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招商局长的一周

李紫宸2018-09-14 22:30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记者 李紫宸 卖力推介自己任职之地,让韩凤飞看起来像业务员。

9月13日下午,韩凤飞的桌子上送来了一份最新的招商工作进展汇总。这份汇总显示,2018年1-8月,科左后旗新签约项目为14个,这个数字和往年相比,似乎没有太明显的变化。

在距离他的办公室5公里之外的科左后旗工业园中,东宝集团的牛副产品深加工基地已经开始平整地基,这是14个项目中他最为看中的一家。尽管过去数年里,本准备过来投资的好几家农牧企业因为中途资金链断裂停止了在工业园里的施工,但这个富有农牧、矿产以及旅游资源的蒙东县城,依然等待着后来者的开发。

半个月之前,也就是8月29日,事先从市工商联得知一场会议消息的科左后旗招商局局长韩凤飞开车从科左后旗来到了沈阳。上午10点,原本并不在会务组邀请之列的他,想了一个特别的办法,进入了正在进行的中国民营企业500强峰会会场,并趁着午餐和茶歇的间隙换来了四十张企业家的名片。对于他来说,这是一场重要的会议,因为会上的数百家企业正是他今年最为重要的工作目标,他希望在未来的一年中,至少会让这个名单当中的一家来到科左后旗投资。

9月12日凌晨刚从北京回来的韩凤飞,准备接下来再次前往北京。从今年6月份开始,“京蒙对接”工作开始实质性展开,韩凤飞也随之频繁往返于北京和家乡之间。在那些即将从北京离场的企业中,他想要寻找到机会。

今年39岁的韩凤飞已经做了八年招商工作。2010年他以教师的身份调入当地的招商局,从一名基层招商人员一步步做起,直到今年3月提升为招商局的局长。出入于一些经济会议的场合并卖力推介自己的任职之地,让他看起来像是一个矜矜业业的业务员。

科左后旗是内蒙古自治区通辽市下属的一个县,位于内蒙东部的边境。与辽宁省和吉林省接壤,市区的甘旗卡火车站距离长春205公里,距离沈阳则只有185公里,是蒙东连接东北三省的交通枢纽。在韩凤飞看来,这里有着颇具优势的地理位置以及交通条件,资源禀赋也颇为明显,不过,招商的工作推进起来依然不易。

500强手册

2018年9月10日上午8点45分,科左后旗招商局局长韩凤飞进入了位于旗政府办公大楼五楼的局长办公室。政府办公人员的规定到岗时间是8点30分,在平时,韩凤飞会提前15到30分钟就到岗,但这一天的前一夜,因为工作事宜,他忙到了凌晨三点钟才得以入睡。

招商局拥有一间会议室和三间办公室,加上韩凤飞,一位办公室主任、一位财会,以及一个12人的招商组,一共17个在编人员。这天上午,像往常一样,招商组中的多数人并不在办公室,而是各自在外联络招商的项目,有什么进展则主要通过微信保持内部沟通。

韩凤飞开始处理案头的一些工作。对这位局长来说,尽管一周当中很少有正常的休息日,但周一依然是他最忙碌的一天:除了修改合同、对接招商组、接待客商,还有一些招商项目要递交上一级主管领导,除此之外,招商局还有扶贫相关的事务。

大约9点05分,当天的第一个招商组人员来到了他的办公室,这是一个硅砂开采的二期项目。在距离旗政府西北方向5公里之外的工业园区,这家企业已经在两年前启动了一期的项目。按照既定的规划,这个项目接下来要开始规划用地,并享受当地给予的土地优惠政策。在这个面积1.1万平方公里的地方,地下蕴含着大量的硅砂,这是科左后旗最为重要的矿产资源。如今,在当地100余家工业企业中,尚有二三十家从事这一矿产的开采。

大约一个小时后,第二个招商组人员进入办公室,开始汇报一个利用秸秆燃烧的生物质发电项目。根据新能源的鼓励性政策,这样的项目,国家会对发电企业给予一定的补贴。

韩凤飞告诉递交项目的负责人,这样的政策性项目应该主要对接发改部门,而科左后旗今年的新能源发电指标已经用完,即便这个项目今年报上去,也要到2019年才能启动。

和生物发电类似的,韩凤飞的办公桌上还放着一份光伏发电项目,只不过,这是一个“光伏+菌菇种植”的创新项目:即利用废弃集装箱改造而成的设备,达到同时进行光伏发电和种植菌菇的目的。

但这样的创新项目,依然没能引起韩凤飞特别的热情。过去几年中,科左后旗的精准扶贫项目不少,类似于光伏这样的项目总是络绎不绝地找上门。

科左后旗选了68个村,在村上建立了集中式光伏电站,但这样的项目,收益进了企业的腰包,跟当地却没有太多的关系,尤其是当地老百姓无法从中受益。

韩凤飞开始逐渐对这一类项目感到麻木。11点钟,韩凤飞继续处理他手头的工作,同时给自己泡上了一碗方便面。在那张偌大的办公桌上,除了电脑和固定电话,几乎被各式文件、材料占满。这些文件材料不仅包括初拟的招商合同、招商的政策文件、每个月的招商工作进展汇总,还有数量不小的项目可行性报告。

