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京银行140亿元定增被否 资本承压考验管理层

王涵2018-08-04 10:52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记者 王涵  7月31日,南京银行发布一则公告引发银行业轩然,该行140亿元定增计划未获证监会发审委核准通过,成为首家定增被否的上市银行。

此前,农业银行“千亿定增”获批,创A股最大再融资纪录,张家港行、贵阳银行、宁波银行等上市银行发行可转债、优先股方案陆续过会,令南京银行定增“被否”备受市场关注。

值得一提的是,南京银行并未在公告中说明其定增方案被否的原因,证监会发审委亦未公开审核意见。对此,经济观察报记者向南京银行发去采访提纲,截至发稿,该行并未直接回复。仅一名南京银行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一切以公告披露为主,没有过多可说的。”

定增被否致使该行股价连续四个交易日走低,同时,也令其核心一级资本承压,如何解决这一问题考验着南京银行管理层。同时,南京银行定增被否引起了其他银行的密切关注。

被否原因

南京银行原计划非公开发行不超过16.96亿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140亿元,扣除发行费将全部用于补充公司核心一级资本。五名发行对象分别为紫金投资、南京高科、交通控股、太平人寿、凤凰集团。

纵观与南京银行定增相关的时间线,不难发现其进展紧张而有序。2017年11月7日南京银行就定增事宜报证监会审批;同年11月14日证监会受理,并在12月中旬给出第一次书面反馈;南京银行就此反馈在2018年1月初递交回复。

关于定增方案被否,一种分析观点认为或与南京银行涉及票据违规案有关。银监会查处邮储银行甘肃武威文昌路支行违规票据案件,在今年1月底披露相关细节,共计对涉及该案的12家银行业金融机构罚没2.95亿元。南京银行在今年1月29日公告称,该行镇江分行收到江苏银监局行政处罚决定书,对镇江分行违规办理票据业务违反审慎经营原则的行为罚款3230万元。

还有分析观点认为,在长生疫苗事件风口浪尖,监管层风险偏好下降。“银行募资规模较大,监管层会考虑市场影响,(担心)产生抽血效应。”

不过,一位股份制银行研究院研究人员告诉记者,“定增有一些条件,但应该不是特别严格,之前农行千亿定增也通过了,宁波银行、贵阳银行也获准通过非公开发行优先股的申请。南京银行定增被否具体原因确实令人困惑。”

另外,市场有观点认为,定增被否可能与南京银行此次五名特定发行对象出资金额有关。经济观察报记者联系南京银行保荐机构方——华泰联合证券、南京证券,截至发稿,对方并未回复。

值得注意的是,南京银行于2017年12月12日收到证监会对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事项出具的《中国证监会行政许可项目审查一次反馈意见通知书》(以下简称“《反馈意见》”)。证监会发审委提出十大重点问题,对南京银行的发行对象资格、违约责任、诉讼及仲裁情况、行政处罚事由及进展、不良贷款及不良率情况、现金流、债券投资增长等问题予以关注。

就发行对象资格而言,《反馈意见》要求“保荐机构核查南京银行定增发行对象是否具备履行认购义务的能力;全面核查出资人的认购资金来源,对其是否存在对外募集、代持、结构化安排或者直接间接使用上市公司及其关联方资金用于本次认购等情形发表明确意见,并提供相关工作底稿。”

随后,南京银行就此回答证监会反馈意见表示,五家特定发行对象经营状况稳定,财务状况良好,具备较强的履约能力。在证监会核准通过后,将按照相关约定,按时、足额缴付应出资的款项至指定账户。

定增是常见的银行股权再融资方式。从2007年至今,多家银行用定增方式来补充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据记者不完全统计,民生、浦发、平安、宁波、交行、农行等银行定增融资近4490亿元。而银行也会主动寻找关系良好、能长期持有的投资者来参与定增。

“定增主要是补充资本金,现在银行资本金压力都较大,今年还是《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年终考。而且在现在的定向宽松背景下,资管新规细则也表示鼓励银行补充资本。”上述股份制银行研究院研究人员坦言。

同时,一家华东地区城商行内部人士向记者表示担:“我们非常关注南京银行此次定增的后续,因为多数行都会有定增计划,希望仅仅是个案,日后相关事宜将更加谨慎。”

资本承压考验管理层

在中信建投分析师杨荣看来,南京银行的(定增)再融资方案意义重大,不仅是对资本的有力补充,同时对股权结构也是一种极大的优化。在新引入的三家战略投资者之后,公司股东将既有内资又有外资,既有金融行业股东也有非金融行业股东,提高了公司治理水平,也扩展了业务空间。

不过,这一具有重大意义的定增计划被否,令南京银行核心资本承压,对银行管理层如何补充资本提出挑战。

财报显示,近些年南京银行资本充足率虽然均在监管红线之上,但仍是“低分飘过”状况。从2013年至2017年中,该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0.1%、8.59%、9.38%、8.21%、7.99%,已经接近7.5%的监管红线,今年一季度末小幅回升到8.09%,但仍低于银行业整体水平。

中信证券团队曾预测,按照静态测算,定增能够将南京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资本充足率提升将近2个百分点。南京银行在2018年年末满足《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基本无压力。同时还能更进一步满足公司自己的资本规划最低要求。

值得一提的是,南京银行近年来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逐年下降,最新一期为负。该行分析是因负债端业务减少现金流入,资产端业务增加影响现金流出。

2017年末,南京银行营收负增长也是一大问题。中信证券研报认为,首要原因是净息差大幅下降所致,次要原因是非息收入的下降。而最终净利润仍然能高速度增长,主要是拨备计提减少释放利润空间的功劳。

受定增被否事件影响,南京银行股价自7月31日后连续下跌,四个交易日中下跌近7%,在银行股中领跌。

8月1日,南京银行公布业绩快报,数据颇为亮眼。该行今年上半年资产总额录得1.19万亿元,较年初增幅4.6%;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9.78亿元,同比增加8.73亿元,增幅17.10%。不过也未能挽救该行股价下跌势头。“一是对业务发展未产生实质性影响;二是坏事变好事,促其下决心彻底转型。”国泰君安邱冠华团队对南京银行定增被否点评道。

在邱冠华看来,“最近三年,南京银行估值一直陷入怪圈:盈利增长强劲,估值却始终提升不上去。究其原因,对比招商银行、宁波银行便一目了然,就是市场诟病于其高资本消耗型商业模式,地方政府资产比重偏大,风险隐患较大。反观招行和宁波行,走资本集约型路子,盈利增长也不错,内源资本补充基本可以平衡业务扩张。这一次定增被否,也许会成为促其彻底下定决心转型的催化剂,逐渐降低高资本消耗的政府平台资产比重,发展消费金融、投行和交易型银行业务。”

华东采访部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