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幸运”的日本年轻人

近藤大介2018-03-14 15:26

【东瀛视角】

当代中国年轻人常常被称作“小皇帝”、“小公主”。他们在“六个父母”的娇惯之下长大;他们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幸运的一代人,可谓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然而,通过平昌冬奥会上众多年轻选手的精彩表现,我们不难看出世界何其辽阔。俗话说: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放眼全世界,有一个国家的年轻人比当代中国的年轻人更加幸运,那就是日本的年轻人。

日本年轻人为什么幸运?理由非常简单——因为他们身上的稀有价值。拿中国四川省的熊猫打比方,日本年轻人就是近乎灭绝的“国宝级的存在”。

日本年轻人的“毕业季”始于每年的3月1日前后,而日本职场的“新年伊始”是樱花盛开的4月1日。也就是说,在3月大学毕业的年轻人将在4月份正式成为公司员工。不过,考虑到如果企业过早接触学生可能会妨碍学生的课业,所以,日本的高校只允许企业从每年的3月开始接触即将于次年3月毕业的学生。于是,每年一到3月1日,日本的企业就竞相涌向高校举办宣讲会。

“凡事由供求关系决定”是市场经济的一大规律,“人才”自然也不例外。许多在东京证券交易所市场一部上市的日本大型企业,2018年3月季度(2017年4月到2018年3月)决算额会创下企业历史新高。所以企业计划招募大量新员工。

然而,就在一年前,即2017年3月,日本的应届大学毕业生仅有56.7万人。而在同年7月毕业的中国大学生多达795万人,是日本应届大学毕业生的14倍。不仅如此,日本大学毕业生的人数,还呈现出了逐年递减的趋势。

基于这种情况,日本诞生了一个新词——“超级卖方市场”。大学生是出售劳动力的“卖方”,企业是购买劳动力的“买方”。两者相比较,大学生占据了绝对的市场优势。

2017年6月,日本厚生劳动省青年雇佣对策办公室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3月毕业的日本应届大学生就业率高达97.6%,较去年同比上涨0.3个百分点,创历史最高纪录。

97.6%这个比例意味着,几乎所有的日本应届大学生都能顺利就业。与此同时,企业之间的人才争夺战也愈演愈烈,甚至频频成为了媒体报道的焦点。比如下面这则新闻:

3月1日当天,位于东京知名学府早稻田大学旁的高级酒店 “丽嘉皇家酒店”,不少房间被多家企业预定一空。企业之所以花高价入驻这家酒店,就是为了让优秀的大学生“轻松徒步3分钟”即可达到宣讲会现场。在比早稻田大学更为知名的东京大学等高校,更有企业将校园食堂“包场”,免费向毕业生提供午餐,然后利用就餐时间召开企业宣讲会。

我每周会在“东京六大高校”之一的明治大学讲授一节国际关系论课程。去年,一名学生向我请教求职方面的问题。起初,我以为他进不了理想的企业,想请我为他引荐。谁知他的烦恼竟然是“我一下子拿到了4家知名公司的录用通知,这些公司的人每天接连不断地给我打电话,让我去他们公司上班。我想听听您的建议,选哪家好呢?”这可真是一种“奢侈的烦恼”啊!

回想起1989年我大学毕业那年,我也遇到过类似的情况。当时,日本正处于泡沫经济的巅峰时代。我们这些大四的学生,每天傍晚下课之后,都会给某一家公司打电话。无论打给哪家,公司的人都会派一辆黑色的高级轿车到学校正门接我们去公司。听完1个小时左右的企业宣讲会后,公司的人一定会问我们:“今晚想吃点什么?”我们会毫不推辞地回答说:“昨晚吃了法国菜,要不今晚去吃寿司吧?”接下来,公司会请我们去位于银座的高档寿司店饱餐一顿。简而言之,在那个时代,日本大学生被所有的企业奉为上宾。

后来,日本经济陷入了“失去的20年”,大学生就业也进入了“超级冰河期”,即漫长的“就业难”时代。不少日本年轻人在日本找不到工作,只好远赴中国或其他东南亚国家发展。我原以为,我们这代人经历过的就业黄金期不会再现。没想到时隔近30年,这个黄金期竟然再次来临。

在我看来,就业黄金期之所以再现是因为日本严重的少子高龄化现象。

根据去年9月15日日本总务省统计局公布的统计数据:日本总人口为1.2671亿人,其中65岁以上的老年人为3514万人,占人口总数的27.7%。放眼全球,恐怕没有哪个国家的老龄人口比例如此之高。

于是,春节期间去日本旅游的中国游客会惊讶地发现,日本公共汽车上的乘客几乎都是老年人,的士司机也是老年人。去健身房做运动,身边是老年人。几乎看不到日本年轻人。

现在的日本年轻人,从出生开始就不知“竞争”为何物。即使是“考大学”,他们也可以通过“推荐入学”的方式轻松通过——每所大学都在争夺为数不多的高中生生源,如果举行大学入学考试的话,就招不到学生了。因此,日本的大学纷纷完善“推荐入学制度”,赶在大学入学考试之前把通知书发给学生。而这种做法所导致的结果就是,成绩不佳的年轻人相继进入大学。

比如:去年,我曾在课上让学生排列汉、唐、宋三个朝代的历史顺序,结果只有寥寥无几的几名学生回答正确。暂且不说中国史,大部学生连“被称为日本中世文学最高杰作的《源氏物语》,成书于平安时代还是镰仓时代”这种关于日本的基础知识也都没有掌握。这真是让人怀疑,他们是否拥有身为日本人的资格。

然而,面对我的批评,学生们竟然反驳道:“那请问老师,您能列举出几款智能手机游戏的名字?”

我顿时语塞。因为他们是少数稀缺资源,所以他们可以生活得如此无忧无虑啊!

说到这里,我突然想起了一则劲爆消息。目前,日本应届大学毕业生入职后的月薪在20万日元至25万日元之间,与我30年前求职的时候一样。然而去年,华为进入日本市场后,开出了“40万日元”的高薪,以保证能将优秀的日本大学生纳入麾下。

当然,给员工发多少工资,这是企业的自由。有人说,今年是中国大型企业进入日本市场的元年,争取年轻大学生“宝贝”的竞争更激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