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王者荣耀》职业联赛的商业帝国:这里不只有身价百万的电竞选手

汪晓慧2018-08-18 11:00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记者 汪晓慧 普思资本创始人王思聪,现在已经不想只看比赛了。注册成为LPL(英雄联盟职业联赛)选手的举动,再次突破外界对于他多重身份的想象。

更具想象力的是比肩LPL的中国移动端电竞赛事KPL(王者荣耀职业联赛)。2018年仅KPL春季观赛总量直线突破66亿,线下观赛规模达18000人。

而就在一年一度的盛事“王者荣耀冠军杯”,容纳1万多人的北京工人体育馆座无虚席,共同见证QGhappy战队卫冕夺冠。

《王者荣耀》已不仅是一款火遍街头巷尾的5V5的竞技类手游,其背后庞大完整的职业联赛体系纵向呈金字塔结构,包含春季联赛和秋季联赛的KPL,和王者荣耀冠军杯无疑是职业赛事体系里规格最高的塔尖。而支撑《王者荣耀》赛事中部的次级联赛,则是介于全职业和半职业之间的选拔通道。包括TGA、QQ系统的QGC、微信系统的WGC以及城市赛在内的四个相互独立的次级联赛,每半年都会输送新队伍和选手进入KPL。

台上,QGhappy五名选手拥抱庆祝。台下,从PC端电子竞技职业选手转型教练的Gemini,几度仰起头,激动溢于言表。

伽马数据预计,2018年中国电竞用户规模将达到4.3亿人。作为MO-BA类游戏(Multiplayer Online Battle Arena 多人在线战术竞技游戏),《英雄联盟》是同类游戏PC端产品代表。脱胎于PC端的中国电竞时代,也正在以《王者荣耀》为代表的移动端相映成趣、打得火热。

2018年8月18日-9月2日,《王者荣耀》国际版、《英雄联盟》等6款游戏还将在印尼雅加达举行的亚运会上演电竞表演赛,中国队7名选手和教练已抵达雅加达,他们均是KPL联赛现役队员。

王者舞台

QGhappy第四次夺冠之际,出生于1996年的Gemini已经在电子竞技职业化之路上旅行了6年。作为QGhappy战队的主教练,Gemini和这支战队在2017年获得KPL三连冠(KPL春季赛、王者冠军杯、KPL秋季赛)。

“我是比较幸运的。”因酷爱玩游戏的爸爸,Gemini从小就看游戏付费视频,16岁那年启幕了电竞职业生涯。那年,Gemini打了人生第一场职业比赛。参赛游戏《星际争霸2》正是爸爸喜欢的游戏,也是他心目中的电竞明星Sky(中文名:李晓峰)最初打的比赛。

作为首次站在世界电竞舞台的中国选手,Sky夺得2005年、2006年世界电子竞技大赛(WCG)世界冠军,成为“中国电竞第一人”。

2015年,Gemini在《星际争霸》比赛中以临时替补身份一战成名。同年3月,QG俱乐部成立。10月份,《王者荣耀》内测上线。

2015年也被认为是“移动电竞”元年。当年6月,国家体育总局首次提出移动电竞、休闲电竞和TV电竞的概念。早在12年前,电子竞技就已被列为体育项目。

2016年是政策大年。当年4月,国家发改委等24部委联合印发《关于促进消费带动转型升级的行动方案》,提出将电子竞技游戏游艺赛事列入十大转型升级消费行动,并鼓励开展电子竞技、游戏游艺赛事活动。7月,国家体育总局发布《体育产业发展“十三五”规划》提到加快电子竞技与其他相关体育健身行业休闲产业。9月,教育部公布的《普通高等学校高等职业教育(专科)专业目录》,将“电子竞技“作为增补专业包含在内。

