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二胎”振兴辽宁:未来两年人口净增16万

田进2018-07-21 10:49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记者 田进 “生两孩无需审批”;“完善生育家庭税收、教育、社会保障、住房等政策,探索对生育二孩的家庭给予更多奖励政策,减轻生养子女负担”;“确保职工生育期间的生育保险待遇不变;完善计划生育奖励假制度和配偶陪产假制度”;这些都是东北省份辽宁在近期印发的《辽宁省人口发展规划(2016-2030年)》(以下简称《规划》)中提出的政策目标。

这些政策目的只有一个,鼓励辽宁省生育水平,应对人口老龄化,提升人口总量。辽宁省设定的目标是:到2020年,辽宁全省人口总数将达到4385万人,到2030年将达到4500万人;总和生育率由2015年的0.9预期达到2020年的1.4。

2017年辽宁省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辽宁常住人口4368.9万人,比上年减少8.9万人,这一年,全国各省(市、自治区)减少人口数量排名,吉林、黑龙江、辽宁分列前三。

这意味着,辽宁省要想达到《规划》确定的2020年人口总数目标,需要在未来两年间实现人口总数增长16万。

2018年7月19日,辽宁省卫计委工作人员向经济观察报记者介绍,目前为止,《规划》只是辽宁省的一个计划,从计划到落实需要一段时间,暂时没有具体实施的措施条例。

南开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所教授原新对经济观察报表示,从人口经济学的角度看,一个地区的人口流失与经济下滑密切相关,且往往会相互作用,形成恶性循环。“当前东三省面临着人口长期净流出问题,这对于其经济发展肯定有很大的影响。”

辽宁省发展改革委相关负责人解读《规划》时,提到在人口问题上,“《规划》有助于全省上下形成正确共识”;在经济发展上,“有助于将人口因素融入经济社会发展战略规划、经济结构战略性调整等重大决策中。”

原新向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即便出生率增长,20年后,出生人口才能变成劳动力。并且如果人口继续流出,人才缺乏的问题将依旧存在。根本性的出路还是需要实现经济复苏,就业机会多,收入好,才能阻止人口外流,同时吸引更多外省市的人才。

人口关

曾经,从闯关东到开发北大荒,东北三省因其发达的工农业,吸引着劳动力不断流入。根据2016年2月辽宁省社科院公布的《辽宁蓝皮书:2016年辽宁经济社会形势分析与预测》,2000年第五次人口普查时,东北三省过去十年净流入36万人,十年后的第六次人口普查则显示,十年间东北三省净流出200万人。2017年辽宁省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辽宁常住人口4368.9万人,比上年减少8.9万人,这一年,全国各省(市、自治区)减少人口数量排名,吉林、黑龙江、辽宁分列前三。

不仅是人口流失问题,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和劳动经济研究所研究员王广州向经济观察报介绍,辽宁同时还面临着生育率低与人口结构难题。

根据《辽宁省人口发展规划(2016—2030年)》(以下简称《规划》),2015年辽宁省的总和生育率(每个妇女平均的生育子女数)只有0.9。

“低生育率陷阱”理论认为,总和生育率低于1.5时,人口规模将持续萎缩下去,辽宁省已经滑入了“低生育率陷阱”。而《规划》提出的目标就是,到 2020年生育水平回升到1.4,2030年上升到1.8。辽宁省统计局的数据也显示,2016年和2017年辽宁省的出生率分别为6.60‰和6.49‰,而这两年全国的出生率分别为12.95‰和12.43‰。

人口结构问题则体现在辽宁省所面临的老龄化以及带来的系列影响。2018年6月29日,辽宁省老龄办发布的《辽宁省2017年老年人口信息和老龄事业发展状况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末,辽宁省户籍总人口为4232.57万人,60周岁及以上户籍老年人口958.74万人,占总人口的22.65%,比全国高出5.35个百分点。

原新向经济观察报介绍,不仅是老年人比例高,并且东三省过去是老工业基地,城市化水平比其他省份高,退休职工占老年人的比例比较高,因此老年人的养老负担会比过去城镇化水平比较低的地方更重。

人社部社保事业管理中心发布的历年《中国社会保险年度发展报告》显示,2014年辽宁省养老金开始出现当期收不抵支。辽宁社科院副院长梁启东向经济观察报介绍,“当前辽宁省的职工养老保险抚养比不到2:1,这意味着不到两个人要供养一个老人,而全国该比例平均为近3:1。”

在《辽宁省人口发展规划(2016—2030年)》中,解决人口问题成为了促进经济增长的关键一步。《规划》提出,劳动年龄人口比重下降,客观上将降低经济潜在增长率。实现辽宁老工业基地全面振兴必须进一步完善人口发展战略和政策体系。

生育关

而如何实现人口均衡发展,《规划》中提出了完善全面两孩配套政策等系列措施,其中便包括完善生育家庭税收、教育、社会保障、住房等政策,探索对生育二孩的家庭给予更多奖励政策,减轻生养子女负担。

原新向经济观察报表示:“在十九大报告中,便明确提出了促进生育政策和相关经济社会政策配套衔接,而辽宁此次举措迈出了更具体化探索的第一步,给其他省份提供了一个借鉴模式。”

在人口生育上,梁启东表示,《规划》鼓励生二胎肯定会对人口出生有积极影响,但整体生育水平低包含多方面层次的原因。“如现在年轻人生育观念变了,很多人不愿意生孩子,并且养孩子的成本升高,包含教育、购房等系列成本。单一的政策影响还是有限的。”

2015年辽宁省生育状况和生育意愿抽样调查结果显示,“全面二孩”政策目标人群中有12.8%打算再要孩子,6.9%还没想好,而80.3%不打算再要孩子。

王广州表示,“经济增长是一个复杂的问题,人口政策对于辽宁经济振兴的影响还是有限的。要想打破人口流失与经济下滑的恶性循环,根本上还是需要从调整产业结构、促进多产业发展的角度出发。”

王广州介绍,东北作为曾经的资源丰富与工业发达大省,从计划经济转到市场经济后,面临着资源被大量消耗以及产业发展不均衡——工业产业过剩,第三产业发展速度相对较慢等阻碍经济发展的根本原因,因此GDP下滑也就不难理解。

梁启东表示:“《规划》具体效用至少还需要20年才能显现,此时出生的孩子才能形成劳动力。当下人口结构改善与经济发展,还是需要更多的年轻人。”

辽宁在《规划》中也提出,努力吸引省内外高等院校毕业生在辽宁就业,增加在辽宁就业率高的生源省份的招生计划;提高在辽宁就业率高的学校省内招生计划比例,确保省内高等院校毕业生在辽宁就业率达到85%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