大约11点30分,韩凤飞接见了当天上午最后一个客人,对方递上了周边县市的最新版招商宣传册,韩凤飞也一直盘算着重新设计一份招商宣传册,但一直没能腾出时间。眼下时间已经进入9月,距离年终只剩三、四个月的时间,刚刚升任局长半年的韩凤飞感到压力很大。他听说,临近县已经有了大项目入驻。

这一天上午对接的几个项目,都不是他想要的。韩凤飞从公文包中拿出一本红色的手册,那是一份最新的中国民营企业500强名录,正是半个月之前他从沈阳的中国民营企业500强会议上获得的。手册中的有一些企业被他做上了记号,其中的几家他已经通过微信做了简单的沟通,那是两家综合型的实业企业。过去十多天来,韩凤飞已经把这个小册子翻了很多遍,此时他将目光再一次扫过数十家制造企业集团的名字,接下来,他将一个一个地去联络。

大约12点15分,韩凤飞拿起了公文包,驱车赶往150公里外的沈阳——从那里他将乘坐高铁前往北京,参加第二天举办的一场投资推介会。

夭折的轻轨

2018年9月9日晚,韩凤飞忙完了一天的接待工作,回到家已经是11点半,但半小时之后他再度驱车出门,敲开了一家当地企业的办公室。这样的深夜造访已经不止一次,原因在于,造访的公司董事长李汉祥惯常在后半夜工作。很快,公司来了另一位客人,韩凤飞不得不中断谈话,在那儿睡上一个小时等候。凌晨1点,韩凤飞陪同李汉祥以及造访的客人外出吃了一顿烧烤,等他再度回到家中,已是凌晨3点钟。

韩凤飞和这位企业界的朋友已经在过去数年的相交中建立了很好的私人友谊。多年的招商经验让他逐渐明白,“以商招商”是最有效的途径。对于经济欠发达的内陆地区,外省的投资人在没有可靠的人引荐的情况下,很难知晓当地的投资环境,而一个熟人,尤其是已经在当地做了投资的企业家,就充当了了解这个地区的窗口。

一个在一年前,因外来因素被迫中止的重大投资项目,就是由此获得。

2016年11月4日,作为招商局副局长兼招商组组长的韩凤飞去往西安参加一场农业博览会,在那里他见到了在西安经营企业的李汉祥,双方在闲聊之际提到了一家正在国内布局轻轨业务的汽车企业。因这一次的机缘,李汉祥答应帮助联系这家在国内市场名列前茅的汽车厂商。

经过一番周折,韩凤飞和这家汽车制造商取得了联系,并向旗里做了汇报,而后科左后旗再向通辽市汇报。2017年上半年,通辽市领导前往公司,和这家公司开始了接触。尽管经过数次接触,双方依然没有将项目谈妥,但根据初步的计划,这家公司很可能会在通辽市建设轻轨,同时在科左后旗建立配套的生产基地。

这样的城市基础设施建设显然需要和政府的合作。2017年6、7月份,严控地方政府举债的消息传来。紧接着,1300公里外的包头市地铁工程被叫停。包头市地铁项目的叫停引起了全国的关注,也直接传导到了整个内蒙地区,包括通辽市计划中的轻轨项目。

韩凤飞数日前在那本500强手册上划下了重点,那都是以制造业为主的综合性企业集团,尤其是能和当地的优势产业相吻合的企业。“这样的企业集团,一旦在地方投资,会有更好的带动效应,与此同时,企业本身的投资也可能由点及面,从一产到二产,形成联动的效应。”韩凤飞告诉记者。

这和纯粹过来获取当地资源和政策好处的那一类企业显然不同:它们不仅能够为当地带来更好的税收收入,也能够为当地提供更多的就业机会。更重要的是,这样的投资能够带来产业链的不断延伸。

在韩凤飞看来,科左后旗需要的正是这样的企业:在全县80多万头黄牛中,只有很小一部分在当地屠宰并经过了简单的加工,剩余的都拉向了全国各地,而对于富有的硅砂资源,采砂仅仅是那些汽车工业零部件中制造链条中的第一道工序。

京蒙对接

韩凤飞此次前往北京,是要参加由内蒙古自治区组织的一次京蒙对接洽谈会。这已经是过去的一周之内韩凤飞第二次去往北京。

2018年4月之后,“京蒙对接”在北京、内蒙两地开始实质性展开,内蒙下属各市县相继开始了与北京各辖区的交流互访,北京也成了韩凤飞去的最勤的地方。

韩凤飞谈了一家位于怀柔的医药企业,这家企业开始为即将到来的搬迁而筹谋。科左后旗有一片用于医药产业的基地和基础设施,而另一家医药上市公司则已经在这里运营多年,对于这家公司来说,来到这里,意味着节省下一大笔固定资产投入。

韩凤飞的办公桌上放着一份由北京市怀柔区汇总的“工业企业退出名单”。名单显示,从2015年到2020年,已经以及将要从北京退出的工业企业一共90家,涉及的行业则包括了食品、水泥、保温材料、家具、印刷、汽车配件等不同的行业。