在此之前,更集中于小众圈层的中国电竞游戏发轫于PC端。2013年LPL开始每年举办,如今已成为中国电竞领域规模最大的赛事。

8月16日晚,作为国内资深电子竞技投资人、IG电子竞技俱乐部老板王思聪,即将注册成为LPL选手。7年前,王思聪在微博高调宣布进入电子竞技领域,收购CCM战队,并组建了IG电竞俱乐部。

相比王思聪青睐的PC端电竞,移动电竞时代与职业联赛KPL的突进更为同步。后者作为头部赛事,尽管2016年9月才起步,开始阶段也并非一呼百应。腾讯互动娱乐移动电竞业务部总经理、KPL联盟主席张易加介绍称,传统电竞俱乐部并不看好移动电竞。第一季的12支战队大部分由线上选拔而来。

刚刚结束的冠军杯中,败给QGhappy的战队eStarPro是第一季KPL的参赛队伍。KPL联赛从2017年开始设置升降级体系,成绩靠后的淘汰,同时从次级联赛选拔成绩靠前的队伍进入KPL。QGhappy就是一路打上来的战队。

2017年4月,QG 俱乐部成立《王者荣耀》分部QGhappy,Gemini受邀加入,转型教练。

“职业选手做久了有点累。我心里认为五人团队应该是什么样,想自己带一个出来,所以就去做了教练。”Gemini说。

一个月前的7月8日,上海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Gemini还站上了解说席,见证Hero久竞的夺冠之战。Hero久竞以4:1战胜EDG.M,捧起银龙杯,成为2018年KPL春季赛冠军。

作为Hero 久竞的核心,选手久诚成为总决赛的MVP(贡献最高选手)。这名出生于1999年的职业选手和所在俱乐部成为KPL历史上晋升最快队伍之一,在200多天的时间里完成了从组建队伍到夺冠的全过程。

久诚的电竞职业之路始于学生时代。彼时的他想成为职业电竞选手,去走一条不同于大多数同龄人、并且更为艰难而不确定的道路。

在和久诚争夺春季赛冠军的战队EDG.M中,选手无痕是在大学时保留学籍开始打职业赛。GK战队现役选手、代表中国对出征雅加达亚运会的老帅,此前还卖过房,他是在直播中被发现进入电竞职业……

电竞职业的确成为一种新的职业选择,但用“万里挑一”形容也并不为过。以玩家基数庞大的《王者荣耀》为例,KPL联盟现役选手数量仅为100-150人。相比之下,通过高考获得求职敲门砖的的职业路径似乎更为简单,毕竟全国高考平均录取率已超70%。

自认为从小到大都很有“主见”的久诚曾告诉父母,保留学籍、踏上电竞之路,给他一年时间证明自己。尽管那时他还不知道怎样成为职业选手,但他却坚信只要游戏打得好,就会有人主动找他。

事后回看久诚的出道,颇有宿命的意味。

因为彼时职业选手的“星探”与选拔体系并不完备。包括老帅在内的AG战队的很多选手,是由战队发起人零度在各平台直播室发掘出来的。好在成为王者荣耀最高段位“荣耀王者”时,久诚收到了FTG俱乐部投来的橄榄枝并进入试用期。

2017年7月,久诚加入sViper俱乐部青训营,但后者很快就解散了。彼时的Hero俱乐部正在组建《王者荣耀》战队,BA俱乐部也在招募新人。在BA和Hero两方邀请中,久诚选择和自己作息更适合的Hero久竞,Hero的教练也是吸引他的因素。

之后的故事便是Hero久竞一路过关斩将。

超玩会战队发起人、同样也是久诚呆过仅一个月的sViper俱乐部创办人零度,也正在经历多重身份的转变。

作为《王者荣耀》最早的职业电竞选手之一,零度以《王者荣耀》游戏直播与教学视频起家,如今他在新浪微博的粉丝超过60万,企鹅电竞的关注者达88万。而零度的电竞故事还包括创建职业战队、打比赛、做游戏主播、解说等等。

