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150亿支援乐视但不涉及汽车业务 孙宏斌说“看不懂乐视汽车”

岳雅风2017-01-16 00:37

经济观察网 记者 岳雅风 在地产大佬“隔壁老王”王健林支援董明珠“不多不多”的5个亿元之后,另一起以友情和赞赏作为基础的“同袍相助”案例在近日发生。处于资金匮乏焦虑中的乐视日前迎来了大手笔的投资,援手同样来自房地产企业的融创中国董事会主席、执行董事孙宏斌,他投给了乐视创始人兼董事长贾跃亭150个亿。不过,与王健林再三声明其投资是看中了银隆的储能,而非董明珠心心念之的电池技术和造车计划一样,孙宏斌在现场也一再强调,150亿投资并不指向贾跃亭醉心其中的乐视汽车,而是仅限于乐视的非汽车业务。

1月13日晚间,乐视网公告称,乐视获得包括融创中国在内的168亿元战略投资的重磅消息,其中融创中国向乐视投资150亿元,乐然投资和华夏人寿合计向乐视投资18亿元,总计约168亿元。值得注意的是,融创中国150亿资金注入乐视后,一举成为乐视的第二大股东。

然而,168亿元也许可以解决贾跃亭的手机、电视以及乐视网等的资金问题,但他的资金链并未一次性解决。因为孙宏斌的150亿元投资将乐视最耗费资金的重资产项目——乐视汽车拒之门外。“这次不算汽车部分,如果算的话肯定还是缺钱的。”在发布会现场,孙宏斌再三指出,150亿元投资仅限于非汽车业务。至于为何将汽车排除在投资标的之外,孙宏斌的说辞是“看不懂,不懂汽车”。

被“抛弃”的乐视汽车

1月15日,在乐视网复牌前一天,融创中国与乐视高调宣布战略合作,双方掌门人孙宏斌和贾跃亭携一众高管正式在媒体面前亮相。孙宏斌称,期望以此(168亿元)一次性解决乐视网上市公司业务和非上市公司业务的资金饥渴。“乐视的问题就是缺钱,所以我们投乐视的逻辑的第一条就是让它不缺钱。这次投的项目,是上市公司项目和非上市公司项目。”在发布会现场,融创中国掌门人孙宏斌如是说。

孙宏斌说,“我们有两个商业逻辑,第一个逻辑是把非汽车板块的所有资金问题一次性全解决了,第二个逻辑是改善乐视的治理结构。除了乐视网,我们都派了董事,乐视手机那边我们还派了一个监事,要想非汽车不缺钱,得看手机的。”

贾跃亭虽然在发布会现场不像孙宏斌一样谈笑风生,甚至在谈及缺钱时似有哽咽,但这来之不易的168亿元融资,无疑让他松了一口气。贾跃亭称,与融创中国的合作,是乐视历史上意义非凡的一天,因为能够一次性地解决乐视最为短板的资金问题,此前乐视的情况可以说是“万事俱备,只欠资金”。

但孙宏斌的一句“看不懂,不懂汽车”,被认为给这笔投资埋下了一个“雷”,现场有记者直接抛来犀利的问题:“您是看不懂,还是不看好乐视汽车业务?”孙宏斌称,我看好汽车业务,因为这是除了房地产之外最大的经济支柱。“老贾让我去底特律看乐视的汽车研发中心,但一个月时间太紧了,没来及去看。”孙宏斌如是说。

孙宏斌的解释并未让现场的记者释疑,也许他现场所述的另外一套投资逻辑,能够真实的表达出其将汽车拒之门外的原因。“我们要投增量市场,比如链家就是增量市场;第二是金融平台;第三,是资源性行业;再有就是消费升级行业,比如娱乐大健康。”与乐视汽车所需的巨大投资以及所面临的不确定性相比,乐视非汽车业务,显然更符合孙宏斌的投资逻辑。“我将乐视的主业作为一个娱乐平台来看的。”孙宏斌介绍。

