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连电瓷实控人之子炒作自家股票赔5.5亿 被证监会罚款且市场禁入

郑淯心2018-08-16 13:22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 记者 郑淯心 在出事之前,朱一栋可称年轻有为。

朱一栋1982年生,苏北小城盐城阜宁人,其父亲朱冠成则是位小有名气的老一辈民营企业家,靠着稀土生意发家,目前是A股上市大连电瓷(002606.SZ)的实际控制人。

家境优渥的朱一栋2005年从加拿大约克大学毕业,之后回国创办了上海莎博化工科技有限公司,2008年年中被风投机构收购。2009年,朱一栋回到阜宁稀土工厂,收购深圳股东及苏州股东的全部股权,带领阜宁稀土从合伙制走向家族企业,短短几年时间迅速成为“阜宁首富”。2011年,朱一栋在上海注册成立了上海阜兴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阜兴集团”),今年4月份已改名“上海阜兴实业集团有限公司”。

2018年1月,作为江苏省人大代表的朱一栋在省第十三届人大会议期间的发言中称,当前江苏省民营企业的核心困难有三点:成本高,融资难,盲目创新。

现今,朱一栋操纵大连电瓷的细节被曝光。其在任阜兴集团董事长时,与“华北第一操盘手”李卫卫在交易大连电瓷股票过程中多次利用资金优势,拉抬股价,在自己控制的账户之间交易,虚假申报,以及利用信息优势操纵股价。

然而,一顿运作结果是,截至2018年3月28日,合计亏损5.51亿元。

8月14日,朱一栋被证监会处以60万元罚款和三年证券市场禁入。

在7月12日阜兴系暴雷之际,大连电瓷在回复深交所的一份问询函里称,“朱冠成先生本人作为阜兴集团实际控制人朱一栋的父亲确实声明代其梳理债权债务关系……大连电瓷与意隆磁材、阜兴集团及下属子公司之间并无资金及经营业务往来,大连电瓷与意隆磁材、阜兴集团及下属公司并无债权债务关系。”

8月16日,记者致电大连电瓷董秘办,一位接听电话的人称对股价操纵“不知情,朱一栋和我们没关系”。

找华北第一操盘手

李卫卫号称“华北第一操盘手”,1986年人,出生于山西,为北京宝袋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

两人相识是因为时任阜兴集团董事长朱一栋拟收购大连电瓷控股权。

据证监会官网披露的细节,2016年3月,在朱一栋与大连电瓷原实际控制人刘某雪达成初步收购意向并支付定金后,朱一栋与阜兴集团并购重组事业部总经理郑卫星提及其担心刘某雪接触其他买家,致使收购无法顺利进行。郑卫星建议朱一栋先在二级市场买入,并称其认识做市值管理的操盘手,可以安排专业人士操盘。随后,朱一栋指示郑卫星开始在二级市场买入“大连电瓷”。

2016年6月,经郑卫星引荐,朱一栋开始与李卫卫合作,希望李卫卫帮忙在二级市场拿到更多的筹码,并配合其做大上市公司市值。

郑卫星负责与李卫卫对接配资合作事宜,合作模式是阜兴集团向李卫卫提供配资保证金,李卫卫负责从场外配资并操作账户交易“大连电瓷”。前期阜兴集团证券投资部负责操作的配资账户也一并交给李卫卫操作。阜兴集团给予郑卫星在财务中心一定的额度授权,由郑卫星直接给集团财务中心副总监朱某伟下达汇款指令,2016年7月开始,朱某伟通过“王某生”等个人银行账户向李卫卫及其配资方支付配资保证金。公司证券投资部宋骏捷等人负责配资账户的监控和对账。

然而,这起合作貌合神离。

双方合作之初,李卫卫在北京宝袋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办公地址北京安联大厦2112室组织员工利用配资账户下单交易“大连电瓷”,在此过程中,李卫卫私自提高配资杠杆比例,使用阜兴集团的保证金和配资资金交易其他股票,并修改账户密码。

因此,2016年10月之后,郑卫星将李卫卫等人安排到上海富建酒店交易,阜兴集团安排宋骏捷监督郑卫星和李卫卫等人在富建酒店的交易。郑卫星等人也一同长期在富建酒店办公会客,对接李卫卫的配资业务。