1991年出生于成都,2014年从成都理工大学毕业后,零度创业开了两家公司,分别做电脑设备、软件维修等业务。2015年8月,零度看到成都超玩会公司的招聘信息,抱着体验游戏公司的心态,便加入其中成为一名运营人员。超玩会是一家电竞信息平台,内容包括直播、视频内容分发、赛事信息等。

2015年10月,《王者荣耀》内测,零度觉得这款游戏会火,于是开始做《王者荣耀》直播。在此之前,他还做过腾讯另一款游戏《全民超神》的教学视频。

2016年初,超玩会俱乐部和AG俱乐部合并组建AG超玩会战队。作为第一届KPL职业联赛的亚军队伍,零度是超玩会战队之前的“星探”,他寻找了选手输出、Vv、兰息、老帅等。

直到2016年《王者荣耀》移动电竞V联赛中,AG超玩会获冠军,拿下奖金2万元。该联赛作为KPL的前身,当时一切都还处在萌芽与试水期。

2016年9月,《王者荣耀》职业联赛正式拉开KPL序幕。12支战队竞逐,AG超玩会以2:3惜败AS仙阁。在第一季比赛中出现的两支战队——AG超玩会与战队MU在KPL历史上举足轻重,尽管后者再没进入KPL联赛,但其培育的选手如今依然活跃在赛场上,拥有众多粉丝。

生态造星

2018年KPL春季赛决赛中,Hero久竞的对手EDG.M出自老牌俱乐部。事实上,后者并不是KPL联赛最早的参赛方。

“不是每个分部的生命周期会有《王者荣耀》移动电竞那么好的效益和持久性。经常会出现临时组一个项目,很快又面临解散的情况。这对于俱乐部的品牌来说是有一定伤害的。”超竞集团俱乐部管理部事业部总经理、EDG电子竞技俱乐部运营总经理潘逸斌说。

2015年-2016年,EDG俱乐部快速扩张,建立很多电竞分部。俱乐部一直在谨慎观望寻找适合俱乐部、能够长期运作值得投入的项目。

伽马数据(CNG)显示,2017年全年热门电竞赛事超过500项,而仅一个赛季有超过60亿观看量,并且能保障头部俱乐部实现盈利的赛事廖若星辰。

腾讯互动娱乐移动电竞业务部总经理、KPL联盟主席张易加说,2016年,他面临的最大挑战不是怎样举办赛事,而是“行业参与者的态度”。“最开始,大部分既有从业人员认为移动电竞是伪命题:有机会但不是特别看好。”举办赛事的早期,邀请过传统的电竞俱乐部参与,但收效甚微。因而,第一届的KPL参赛战队大部分都来自非传统电竞俱乐部。

EDG最终组建《王者荣耀》分部,关键的促成因素有两方面。潘逸斌解释道,“第一我们判断KPL联盟体系符合持续运作的电竞项目。第二,《王者荣耀》在整个市场上火热。”至今,EDG.M的投入超过千万元。在俱乐部运营中,包括转会费用、工资等在内的人员成本占总成本6成。

2017年3月,腾讯牵头联合12支KPL战队,成立《王者荣耀》职业电竞联盟。这一系统结合传统体育与电竞的特点,引入英超、NBA等国际领先职业联赛的联盟管理体系。

张易加解释KPL联盟体系时称,“我们构建了联盟和俱乐部利益共同体的关系。”共同体关系表现在制订收入分享、工资帽、转会制度、三方经纪模式等制度。和2016年的第一届职业比赛相比,2017年的KPL进入更规范、高效的时代。

“每天训练8-12个小时。”Gemini描述,职业选手的生活和上班族并无太大区别,训练内容包括模拟比赛、复盘、交流等。

俱乐部的训练基地一般也采取半军事化管理。QGhappy的训练基地位于上海浦东创业园内一幢三层楼,包括QG俱乐部《王者荣耀》、《刺激战场》等职业战队。俱乐部的运营体系为数十人团队,包括微博等平台等运营。

