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被质疑的红芯:“我们一点都不担心”

沈怡然2018-08-18 10:54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记者 沈怡然 陈伊凡 “他们只是看到了这个字样,其实我们还有很多的创新。”面对外界的质疑,8月16日,红芯联合创始人兼首席运营官高婧在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电话采访时称。

不过,她同时也认为,“我们现在不觉得这是一个坏事,看起来是负面的,但是我们搞了这么多年浏览器,从来没有一次受到这么大范围的关注,其实我希望引起大家的重视。”

事件源起于8月15日,就在红芯宣布完成2.5亿C轮融资之后,被发现宣称“打破美国垄断”、“自主研发”的红芯浏览器被爆浏览器安装包里有多个Chrome文件。红芯浏览器所属公司红芯时代(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其过去几轮的投资方包括科大讯飞、IDG资本、达晨创投等。其中安徽讯飞产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则是红芯的天使轮投资方。

坚持“创新”之说的,还有红芯创始人陈本峰。8月16日下午,他回应新京报记者,称“红芯”确实使用了chrome浏览器的内核,但在此基础上进行了对应的改动和创新。他在接受《财经》采访时说,“我们不是要骗什么国家资金,我们没有拿过国家的钱,我们的客户都是企业用户,并没有特别强调政府用户。”

不过,红芯浏览器官网显示,目前,红芯已为国务院、国资委、中远海运、国家电网、比亚迪、海信等政企机构提供云适配服务。

“红芯在近期的融资宣传过程中,存在一定程度的夸大,给公众带来了误导,这一点我们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们确实做错了,在此郑重向大家道歉!”继套壳谷歌浏览器被质疑之后,红芯时代(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于8月17日发布致歉信称,红芯浏览器内核Redcore是基于国际通用的开源Chromium内核架构进行改造和创新,这一点在前期宣传过程中没有明确提及,误导部分读者认为红芯是从零开始研发浏览器内核。

“自主可控”疑云

“都是别人的,为何是自主?”

一位从事软件研究的科研机构研究员对记者说。“浏览器的内核研发需要长时间的迭代,就跟做芯片一样。目前国内的确没有一款浏览器是基于自主研发的内核。”另一位从事IT行业多年的人士告诉记者,就像360浏览器是IE和Chrome双内核,搜狗浏览器是Chrome的内核。

在国家鼓励高科技国产化的大环境下,究竟什么是自主可控,高婧在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采访时讲述了自己的理解,她认为,国产化其实是一个范围的概念,真正讲的是自主可控和自主创新。所谓的“自主”,就是用开源技术来自己进行改造,至于“可控”的含义,若产品有1000万行代码,团队真正懂得它内部的架构原理,并有能力让它为其所用,这个才叫真正的“可控”。

她说,“确实以前有一些搞国产的,他只是拿了东西来包一个壳,没有做到真正的可控,但是我们确实做到了自主可控。我们公司是在2012年底就成立了,2013年前几年一直在做技术积累,只是近两年商业化做得比较好,所以得到了包括融资方和大家的关注,其实自主可控的技术工作,我们做了很多年。”

一位软件行业资深从业人士对记者表示,“红芯浏览器不可能打破美国的垄断。基于谷歌的技术,做了一点开发设计,这是不可能打破垄断的,属于二次开发。”他进一步指出,“对软件如何自主可控,目前没有统一的定义。在今天,一项技术不可能从头到尾都是自主研发的。这是全球生态链的问题。”

而对于“自主可控”的问题,他认为,红芯浏览器只是做到“可控”,但不能叫“自主”,哪怕源代码都是国外的,自己能看明白、能改就叫可控,但这并不是最重要的。因为红芯浏览器是基于他人的技术进行改造,这种改造不能叫自主。就像一个人换了衣服、化妆了,外表变了,但本质和内在没有改变。

而对于红芯所称的专利问题,他表示,“专利是有可能的,因为在改造的过程中自己也有可能有一些新的管理改进和优化”。

根据天眼查显示,红芯时代(北京)有限公司共有12条专利信息。但上述科研机构研究人员告诉记者,单从字面上很难看出这些专利对官网所述的智能引擎起到多少作用,需要更多技术细节。

经历疑问

红芯遭遇质疑风波的另一点,是背后有诸多知名公司及投资机构的身影。

8月16日,科大讯飞相关负责人向媒体表示,公司内部对于该事件进行了核实,科大讯飞未投资过该企业,而是科大讯飞的关联公司在2013年天使投资的一个项目,陈本峰也并非科大讯飞创始团队成员,其本科期间曾在科大讯飞实习。

此前,红芯两大创始人履历均造假的质疑声起。“一个把科大讯飞实习经历说成是联合创始人,一个把哈佛的短期交流称为是毕业生。”此前网传红芯官网截图上显示,高婧的个人介绍为毕业于“香港科技大学&哈佛大学”。随后记者登陆红芯官网看到,这一说法已经变更为“毕业于香港科技大学商学院及哈佛大学(交流学生)”。对于学历问题,记者致电高婧,并未获得回应。

记者致电科大讯飞董秘办,董秘办工作人员称,科大讯飞从未投资过红芯,也与安徽讯飞产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没有任何关系。记者随后通过天眼查了解到,投资红芯的安徽讯飞产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其法定代表人为徐景明,科大讯飞董事长刘庆峰为该公司的最大股东,出资比例为38.55%,其次是王仁华,出资比例为12.9%。安徽讯飞产业投资有限公司曾投资红芯。