2018年9月9日,北京市怀柔区龙山街道办来到了科左后旗,那是努古斯台镇的对口单位,韩凤飞负责了接待。在“京蒙对接”中,北京区一级政府对接内蒙市(县)一级政府,北京的街道办则对接到内蒙市县下面的乡镇。

龙山街道办负责人介绍,清退的专用说法叫“腾笼换鸟”。北京未来将引进文化相关的产业,与此同时,工业制造类企业逐步地退出。“每个乡镇都有任务,往外输出企业,给一定补贴。”上述负责人说。对于怀柔这样的地区来说,因为水资源较好,是为数不少的饮料企业的聚集地,但基于保护水资源的考虑,以后连这类饮料类企业也会逐步退出。

街道办负责人向韩凤飞提到了一家即将从北京退出的橡胶生产加工企业,不过韩凤飞没有表现出太多的兴趣,因为这样的企业规模较小,即便来了对当地经济也难以产生多大的带动作用,而一旦涉及到对当地水资源的严重污染,更不会考虑接受这样的投资项目。对此,包括韩凤飞在内的当地领导已经认识比较清楚:像科左后旗这样一个以农牧业见长的城市,青山绿水比什么都重要。

对于韩凤飞而言,过去“乱招商”的历史已经一去不复返。

尽管兼顾到招商的难度,这里依然会接收玻璃、石墨烯这样的制造企业,但韩凤飞认为,底限是污染处于“可控范围内”,而现在企业的环保意识也比从前有所提升。“过去,造纸企业恨不得都找过来,但现在不会再这样。”韩凤飞补充说,“就算是招商局愿意,环保部门也不可能通过。”

招商局长的理想

在科左后旗工业园的一隅,辉山乳业尚未完工的两栋楼还矗立在那里,两年前,从这家公司的总部沈阳传来了资金链紧张的消息,随即这里停止了项目的施工。

2018年8月,申报债权高达588亿元的辉山乳业,在经历了一年多的债务危机之后,开始公开招募重组方,试图解决一年多的债务危机。

韩凤飞在等待着辉山重新传来好消息,那两栋停工的办公室可以早日再次启动建设,而他所在的招商局至今还和辉山保持着密切的联系。

不过,另外一块农牧企业用地的投资商却已经杳无音信,这里的建设工程也由此烂尾。数年前,同样来自辽宁的这家农牧企业老板,因为银行断贷没有了资金,这里的项目就此停滞。

2018年9月8日,在与上述工程相隔不远的另外一处,上市公司东宝生物的牛骨粉精加工基地悄然开工,几辆推土机和卡车正在平整着土地。负责监督工程建设的企业负责人介绍,这家公司将利用这里的优质活牛资源,从牛骨中提取一种医用的胶质。

这正是韩凤飞最想要的那一类企业,企业本身具备一定实力,通过二产带动当地的一产,产业链也将由此不断地延展。

尽管在过去几年中,来到科左后旗的农牧企业不时出现“钱不够用”的问题,但韩凤飞认为,农、牧业依然是未来最具有潜力的产业。“企业都在寻找新的机会,绿色食品成了这几年农牧业的一个明显的商机。”韩凤飞说。

这样的趋势已经开始在这个蒙东县城显现,从前农户手中的耕地正在一步步流转,变成大片大片的有机作物农场。

韩凤飞告诉记者,今年签约的一个农业项目已经启动,那是一片1000亩地的玫瑰和中草药。科左后旗的实际耕种面积大约在400多万亩,如果算上可开垦用地,可以利用的土地会更多。

科左后旗看起来是一个美丽的地方。40万人口,丰富的植被,多样的地貌,驱车其间,能够看到牛羊、风车点缀在广袤的草场,除此之外,这里还有浓郁的蒙族文化。每周几乎都有接待工作的韩凤飞,在陪同外省的客商参观这里的生态环境时,总能看到这样的美景。在市区的西北方向不远,坐落着大青沟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那是一条南北走向的深谷,长20公里,横卧在哲里木盟南部的原野之上,一直通向辽宁省境内。

韩凤飞认为,要盘活科左后旗的产业,需要把当地丰富的旅游文化资源和农牧业结合到一起,让它们彼此拉动,而农牧业板块更是亟需一个能够代表当地的品牌。“依托品牌能够拓展出更多的深加工产业,而不仅仅把这些优质的黄牛运到远方。”韩凤飞说。

不过,这样的畅想也面临着挑战:要让这个漂亮的蒙东小城以及这里的黄牛为更多人所熟知,他需要借助更加雄厚的资本。

2018年9月14日,韩凤飞告诉记者,他将再次出发去往北京,拜访那里的企业以及相关的企业组织。明年这个时候,高铁将从北京直通科左后旗,届时他将不再需要从沈阳转车。

要闻部记者
常驻北京,长期跟踪工业、信息化领域产业政策和发展动态,重点关注钢铁、能源、通信等相关产业,相关领域上市公司以及大宗商品市场等。擅长深度、人物报道。