1月4日,乐视战略伙伴Faraday Future(以下简称“FF”)在美国拉斯维加斯CES展的前夜正式发布首款量产汽车FF91。而针对FF的资金状况,有消息称,如果在2017年2月底没有找到新融资的话,FF的资金将难以为继。

在被孙宏斌以及他的150亿拒之门外之后,乐视造车之路面临更多不确定性,然而贾跃亭的造车路线并未改变。对于造车,贾跃亭有一种破釜沉舟的坚持,“即使乐视做车可能把我们拖死了,甚至把上市公司拖死了,我们万劫不复,但只要乐视做了这件事,在中国就能极大地推动这个产业的发展。”

“在乐视的整个生态协同上,乐视汽车也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对于造车初衷,贾跃亭一如既往的表示不会轻易放弃。他在现场表示,乐视汽车A轮融资将会尽快启动,希望未来几个月可以落地。

贾跃亭在现场表示,汽车正在面临百年一遇的历史机遇,相比传统汽车企业,乐视可以借助其资源优势,以低于竞争对手三分之一的成本参与竞争,这也是乐视的核心优势。“比如实现三百万辆的规模,需要1000亿-1500亿的资金,乐视只需要三分之一的资金。”贾跃亭特别强调。而168亿元的非汽车业务融资,也许不能解决乐视造车的困境,但在某种程度上,也为乐视造车融资提供了更多信心。

两个山西老乡之间的惺惺相惜

仿佛是为了给此前资金链断裂中所受的委屈进行一次反击,贾跃亭主动提及最近一年来乐视因资金链紧张被指为“庞氏骗局”。“说庞氏的就两种人,黑手和SB。”贾跃亭称,骗局一说都是竞争对手抹黑。孙宏斌则抢着为贾跃亭打抱不平:“他用的自己的钱,庞谁的氏?”

这种回护和互动,某种程度印证了有人称孙宏斌对于乐视的投资,是两个山西老乡之间的惺惺相惜。贾跃亭屡次被人称作孤注一掷的“疯子”;而孙宏斌在多年前对自己的评价中,也称自己为“我的性格是偏执狂”。“我们企业的性格就是:不管别人说什么,不管遇到什么困难,不管你是大腕还是普通百姓,我们都要坚定地走下去,因为我们知道目标,清楚自己要到哪里去。”

然而,“疯子”贾跃亭和“偏执狂”孙宏斌能否完全认同彼此的发展观?“我们董事会有个问题,老贾万一以后弄火箭怎么办呢?这个为梦想而生的人,能改吗?其他问题都简单。”在现场,孙宏斌如是说。此外,孙宏斌还提出,乐视需要学习融创的一点是,融创卖的产品质量好、量大,价格也高,乐视的产品质量好,量也大,但价格不高,这是二者不同的。问题直指乐视的多元化经营和“硬件”免费说。

对于乐视和贾跃亭而言,如果不能很快实现正向现金流,这份惺惺相惜能否继续也待考证。毕竟,除了惺惺相惜,对于孙宏斌来说,投资乐视“是一个生意”。

“在发展的第二阶段,我们目标明确,追求用户数量的快速增长以及现金流正向快速增长,上市公司实现快速增长。我们追求高流量,但不对硬件进行补贴,以合理的低的正毛利定价。如今,非硬件的收入已经进入了正现金流。”似是回复孙宏斌也是为了向现场的媒体传递信心,贾跃亭在现场给出如是答复。“第三阶段,我们要进入整个非上市公司体系的利润快速增长中,我们会考虑将大体育等注入上市公司,保持业务创新。”

“虽然有竞争对手的黑手,但我们资金链绷得太紧,战线太长了。未来,我们的节奏、策略要变,但价值观不变。没有人能改变老贾,能改变老贾的只有老贾自己。”经历过资金紧张,如今,得以暂时喘息的贾跃亭,依然是那个“孤注一掷”的“疯子”。

经济观察报 汽车部记者
主要关注新能源汽车、汽车零部件及汽车后市场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