飞
对话何军
对话王涌
对话张忠1
对话何力
对话张忠2
为自己打开一扇开眼看世界的窗户

手捧最新一期的经济观察报时,我在想究竟这份报纸给我带来过什么,答案其实有很多。我找到了热爱的专业,学会了理性地思考,做出富有建设性的尝试等。

记《经济观察报》创刊八周年

《经济观察报》就给了我这样一个平台,也正是《经济观察报》教会了要总保持一颗积极的持续的上进的心。[详情]

突然八年

时光飘下影子,晃荡出无数个十年,晃荡出每个“那年的我们”生如夏花,便决不做人生的看客,选择了就不放弃。[详情]

《经观》我成长的助手

看到在报栏中的《经济观察报》,我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我如饥似渴的通读了上面的内容,觉得上面的观点很独特而且很真实,给人一种通俗易懂的感觉。[详情]

我与《经济观察报》

三年来对《经济观察报》最直观的感受就是面广,有深度,而其有影响力,不愧是中国商业精英首选的经济报刊类读物。[详情]

《经济观察报》理想插上翅膀。

我发现现在的《经济观察报》更是我的必须了,因为接触的面广了,需要了解的知识就越多了,“挚友”给我提供的消息的价值也更大了![详情]

读者:feeltea

这是一张我一直关注的报纸。《橙》周刊曾给我启迪。从何力时代到今天,报纸成长并成熟。衷心祝福你们的团队![详情]

读者:张传民

新的角度、新的方向、新的方式、新的战略尽在经济观察报![详情]

读者:维以不永伤

在经济观察报八周年庆典之际,给经济观察报道一声珍重,愿经济观察报越走越好,一路风光![详情]

读者:沙洲

祝福经观,不仅仅是祝福它能写出好的财经报道,更祝福它能一直保留它的那份气质,那种文化,那丝温情,这是我最珍视的。[详情]

读者:张宏

在八年后开始中国新闻业的新长征![详情]

打雪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