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实:美国通胀风向标弹动,全球进入“真加息”周期

李晓丹2018-05-14 18:18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 记者 李晓丹 本轮美国通胀上行,已经成为全球经济大变局的风向标。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实在最新的报告中给出了这样的判断。

“这不仅确证了全球经济的真实普遍复苏,也有望催生全球新一轮通胀周期,引导全球‘真加息’周期提速,要紧盯这一风向标,把握复苏之春的结构性投资机会,规避迅速转移的风险重心。”程实说。

证实复苏

程实将美国通胀比作是“反馈器”,它正在证实全球经济的真实复苏趋势。

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4月CPI同比上升2.5%,较前值提高0.1 个百分点,符合市场预期。这与3月触及政策目标的PCE同比增速相互验证,表明美国通胀上行动力进一步巩固。

PCE指数,是个人消费支出平减指数的缩写,由美国商务部经济分析局最先推出,并于2002年被美联储的决策机构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采纳为衡量通货膨胀的一个主要指标。

“与以往不同,本轮美国通胀上行主要源于实体经济的改善,而非货币宽松的幻觉,这才是全球复苏之春的真正来临。”程实说。

2014 年10月之前,随着量化宽松持续发力,以10 年期盈亏平衡通胀率为指标的市场通胀预期居高不下,引导通胀水平高企。2014 年10 月至2015 年12 月,随着美联储停止量化宽松并转向货币政策正常化,通胀预期大幅回落。2016 年,由于耶伦鸽派加息的“明紧实松”,货币宽松力度变相加强,市场通胀预期震荡上行,后随着2017 年鹰派加息的开启而再度下滑。在这一阶段,货币幻觉是推高通胀预期和通胀水平的主要原因。

“但是长期货币宽松终遇瓶颈、难以持续,并且造成劳动力市场扭曲,形成失业率降至历史低位而薪资增长滞缓的困境,反向抑制了物价上涨,因此通胀预期基础不稳,通胀回暖一波三折。”程实说。

2017 年以来鹰派加息发挥了“微手术”效应,修复市场结构性扭曲,夯实宏观复苏的微观基础。得益于此,这一阶段的通胀预期先经历了短期下滑,挤出货币幻觉的水分,此后在实体经济复苏的驱动下,呈现稳健上行趋势,并伴随着工人薪酬、企业福利支出和居民收入的提速增长。

程实认为,本轮美国通胀回暖表明,作为全球货币政策转向的引领者,美国经济在告别货币幻觉后,增长动能和市场信心不弱反强,当前全球经济复苏的真实性进一步凸显。

催生全球通胀

美国的通胀还会催生全球新一轮通胀周期。

通胀上行会侵蚀实际劳动所得、降低货币购买力,而中低收入阶层主要依靠劳动所得,财富结构中以货币储蓄为主,受到通胀打击更大,高收入阶层主要依靠资本利得,财富结构中以资产(股票、房地产等)为主,抗通胀能力更强。

程实表示,在危机十年之后、全球民粹主义高涨之际,美国通胀上行将进一步扩大贫富差距、助长民粹势力崛起,进而强化国家单边主义行为。

美国通胀高企背后还会看到,一方面贸易冲动加剧,导致进口消费品价格骤升,对贸易战双方形成输入型通胀;另一方面,地缘政治冲突恶化,尤其是中东地区的博弈风险此起彼伏,将持续推高原油等大宗商品价格,对资源进口国输入通胀。

程实认为,上述两种输入型通胀的跨国“传染”,将在全球范围形成“通胀输入—民粹崛起—单边主义加剧—通胀输出”的正向循环,这将与全球真实普遍复苏的基本面叠加共振,推动通胀提速上行,进而开启新一轮全球通胀周期。

目前,这一趋势已经初显端倪。从美国通胀结构来看,2017 年7 月至今,PCE 同比增速领先核心PCE,与上一轮美国通胀走高阶段(2015 年9 月至2016 年12 月)截然相反,表明源于国际油价的输入型通胀正在显现。从全球角力局势来看,中美贸易战谈判分歧巨大,特朗普政府宣布退出伊朗核协议,全球供给侧恐将再度遭到严重的成本冲击。此外,历史经验亦显示,上世纪60 年代至今,美国通胀上行期通常是单边主义行动的高发期。

全球“真加息”周期提速

随着全球通胀新周期的开启,全球货币政策和金融市场将产生连锁反应。

“美国通胀是信号器,引导全球‘真加息’周期提速。”程实说。

在正向反馈循环的支撑下,本轮美国通胀上行的方向稳健、节奏渐强。程实判断,2018 年美联储的鹰派加息有望提速,全年加息次数将大概率达到四次,后三次加息预计将发生在6 月、9 月和12 月。

这样的加息节奏将使得“美国主动紧缩、中国相机抉择、欧日被动紧缩”的格局得以巩固,全球“真加息”周期有望提速。

2017年三季度以来,G20经济体的通胀水平、政策利率、10年期利率同步上行,全球通胀周期、加息周期的共振已经初步形成,未来有望得到进一步增强。

程实表示,2018年全球市场的三类结构性机遇值得长期关注:第一,全球股市跑赢债市。从大类资产配置来看,受到利率上涨、通胀上行的双重打击,固定收益类资产总体将告别低利率时代的繁荣,权益类资产则有望获得更好的长期回报。第二,“新经济+新兴市场”协同发力。随着全球货币政策正常化提速推进,全球投资重心将继续由货币幻觉转向实体经济。其中,从细分结构来看,新经济将全面崛起,新科技革命内嵌于消费升级的强强联合最富增长潜力。从地域分布来看,全球多元化涨潮方兴未艾,新兴市场边际上升动力有望强于发达市场。第三,金融业迎来估值再发现。对于传统行业而言,全球加息周期的加速有利于扩大贷款利息和存款利息之间的净息差,金融业的盈利空间预计将稳步反弹。

“中国金融市场超预期的对外开放,将为全球大型金融机构提供新的增长源泉。”程实说。

紧盯美国通胀

通胀上行不仅催动加息周期提速,也意味着全球风险的重心将发生改变。程实表示,对美国通胀要有充分预警,三类风险将成为全球经济长周期复苏的最主要威胁。

第一个风险是,地缘政治风险。程实认为这一风险主要来自三个方面:2018年中东局势有望进一步加剧,军事冲突的黑天鹅风险居高不下;欧洲民粹势力继续膨胀,亦将引发新的不确定性;中美贸易战摩擦将以双方妥协告终,但是和解之路漫长,并将随着美国中期选举进程出现起伏。

第二个风险是,金融市场风险。正如IMF报告所指出,虽然全球经济已经告别危机十年,但是长期货币宽松导致的流动性错配、金融高杠杆、风险资产高估等遗患依然存在。“由于通胀上行加快全球货币政策转向,全球金融环境的边际收紧力度有望增强,可能导致投资者情绪逆转、资产价格振荡。”程实说。

第三个风险是,货币危机。程实在2017年10月的报告中曾指出,2018年新兴市场排名前十的危险货币依次为:委内瑞拉玻利瓦尔、阿根廷比索、南非兰特、土耳其里拉、巴西雷亚尔、墨西哥比索、印度卢比、越南盾、印尼盾、白俄罗斯卢布。2018年1月至今,名单中排名前四的货币均已发生过剧烈的币值波动。程实提醒,考虑到2018年美联储鹰派加息有望提速,美元指数的短期冲高将对新兴市场产生外溢冲击,因此上述十大危险货币依然值得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