2017年是KPL体系化的关键时期,也是以KPL为代表的中国移动电竞的发轫期。传统PC端电竞如《英雄联盟》职业联赛(LPL)持续在电竞圈火热,但仅限于电竞圈。以KPL为发端,移动电竞露出泛娱乐、全民参与的势头。

“电竞核心的一个要点是‘造星’,就像体育也要造星。你可能没看过世界杯,但你知道梅西,因为这些巨星的话题你会关注体育赛事。电竞也一样,我们希望这个平台未来成长出超级巨星,在大众里有广泛的认知,能够代表移动电竞新的时代。”张易加说。一开始的目标就是探索将KPL做成大众化的电竞,并基于此做了很多衍生内容和产品。

“以《王者荣耀》KPL整个移动电竞的赛事来讲,链接更多泛娱乐的内容有天生的优势,因为《王者荣耀》是全民参与的游戏,很多大众明星也是玩家。”在KPL比赛看到朗朗、李荣浩、鹿晗、《爱情公寓》主演等大众明星参与演出或者进行表演赛,也就不足为奇。

造星的手段多种多样。张易加总结而言就是:发掘每一个选手背后的故事,用更好的呈现方式展现给观众,激发观众的共情。

潘逸斌说,俱乐部会借鉴影视明星的“人设”,比如EDG.M曾按照中国象棋,将旗下选手包装成帅、车、马、炮等形象,给他们制作单人海报,寻找选手特点,设计成传播点不断放大。KPL还曾将选手在比赛中的语音交流制作成《王者炸麦了》《荣耀大话王》等视频,俱乐部还会制作游戏视频、教学视频等。这些内容,如果官方不投喂,粉丝将无从获取。新浪微博、各直播平台、短视频平台等都是渠道,俱乐部和KPL会选取话题点进行破圈层传播。

在多维度的造星运动后,QGhap-py的猫神(CatGod)、XQ的阿泰(AT)等选手和教练已成为电竞“明星”,他们的身价达到数百万甚至千万。身价的象征之一是转会费用。此前据一些媒体报道AG超玩会的选手老帅创造了800万的转会费用记录。EDG .M以近400万元的价格将无痕收入麾下。每一个赛季结束后,KPL会进入一个选手转会期。

2018年KPL秋季转会窗口期已于8月12日开放。刚刚结束的冠军杯冠军战队QGhappy的中单选手猫神已经确定参与挂牌。作为第四次捧起冠军奖杯的选手,如果交易成功,猫神的转会费用被认为可能突破千万元。8月16日,KPL联盟公布的挂牌数据显示,11支超现役战队对38名选手进行了挂牌。

同时,《王者荣耀》次级联赛也在不断输送新的职业选手。2017年7月,KPL联盟举办首届训练营,各支俱乐部将预备队员送入训练营,其中有29个选手被俱乐部签约,训练营同时也为联盟俱乐部培养了20位职业教练。截至8月16日,最新一轮的青训营,有超过10名选手已经被现役KPL俱乐部相中。

商业价值

一切活跃增长的数据都指向电竞产业的商业价值。“职业电竞开始呈现出独立产业的价值。”张易加说。据伽马数据测算,2018年中国电竞产业规模预计将超过880亿元,其中赛事市场规模10.6亿元,占包括游戏在内的电竞产业比重为1.2%。

伽马数据报告认为,对比传统的体育赛事占比,电竞赛事收入占电竞产业比例偏低,依然存在巨大的增长空间。随着头部电竞赛事的影响力已经比肩传统体育赛事,热门电竞赛事数量不断增加,预计未来市场规模将突破100 亿元。

潘逸斌将电竞产业的核心归为“粉丝经济”。

LPL和KPL赛事观众规模超过NBA在中国的规模。2017-2018赛季NBA季后赛西部决赛,TNT直播场均观看人数为830万。国内直播平台直播观看人数达到2000万。

