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佛系年报季,从比大到比进化

陈哲2018-03-30 08:57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陈哲/文  房企年报季素来有句话:谁烂谁先发,谁亏谁先发,谁小谁先发。只顾身前事、不计身后评,毕竟,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轮到万科、碧桂园和恒大行业三甲时,这一季已是高潮,接下来该各找各妈各卖各房了。

其实龙头们在新时代的年报季有点尴尬,比如对未来主业的成长预期,似乎变得难以启齿。可事实是,这些年里它们的增速和土储都要超过以往任何时候。

相比之下,非龙头企业则表现迥异,大概是觉得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目标收入没有12位数都不好意思披露。有家冷眼旁观的保守派房企老板算了笔账——如果都达成目标,基本上可以解决全人类的居住问题。

尽管我怀疑这两种情况是否涉嫌信批违规——给普通投资者造成一种误导,但从这些龙头业绩发布中,还是容易让人读到新时代的房地产语境。

碧桂园年报开头就“感谢这个伟大时代,城镇化趋势恰似浩荡春风,势不可挡。能在这个大时代奋力拼搏、力争上游,实乃碧桂园之幸。”你没看错,近乎颁奖典礼上获奖感言,一种胜利者的谦恭。

碧桂园在中国城市化进程中扮演的角色,过去可能被低估了。如果说有些龙头抓住了一亿大城市人口的机会,多年潜沉在三四线的碧桂园品牌的抵达人数,大概会是这个数字的数倍。在中央第N版调控出台后,碧桂园被吹上了最强劲的那个风口。

据一位在碧桂园业绩现场的媒体记录,杨国强主席在业绩会上大笑三次,其中一次是听到记者问业绩目标,当大家都开始相信万亿故事时,他的大管家莫斌宣布,碧桂园今年“不设目标”。

这个故事放在往年,简直就是年报季的一股清流,但是在今年,你会发现姜还是老的辣,因为接下来:

万科的郁亮会说,所谓第一第二早就不放在心中了,心中只有美好生活。

恒大的许家印说,做企业家一定要进取,以前恒大做规模第一,现在要做利润第一。

融创的孙宏斌说,其实大家都知道,上学时班里的第一名,都不怎么样。

华容道的三国故事告诉我们,大笑三次后绝不能叽歪,否则会很惨。自称农民的杨主席书读得很好,吸取了经验。

以史为鉴可知兴替。相信无论杨老板还是其他轮值老大都从小目标里读懂:大到这个份上,被边缘死的可能性远小于出头死。耿直的许教授也不过给出了一个保守的8000亿,万儿八千的,一个意思。

恒大的年度关键词从宇宙房企变成了利润王,不得不说在利润指标上取代中海,成就傲人。但中海是已被越过的标杆,下一步呢?恒大要做世界百强,虽然世界上并没有这个榜单。

尽管还有称王称霸的惯性,对大企业而言,最有价值的变化可能是经营方式从“三高一低”转向“三低一高”。失去了金融的倾力支持,这可能是接下来较为普遍的战术选择。

不比大了,比持续发展,如何做到?

恒大的计划,是在房地产的基础上,安上一个高科技的“龙头”,插上文旅和健康这两只翅膀。

而杨老板早些时候就表态,他以后会把80%精力放到非房地产业务比如农业上。所以我们看到碧桂园的特色小镇已经开始遍地开花。

擅长品牌价值定位的万科给自己规划了未来的四个角色:美好生活场景师,实体经济生力军,创新探索试验田,和谐生态建设者。实际上,你从万科几年来的布局上,能找到这些角色的影子。

“文化就是诗,旅游就是远方”,通过对文化与旅游部名称的拆解,孙宏斌第八次重申了融创投资乐视、万达的战略逻辑,那就是消费升级。

城市化的魅力在于生长,也在于更新。就如同任何事物都需要进化,用适应和创造推动着事物的改善,提供了即时的好处,在更替中把产品、组织、人类能力带到新的高度。

曾经的城市建设者,正站在时代的关口,他们的玩法也要进化。当下可能就是要把广大人民的注意力和储蓄,从房子里解放出来,安放到更和谐、更幸福的场景。

经济观察报 地产主编
曾任职于湖北日报、21世纪经济报道。重点关注地产、金融、商业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