但是,李卫卫到上海操盘之后仍然私自提高配资杠杆交易其他股票,导致2016年10月底至11月初“大连电瓷”的盘面表现不稳,股价在多个交易日因资方强行平仓大幅下挫,阜兴集团利用自身管理的资管产品户在二级市场买入“大连电瓷”护盘。

为方便李卫卫到阜兴集团就交易“大连电瓷”进行商谈、对账,开展交易等事项,2016年10月31至11月21日,阜兴集团安排李卫卫在上海四季酒店常住,相关费用由阜兴集团支付。

2016年11月,阜兴集团采购40台联想X1型号笔记本电脑、120套无线网卡和40台无线路由器,供李卫卫等人使用,并将交易地点设在富建酒店8888总统套房,李卫卫的随从、保镖、交易员的餐饮和住宿费用均以李卫卫的名义挂账阜兴集团。郑卫星、李卫卫在富建酒店接待配资方等相关费用均被酒店以阜兴集团郑卫星或阜兴集团李卫卫的名义挂账处理。

如何操纵致亏5.5亿元

一通操作之后,截至2018年3月28日合计亏损5.51亿,他们具体是如何操作的?

在操纵方法上,他们主要运用利用资金优势连续买卖拉抬股价、虚假申报操纵开盘价、在自己控制的账户之间交易影响交易量、利用信息优势操纵股价情况的方法。

经证监会查实,阜兴集团、李卫卫先后控制使用广东粤财信托有限公司-粤财信托-民生世杰柒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广东粤财信托有限公司-粤财信托-民生越大柒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等25个机构账户和万某、蔡某升等436个个人账户(以下简称账户组)交易大连电瓷股票。

账户组在2016年12月5日开盘集合竞价期间,以涨停价买入申报15笔186万股,占期间委托价位以上买入量57.74%,在开盘集合竞价可撤单期间撤回70万股买入委托,买撤单数量占买入申报比例37.64%,当天股价以涨停价开盘且当日反向卖出146万股。

2016年6月28日至2017年3月1日,其中存在对倒的交易日有125个,平均对倒比例为6.01%,对倒比例超过10%的交易日有36个,超过20%的交易日有7个,最高对倒比例为2017年1月11日的49.10%,此外账户组在4个交易日还存在通过大宗交易方式进行对倒的情形。

并且在这之间,上市公司配合发布利好信息。

2016年11月中旬,李卫卫要求上市公司发布利好信息配合其操盘“大连电瓷”,2016年12月上旬,朱一栋相继决策发布2016年度利润分配高送转公告和大股东增持等公告。

2016年12月3日,大连电瓷发布“关于公司年度利润分配及资本公积金转增股本预案的预披露公告”;2016年12月9日,大连电瓷发布“关于控股股东增持公司股份暨持有股份达到20%的提示性公告”;2017年1月17日,大连电瓷发布“关于受让浙江东亚药业股份有限公司部分股权暨对外投资的公告”。账户组在上述公告发布前均呈现明显净买入特征,发布公告后呈现净卖出特征。

李卫卫到上海办公之后仍通过高杠杆配资私自交易其他股票,2017年2月底,因相关股票连续跌停,致使李卫卫配资账户全面爆仓,配资方将相关账户中持有的“大连电瓷”强行平仓,“大连电瓷”在2月28日和3月1日两个交易日连续跌停。大连电瓷于3月2日紧急停牌,并公告宣布实施重大资产重组。

2016年6月28日至2017年3月1日,大连电瓷累计上涨114.32%,偏离同期中小板综指112.46%。2017年3月2日,大连电瓷停牌并发布公告启动重大资产重组。2017年12月6日,上市公司复牌后,账户组陆续卖出涉案股票,截至2018年3月28日,合计亏损5.51亿元。

8月14日,证监会官网公开披露了对阜兴集团、北京宝袋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实控人李卫卫等操纵大连电瓷股票行为的处理决定:对阜兴集团、李卫卫处以300万元罚款,其中,对李卫卫处以200万元罚款,终身证券市场禁入;对时任阜兴集团董事长朱一栋、时任阜兴集团并购重组事业部总经理郑卫星、时任阜兴集团证券投资部总经理宋骏捷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60万元、50万元、40万元的罚款,朱一栋3年证券市场禁入。

经济观察报 公司部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