而2018年KPL春季赛常规赛日均观赛UV超过3400万,常规赛赛事内容观看量达到了46亿,较2017年同期增长了100%,是首个赛季的12倍。

对于KPL外部的商业系统而言,KPL联盟成立的更重要意义在于构建规范化的商务对接系统,也更有益于寻求合作。

2018年KPL春季赛,麦当劳、Vi-vo手机、浦发银行信用卡登上赞助席。在内容上,2018年KPL参照传统体育赛事,开始提供公用信号,给版权播出平台更多特色内容制作的空间。在版权合作方面,斗鱼、虎牙、企鹅电竞、腾讯体育是KPL春季赛的版权合作平台,而VSPN则是KPL的赛事运营方及电视版权独家运营商。张易加透露,仅KPL内容版权收入达到亿元级别。

此外,KPL与NBA展开合作,联合推出一档竞技体育微综艺节目。KPL还与运动服装品牌Under Ar-mour(安德玛)授权合作,上线“UA x KPL”联名款T恤。

作为电竞生态的重要组成部分,俱乐部也各有变现之路。俱乐部的收入结构大概分为四个板块:直播约、赞助费、衍生品以及内容售卖。

EDG电子竞技俱乐部运营总经理潘逸斌说,EDG.M 早已自负盈亏,去年的营收为数千万元,如今实现盈利。

从李晓峰踏上职业电竞开始至今,职业电竞选手的收入也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王者荣耀》电竞选手的收入也在近两年多翻了数倍。

8月15日,李晓峰向记者回顾他的职业生涯,2005年、2006年他夺得世界电子竞技大赛(WCG)世界冠军时,冠军奖金两万美金,2005年WCG奖金总额40万美金。今年《Dota2》TI8比赛的奖金总额近2400万美金。

《王者荣耀》2018年春季赛的奖金总金额达到1200万元人民币,是2017年秋季赛的4.3倍。其中,冠军可得500万,是KPL史上最高的冠军奖。亚军300万,三四名将各得100万奖金。剩余奖金将分给其余名次队伍。

零度回忆说,他刚开始打《王者荣耀》城市赛等非职业联赛时,职业选手的工资在5000元以下。久诚最早进入俱乐部FTG时,试用期工资只有1000多元。KPL刚起步时,职业选手的平均工资不到万元。而彼时通过直播,零度每个月的收入能达到4-6万。

两年多后,《王者荣耀》职业选手的工资翻了数倍,月薪达数万元。如若加上商业活动等收入,头部职业选手的收入能突破百万元。

8月9日,19岁的久诚在新浪微博发消息称,带父母去看房子。在春季赛期间,他就许诺要给父母买房。

职业路径

至今,Gemini觉得自己算不上电竞明星,Sky李晓峰才是。“李晓峰是在电子竞技低谷的时候拿了世界冠军,从而使得电子竞技越来越好,有正能量的发展,我觉得才算是明星。”

久诚也认为自己还能算电竞明星。和Gemini一样,他心目中的明星也是李晓峰。如今,久诚的职业生涯环境与当年的李晓峰相比已发生天翻地覆的改观。

除了硬件条件差异外,李晓峰作为职业选手,电竞作为一种职业在中国并没有得到普遍认可。他曾遭遇来自家人、周边人的诸多不理解。

Gemini开始打职业比赛,除了父亲支持,其余家人不支持也不排斥,但随着他成绩越来越好,家人也转而支持。久诚同样没有来自家人的阻力。

2015年,李晓峰退役后创业,成立钛度科技,做起电竞设备。如今,他还是WE战队管理者。成立于2005年的We电竞俱乐部旗下战队包括《英雄联盟》、《王者荣耀》等分部。李晓峰还在企鹅电竞做起了《刺激战场》的主播,积累了35万粉丝。