根据工商资料显示,红芯在2013至2018年期间发生了几次大规模的工商资料变更。2013年,其投资人有陈本峰、安徽讯飞产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高婧、王峰、陈然、淡战平,随后,后三位退出,新增周俊为自然人股东。

根据天眼查,红芯时代(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先后发生了5轮融资。2013年科大讯飞对该公司进行了天使轮投资,2014年3月,其完成了A轮融资,投资方为天创资本和虎童基金,其B轮融资的投资方有晨兴资本和IDG资本。

2014年,其新增天津天创华鑫现代服务产业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和天津天创鼎鑫创业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2017年初,其经营范围增多了互联网信息服务、销售自行开发后的产品、数据处理(数据处理中的银行卡中心和PUE值在1.5以上的云计算数据中心除外)等服务。2017年5月5日,其新增投资人北京绯芯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2018年1月,由自然人投资或控股的有限责任公司变为中外合资的有限责任公司,6月由美通云动(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更名为红芯时代(北京)科技有限公司。

2018年6月25日,天津天创华鑫现代服务产业创投合伙企业和天津天创鼎鑫创业投资管理合伙企业退出,新入局了深圳市达晨创坤股权投资企业、杭州景澄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北京天星开元投资中心和南京汇优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新疆虎童瑞雪股权投资有限合伙企业。2018年8月,新增了重庆贝信电子信息创业投资基金合伙企业,以及ULTRA MEGA LIMITED的国外资本、上海晨熹创投、森马集团等企业。

尽管红芯把国产作为“卖点”,但从股权结构来看,红芯事实上是一家中外合资企业。

高婧对经济观察报表示,这些都是顶级的投资公司和顶级的投资人,在投资时是一个很审慎的过程,“他们是尽调过我们的大客户的,然后和我们方方面面的人聊过之后,才做的投资的决策,这都是一个很审慎的过程。”

此前,在《环球闽商》的采访中,来自莆田的陈本峰就曾在采访时表示,其从2000年起就在人生道路上不断遇到自己的贵人。20岁时遇到了科大讯飞创始董事长、中文语音合成技术宗师王仁华教授。“自从加入讯飞,我的生活费就全靠自己了,没有再向家里要钱。如今科大讯飞已经成功上市。”在那次报道中,陈本峰如是说。科大讯飞带给自己最大的收获是使他明白了如何做产品,并萌发了研究成果可以转换成产品的意识。

对于此次风波对红芯公司的影响,高婧称自己并不担心,她对记者说,“我们直接给一些政府客户,他们都是要我们拆下来看代码的,所以客户都很清楚他们买的是什么,这点我们一点都不担心。现在有一些人可能看到这个消息,直接还去打电话给我们客户,虽然不希望客户会被打扰,但我们并不担心。”

国产化之争

“这更像是在中美贸易战背景下的情绪宣泄,所谓的定位‘自主可控’,认为我们技术达到‘打破垄断’,只会进一步激化问题。”上述软件行业从业人士表示。“如果红芯浏览器以前承认,是基于谷歌浏览器的内核做了很多优化,申请了一个专利,使得原来更好了,安全漏洞更少了,使用更加稳定,这样就不会引起这么大的反应了。”

但自主可控一直是“国产芯”的希望和心结所在。龙芯中科董事长胡伟武此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只有搭建自主可控的生态,才是国产CPU的出路”,胡伟武说,这也是龙芯的最终目的。

在一个月前,在一篇名为《联想之星,十年十人》的采访中,高婧表示,中国浏览器最大的短板就是没有内核。浏览器技术分为内核、外壳两部分,国内浏览器公司更多是做外壳,做信息流,这是由它2C的商业模式决定的。现在国际上几大内核,比如微软的IE、谷歌的Chrome、苹果的Safari以及火狐,这四大浏览器内核都是美国的。因为红芯定位企业级,而企业级对于内核有安全性、自主可控的要求,所以他们有商业上的动机去做这件事,团队也有这样的技术背景,所以他们希望做中国第一个有自主创新能力的浏览器内核,也是世界上的第五大内核。

此前,一份红芯浏览器官网截图显示,红芯浏览器内核打破美国垄断,拥有中国首个自主创新智能浏览器内核。红芯内核基于通用内核架构,结合创新专利技术研发而成。相比普通浏览器内核,自主研发了智能身份认证引擎、智能行为学习引擎、智能感知渲染引擎、安全管控引擎、数据加密沙箱等功能。帮助企业更好的进行用户认证、安全管控、入口统一、保护数据。不过,对于这些技术,一位中科院软件所创新中心研究员称,仅从字面上看不出这个技术的难度,需要更多的技术细节。

截至发稿,记者登陆红芯浏览器官网,发现“打破美国垄断”的表述已经消失。

但在红芯此前的C轮融资新闻稿中也称,“浏览器内核作为通向云应用的入口,是软件的‘核心’,但中国却并无自主可控的浏览器内核技术,放眼世界上四大主流浏览器内核,皆为国外所有。”

 

经济观察报 公司部记者
关注硬科技领域,包括机器人及人工智能、无人机、虚拟现实(VR/AR)、智能穿戴,以及新材料领域。擅长企业深度报道及上市公司分析报道。发现前沿技术、发展趋势投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