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本“围猎”保险中介 牌照转让升值到2500万

王涵2018-08-18 10:01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记者 王涵 姜鑫 有一家大型公司加入到申请保险中介牌照的行伍之中。

中国电建旗下设立的中电建保险经纪近日已完成工商注册,正积极向中国银保监会提交申报材料。目前有70余家保险中介申请在排队。

而除申请成立外,资本亦在谋求收购保险中介牌照。经济观察报记者获悉,市场上牌照转让的价格水涨船高,一张干净的全国性经纪或代理牌照,市价接近2500万元。

中介牌照“炙手可热”

涌入保险中介市场的公司,大多有雄厚的资本背景。譬如,新华联保险经纪、南航保险经纪、易保保险代理等背后“站着”新华联集团、南航、吉利等多家公司;青岛港保险经纪、建投华天保险经纪、诚至诚保险经纪背后能看到国企和地方政府的身影。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保险研究室副主任朱俊生向记者表示:“关于资本进入中介,特别是一些行业龙头进入中介行业,大集团获取保险中介牌照有利于其自身保险业务的发展。行业巨头本身的保险业务可观,获取保险中介牌照后可以节约保费支出、优化保险方案、加强风险管理、提高风险保障等。其次,目前市场分工在深化,越来越多的市场主体在探索专业化经营,产销分离的趋势也在进一步显现,这也是资本进入保险中介市场的重要动因。”

除了巨头环伺,整体保险中介代理行业也在进一步对外开放。今年6月份,银保监会下发《关于允许境外投资者来华经营保险代理业务的通知》,意味着保险中介领域的经纪、代理、公估市场全面放开。

投资中介机构的优势不言而喻。保险中介机构注册资本金低,5000万元资本金可获得全国性经营许可,但保险公司则需要2亿元;启动快,经营风险小,可以对接多家保险公司产品等优势让保险中介牌照成为“香饽饽”。

今年,监管对保险牌照的申请相当于“零放行”,险企股权新规落地,也造成有些资本通过申请保险中介牌照“曲线救国”。“我认为,除了对保险公司牌照审批严以外,更重要的是近年来产销分离的趋势已经成为市场共识,中介价值凸显,这才是资本开始看好中介牌照更重要的原因。太平洋和众安两家险企都成立了自己的中介公司,也是佐证。”慧择网首席战略分析师马潇告诉记者,“与此同时,市场上牌照转让的价格也水涨船高,目前一张干净的全国性经纪或代理牌照,大约价格要接近2500万。”

严监管

“前途很光明,道路很曲折。”一位资深保险人士如此评价保险中介未来发展。

马潇认为,“中国保险市场的产业格局大致可以描述为,保险公司强、保险中介,特别是专业中介弱;而且专业中介行业内部两级分化、小散居多。”

马潇举例说明,在人身险市场上,基本可以认为是保险公司、银邮代理和专业代理的保费占比维持在5:4:1的水平;大型企业保险领域,专业经纪公司是主流,业务基本集中在少数国际化、大型或者是大企业自建的经纪公司手里;车险市场则大致是保险公司直属的网电销、车行汽修等兼业、以及寿险个人代理人交叉销售三分天下。“其实,中国的保险专业中介机构超过2000家(主营销售的专业经代),但平均年保费不足3000万,营业收入不足2000万;前100家的保费和营业收入占了全行业的50%。小而散可以说是目前中国中介市场的现状。所以长期以来,不论是监管层还是消费者,对保险中介的认可度和感受度都比较差。”马潇分析。

一方面是对保险中介的认可存疑,另一方面保险中介自身行业乱象已遭受保监系统的“严监管”。据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今年上半年,全国保监系统针对保险中介公司开出行政处罚近120张,罚款超过1000万元。

梳理发现,保险中介受处罚除有未按时提交报告、任命不具有任职资格的高管等常规原因外,还有因为保险中介利用业务便利为其他机构谋取不正当利益、编制虚假报表等业务造假行为。公开的处罚公司有上海汇中保险经纪、海东大保险代理、美华销售、安城保险销售等。“过往很多区域型的中小中介机构,真正做业务的不多。不少机构就是在做两件事,一是帮保险公司挂单、走账、处理费用,二是利用手续费优势收车险的散单,从中赚1、2个点的利差。做这种业务,往往存在财务不清楚、税务不清白的问题。”马潇表示。

至于“编制虚假财务资料”指《保险法》第一百七十条中的“编制或者提供虚假的报告、报表、文件、资料”。马潇坦言,这不是一般理解上的“做假账”,这个条款覆盖非常宽泛,比如年初平安、人保等四家公司收到的罚单中,其利用分保调整准备金的行为,也被用这一条处罚,也可以包括财务科目使用不正确、业务档案记载不完整等。“整体来看,虽然保险中介主体数量较多,但总体处于粗放的发展阶段,发展质量和竞争水平还不高,新进入主体的机会仍然不少。”朱俊生表示。

 

华东采访部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