2016年KPL秋季赛冠军战队AS仙阁的队长辰鬼,如今也站上了解说席,同时还在企鹅电竞上直播。从KPL走出的职业选手,除了转型做教练、登上解说台外,很多人依旧活跃在各大直播平台。

此前,按照联盟的要求,一个人不能同时作为选手和老板,零度选择退到sViper幕后。至今,零度的游戏直播已有三年,他每天要在企鹅电竞直播4-6个小时。

这段时期,也是中国直播平台野蛮生长、千帆竞发到寡头化的过程,这些直播平台也成为造就游戏主播明星的重要力量,产生包括张大仙等在内的人气主播,动辄直播间有数百万人同时在线观看。而游戏直播也是当下头部直播平台,包括虎牙、斗鱼、触手、企鹅电竞等最重要的竞逐领域。

除了职业电竞选手和教练,KPL还造就了游戏解说。在久诚和Gemini夺冠的决赛中,主持人英凯的另一重身份是上海戏剧学院播音主持专业即将进入大四的学生。

作为《王者荣耀》重度玩家,英凯喜欢研究战术、英雄。除了多个赛季是王者段位外,英凯还带同学们上王者。因此有同学建议他向职业化发展。他自我评估更适合“结合所学专业”。

2016年KPL秋季赛中,当时还在读大二的英凯,在一场比赛中看到KPL解说Gini赛后采访选手。搜索了Gini的信息后,英凯发现Gini是他的师姐,于是私信Gini表达了也想成为解说的意愿。当时的Gini已经是量子体育VSPN的签约艺人。

Gini推荐英凯去量子体育VSPN面试。2017年2月,英凯也成功签约量子体育VSPN。而英凯解说的第一场直播比赛是《王者荣耀》次级联赛TGA。直到2017年春季赛,他才有机会登上KPL解说台,后来还被评为2017年KPL最受欢迎新人解说。而此前更多时候,英凯更多是作为赛后采访主持人以及从事相关内容的配音工作。

在英凯登上KPL解说席时,这个位置上已经有李九、瓶子等前辈。其身后一条艺人经纪产业已若隐若现。李九签约于大神电竞公司,新浪微博粉丝81万。瓶子作为上海综皇文化的签约解说,微博粉丝73万。大神电竞与综皇文化分别成立于2014年、2016年,业务包括经纪、内容制作。

目前,电竞行业头部的艺人经纪公司有四五家,也不乏大量想成为解说的人。量子体育VSPN艺人经纪业务负责人说,7月量子体育VSPN开始的解说训练营,计划招收12人左右,收到简历超过300份。

踏上职业解说初期,英凯迟疑过。他想过一个游戏生命周期结束后该做什么、会怎么样?“电竞产业在逐渐兴起,这是一个大时代的一个过程。”英凯认为职业技能和积累可以迁移,即使一个游戏生命周期结束,他依然可以在电竞解说道路上发展。

久诚希望能有机会和李晓峰请教电竞之路的经验和心得。

李晓峰说,如果一定要告诉久诚什么建议,希望他能“好好规划自己的电竞职业生涯,目光放长远,从十年二十年去规划自己的职业生涯,会发现视野和想做的事情完全不同。”而谈到自己,李晓峰说他的目标是做好前述三重身份相应的工作。

Gemini则希望两年以后在QG俱乐部转型做管理者。

7月份,李晓峰管理的WE战队已经通过《王者荣耀》KPL预选赛,位列今年秋季赛14支战队,与Hero久竞同为西部赛区战队。

因为和KPL联盟同样有合约在身,零度现在身兼游戏主播、赛事解说、教学视频制作人三重身份,主播是主要的经济来源。对于未来,零度想保持老样子,“主要是不确定能怎么改变。”

久诚在微博中说,下个赛季的目标是“再拿一个冠军”,暂时还没有不打职业的想法,或许会考虑上大学。

 

经济观察报 公司部记者
重点关注:医药健康、日化消费、文娱
擅长深度报道、人物报道、商业观察
常驻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