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被互联网“抛弃”后,上海迎来电商新时代?

肖贝2018-07-02 19:33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肖贝/文 今年年初一篇题为《上海是怎么错失互联网这几年的机遇的?》文章在朋友圈刷屏,作者认为上海没有出现 BAT 等互联网巨头,错失了近十年来的互联网红利。

虽然这篇文章争议巨大,也引起了不少反思。千禧年时候,上海还是全中国互联网公司的龙兴之地。时至今日,不知还有多少人记得2000年北京街头出现的大大小小的亿唐广告牌。“今天你是否亿唐”的那句仿效雅虎的广告词,着实让亿唐风光了好一阵子。而当年,电子商务的“带头大哥”易趣,也肇始于上海,创始人是毕业于哈佛商学院的邵亦波和谭海音。海归、高学历、了解世界上最前沿的商业模式,他们的身上背负了大众中国期待。遗憾的是,十八年的时光,并未将这两家公司孕育成引领时代潮流的互联网大鳄,而是双双成为了互联网企业中道折戟的典型案例。至于榕树下、盛大、土豆、易迅,也似乎都没有躲掉衰落的命运。是命运还是魔咒?是理念出了问题还是人出了问题?是房价太高还是进取心不足?这些年来,很多人对上海的颓势表示不理解,纷纷试图找出合理的理由来解释上海在互联网时代的“掉队”。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不过,似乎也没什么特别值得信服的结论。 

诚然,上海过去二十年没有产生震惊世界的BAT企业,但不要忘了,互联网是一个瞬息万变的行业,你可能一时落后,也有可能弯道超车。上海在互联网行业确实还没有诞生“BAT”,那未来有没有这种可能?

当然有。很多人将宝押在拼多多上。

拼多多的确是互联网电商领域里的“异数”。这家成立不足三年的企业,完全打乱了国内电商旧有格局,引发了电商重新洗牌,目前已经闪电赴美IPO,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了招股说明书。

招股书披露,拼多多截至2018年3月31日的12个月中的年活跃用户达到2.95亿,而截至2017年12月31日的12个月,年活跃用户为2.45亿,这意味着拼多多单季用户增长5000万。数据显示,拼多多已经成为BAT之外的名副其实的巨头。

数据显示,2017年全年拼多多GMV(网站成交金额)接近超过千亿。达到1000亿年GMV,京东用了10年(2013年),唯品会用了8年(2017年),淘宝用了5年(2008年),拼多多用了2年3个月时间。 拼多多年后启动最新一轮融资,估值已经超过100亿美元,而现在的唯品会市值不过99亿美元。

不是因为这份骄人业绩,拼多多才给众人带来了希望,更重要的原因还在于,上海通过拼多多,而拼多多又通过其非同于传统电商的“新电商模式”,再次建立起了上海与全国的情感或者说是文化联系。

在年初那篇文章中,作者说,“影响力是时间和质量的累积,等人家都成型了,你(上海)再要争取,当然不容易了。”言外之意,无论上海怎样努力,互联网时代的格局已定,上海已经没有机会了。但就是在格局基本已定的情况下,拼多多为自己、也为上海杀出了一条血路。

有人说,在这么讲究品质、精细化生活的小资城市上海,为何会产生一个以低价起家的电商企业?事实上,拼多多的模式与上海的文化气质,甚至说,与精细化的小资文化也不相悖。上海文化中有精致,同时也有精打细算的因子。

BCG十多年前对升级型消费市场进行调查之后,就发现,趋低消费与趋优消费会同时发生在同一个消费者身上,这就是Costco与沃尔玛的模式差异。拼多多说自己是轻资产的Costco模式,是有道理的。不仅如此,拼多多还有机会接管中产的多个垂直趋低侧面的,这个比Costco更有价值。

我们误以为传统电商模式已经成型,结果杀出了拼多多;我们误以为现在的城市格局已然定型,上海已经被北京、广州、深圳所抛弃,结果她在落寞之后又再次奋起直追。互联网时代,真是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

很大程度上,一家企业,可能定义一座城市的性格与发展。

没有福特之前,迪尔伯恩只是一个人口不到千人的小村庄;没有阿里之前,杭州只是一座风景如画的城市;没有海尔之前,青岛只是一座夏天喝啤酒的好地方……有了这些企业,这些城市也焕发出了完全不同的面貌。在互联网新贵的加持下,上海——这座曾经的远东第一城市,这座自开埠之后,就曾经几番起落的商业之都,在新时代或许会散发出新的魅力。

(作者为媒体人。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